滂沱大雨☔的阴天

【雷安ABO】天生一对 29

没有名字: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帝国焱风总医院,特症病房,301室。


雷狮悠悠转醒,第一眼就看见苍白的天花板,试着抬手,却发现自己被牢牢地拘束在床上,能活动的范围极其有限。


不能动,没人来,他也不出声,就这么静静地躺着,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有很长一段时间,他脑海中空空如也,直到被战火撕碎的往事纷至沓来,他才渐渐回想起昏迷前的事。


他陷入了精神热潮,透支着自己的精神力,开始不分敌我地厮杀。


再后来……


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丹尼尔出现在他病床前,“醒了?”


雷狮的目光毫无温度地落在了他的脸上,静静地思索了片刻,“原来当时你在。”


丹尼尔冲他笑了笑,悠然道:“幸好我在。”


说着在他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不然你很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战场上大肆屠杀医护人员的帝国少将。”


“但你制止了,不是吗?”雷狮依然平静。


“别这么看着我,我事后也在医疗舱里躺了三个小时。”丹尼尔气定神闲地回忆着,“而且在你身上,浪费了大量的麻醉弹,那计量连麻醉一头大象也足够了……你们Alpha还真是皮糙肉厚。”


“如果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嘲笑我,那就把雷雅或者随便什么人叫过来。”雷狮移开目光,“校长,或者说……审判法庭庭长大人。”


审判法庭是军部的私密法庭,可以绕开国会对重罪犯者直接处决,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庞然大物,丹尼尔作为庭长,说是除元帅外的军部第二号人物也不为过,没想到他会甘心在学校屈就。


丹尼尔脸上露出一抹讶异,却仍好整以暇,“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刚。”雷狮淡淡地道,“我想一个军校校长,还没有权利把我拷在这里。并且在我苏醒后,第一个来见我。”


丹尼尔几乎想为他鼓掌了,“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鉴于你之前的行为,军部必须确认你的情绪是否稳定,毕竟我不会在你每一次陷入精神热潮时,都恰好出现在战场上。”丹尼尔温和地说,却仍旧没有放开雷狮的意图,只好心地给他掖了掖被子,“但现在看来,你情况良好,当然也有可能,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雷狮不为所动。


“你不问问某个人的下落吗,我知道你在他身上植入了可以追踪的芯片?”丹尼尔语气复杂。


雷狮仍旧是平静地看着天花板,比起失态的大吼大叫,他冷静得不像是自己的Omega正生死不知,反而有种令人遍体生寒的诡异。


沉默了很久,他低沉沙哑的声音才淡淡响起,“事后回想,这里面有很多事早已露出了蛛丝马迹,是我太狂妄了,没有放在心上,觉得他没有机会离开我一步,除非我死了,否则他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陷阱。”他颇具自嘲意味地勾了勾唇角,“先是用一整颗新能源星做诱饵,再策反亚曼星在关键时刻反水,目的就是为了将雷王星系的精锐部队留在白哨座。只可惜他们找错了盟友,亚曼星当断不断,错过了最佳时机,结果两败俱伤,还暴露了自己安插在军部的间谍。至于安迷修……有人利用军部内部的矛盾,将他推上战场,他只是被殃及的无辜池鱼。能抓到最好,抓不到……就毁了。”


“则炎星系、亚曼星、帝国内部、甚至是……萨洛韦流亡军,都是推波助澜的凶手。”雷狮平静地说,“但追根究底,是我太自负了。”


丹尼尔微微叹息,似乎也有些不忍,“想抓他的是萨洛韦流亡军,但想要他死的,却是帝国的人。”


他说着,也自嘲地笑了笑,“最后那数十颗粒子高射炮其实是想将你们两个人一起炸死,只是你幸运一些,躲过了。安迷修……他一直不是个幸运的孩子。”


无言的沉默片刻,雷狮忽然问:“他身上的信号追踪不到了,是不是?”


“目前还没有。”丹尼尔摇摇头,后面的猜测略下未说,勘测不到信号,说明芯片可能被人拿出去了,或者更干脆一些,死了。


但无论哪一种,对雷狮而言都太残忍。


他们心里想着同样的猜测,都默契地缄口不言,空气沉重得令人不适。丹尼尔沉默地打量着雷狮,他是他的校长,也是他的上级,他曾经觉得自己还算了解雷狮,现在却开始看不透他。如果他不爱安迷修,就不会为了他陷入精神热潮,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如果他爱安迷修,那么他就不该这么平静,在安迷修生死未卜的情况下,连一丝悲痛都没有。


“所以,我通过了吗?”半晌,还是雷狮最先开口。


丹尼尔的回答非常直接,他为他解开了束缚。几声脆响,手铐脚铐同时打开,雷狮缓缓坐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默默估算着,按照他目前的身体状况看,他起码昏迷了一天,丹尼尔说他浪费掉了大量的麻醉弹,果然不是说假话。


“但我还是想要再次确认,雷狮。”丹尼尔看着他的背影,声音隐含威胁,“你要确保,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雷狮沉默不言。


丹尼尔按着太阳穴微微叹息,怎么最近几年,就这么多问题学生呢?


“精神透支不是小事,我不想看到你就这么把自己毁了。”


雷狮终于开口,声音微微嘶哑,“这只是一个意外,下一次,不会了。”


 


离开时,雷雅在门口等他,看见他完好无损地从里面走出来,不禁红了红眼眶。


雷狮却对她笑了,他穿着一身便装,黑衬衣解了两道扣子,深蓝的牛仔裤包裹两条长腿,看起来帅气又利落,除了脸色略显苍白,同以往的雷狮没什么两样。


“哭什么。”他搂过雷雅的肩膀,在拉开副驾驶的时候,手微微一顿,忽然又把人带到后座去了。驾驶座后面,最安全的那个位置,他为雷雅扣上安全带,安慰似的搭着她的肩膀,压低声音说:“该办的事还没办完,该死的人还没死,不到我们哭的时候。”


阴霾的云层开始聚集,在焱风的上空低沉沉地压下来,突然有雷电蹿过,混着雷狮的冷笑,一股阴冷的寒意直往骨头缝里钻,“这笔烂账,我要一笔一笔的,全部讨回来!”


很快就开始下雨,大雨像是疯了一样地往下砸,坐在车里,能听到刷刷的雨声,覆在车身上,近乎是一片雨幕。


雷狮开得不快,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银色幻影是路上最快的跑车,却硬是让他给开得有银色而无幻影。雷雅坐在后座,窗外忽明忽暗的灯光掠过姐弟两人相似的面孔,映出来的,也是相似的冰冷表情,只是前者眼眶微红,带一点凄楚,后者则是完完全全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平静。


“你现在不再飙车了?”雷雅按了按眼角,声音在疯狂的雨声中有些模糊。


雷狮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后面坐着人,又下着雨,还是算了,对人对己都不安全。” 


雷雅禁不住笑了一下,调侃道:“你现在也会为别人考虑了?”


说完,一片沉默。只有雨声,仿佛再也不会停歇。


雷雅沉沉呼出一口气,心知自己说错话了。


她曾经很开心安迷修的到来,她看得出雷狮的改变,为有这么一个人能走进雷狮的心里,带给他人生所有的美好而无数次感谢命运。


现在,他离开了,他所带来的一切美好也随之离去。


而这一次,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雷狮出声打破沉寂,“我现在能相信的,没有几个人,我想听你说。”


雷雅定了定神,梳理片刻后,慢慢地道:“你昏迷的这一天半里,军部开了紧急会议,康纳中将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现被关于审判法庭。至于这件事里的叛徒和间谍……”


车在雷雅家门口停下,雷狮食指轻轻敲击着方向盘,闭目沉思。


丹尼尔全权负责起了这起叛乱,至今已经处决了十几名人员,而且这个数量,还在继续增加。这场战役两败俱伤,雷王星系全线撤回,则炎星系也在一天后从亚曼星撤军,但这次任务却毫无疑问是失败的,新能源星的控制权最终落在了则炎手里。


“康纳……应该不是主谋。”雷狮缓缓道。


“他只是被利用了。但是这次战役失败,他无疑要承担绝大部分的责任。” 


“艾力斯呢?”


“这正好就是我要和你说的。”雷雅轻声道,“雷狮,父亲正在等你。”


 


艾力斯的状况是绝密,就连作为少将的雷狮都不能轻易探视,需要雷政霆做保证人,才见了这一面。


艾力斯是个金发碧眼的Alpha,性格开朗宽厚,可以说比雷狮更受Omega的欢迎。然而现在,这个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却面色苍白,胡子拉碴地被拷在监牢里。他拒绝任何人的探视,被摄像头无死角地监控着,终日只是皱眉发呆,眉心留下几道深深的痕迹。


唯有雷狮是个例外,他同意见他。


见面时,艾力斯穿着囚服,雷狮也是便装,完全看不出来他们是昔日的战友。


虽然面色难看,但Alpha的双眼却仍旧明亮,奕奕有神地看着雷狮,“你终于来了。”


“是。”雷狮点点头,隔着一层钢化玻璃坐在他的对面,“我想你亲口对我说。”


“军部,甚至是帝国,被渗透很厉害。”仿佛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监控着,他不加掩饰地说。


“我知道,这不用你提醒我。”


“还有帝都研究所内部,甚至是……自己的枕边人,那这个需要我提醒你吗?”艾力斯一字一顿地道,眼神微微暗了暗。


雷狮眉梢不自然地抖了一下,见艾力斯自嘲地笑了笑,戴着镣铐的手艰难地往上伸,指住了自己的太阳穴,用力敲击自己的头。


“看见这里了吗?我的Omega,亲自将一枚米粒大小的芯片,注入到了我的脑袋里。而我这个蠢货,竟然直到现在,才发现这枚芯片的存在。”他又笑了一下,苦涩得比哭还难看,“我那么爱他,他却背叛我,更甚至于,迫使我背叛了我的祖国。”


“他人呢?”雷狮心头一震,沉声追问。


“在审判法庭,鬼狐天冲手里。”艾力斯眼中的光彩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我想在这个暗探头子手里,他大概活不了太久。”


“但他在死去之前,会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干净。”雷狮冷冷地道,“你说的没错,是你自己蠢。生活了十几年,竟然不知道自己的Omega是一个间谍,他该死,但你一样该死。”


艾力斯苦笑,声音又哑又涩,“我是该死,但我在死前,会为帝国做出最后一点贡献。”


“不止我一个人被植入了芯片,在这件事爆发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被安排了一次检测,最终的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在被控制的这些人中,甚至有帝国的高官。这些芯片由一个主脑控制,离它越近,就越容易被操控,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身在帝国安然无恙,却在战场上无法控制自己,那时候,主脑就在则炎的主舰上。”就像是在谈论陌生人的事情一样,艾力斯语气平淡地说,“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我决定自愿成为试验品,以求让帝国尽早解决这个麻烦。”


他深吸一口气,勾起一个虚弱的微笑,“这也许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但我还是很想对你说,对不起,我听说……”


“不用了。”雷狮出声打断他,站起身直视他的双眼,“归根结底,那是我的错误。欠了我的,我也会自己讨回来。你这声道歉用不着对我说,你心里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对谁说,等他站到这里,你再开这个口。”


艾力斯又笑了一下,这一次,总算有些笑意到底眼底,“谢谢你。”


雷狮做了个手势,示意监控后的人开门,在离开前,他忽然停住,微微侧头低声道,“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你们这种为了某种愚蠢的信念,随时随地能为国献身的人?”


“不知道。”艾力斯失笑,摇摇头道,“不过你倒是不像传言中那么难相处。”


咣当一声,雷狮把门关上了。


黑暗随即而来,只有一小束黯淡的灯光,在黑暗中重现,自上而下堪堪将他笼罩。艾力斯看着被关上的门,又看着头顶的一束明光,良久才轻声叹息。


“愚蠢的信念啊……还真是个别扭的人。”


 


见过艾力斯之后,雷狮终于回家休息。从清醒过后,他就一直紧绷着一根弦,他知道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他必须冷静镇定。


在事情办完之前,他绝不能再出一点差错。


下了飞艇,走近,按下指纹开门,突然就被扑了个满怀。怀抱里多了个温热活泼的躯体,许久不见主人,金毛热情洋溢地在他身上乱蹭乱舔,尾巴疯狂地摇来摇去。


如果是以往,雷狮已经将它扔开了,这时却橡根沉默的柱子一样,许久都不出声。像是察觉到了气氛不对,金毛渐渐安静下来,只是两只爪子搭着他的肩膀,可怜兮兮地呜咽,还往他身后张望,好像在盼着什么人回来。


“真蠢。”雷狮将它从身上扒下来,脱掉被蹭得乱糟糟的外衣,随手一扔,走进客厅里,“你的主人没有回来,不用找了。”


金毛垂头丧气地跟在他后面,尾巴耷拉着,嗓子里发出哭似的哼声。雷狮嫌他烦,正想让家政机器人将它带走,结果却先被找上了。


“主人,有一封您的消息尚未读取。”


雷狮一边换着衣服,一边问:“是什么?”


家政机器人的声音透着机械化的冰冷,没有起扬顿挫,更没有任何情绪,只是重复一件事实,“帝国机甲设计研究院三院发来消息,说您交给他们的图纸,已经初步完成,请您抽时间去看一眼。”


雷狮解着扣子的手一顿,就这么僵在那里,许久没有动弹。


除了呼吸声,就只剩下豆豆的呜咽声,家政机器人冰冷地伫立一旁,等他回复。整座房子空得过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觉得这里是这么的空旷。好像无论再过多久,再来多少人,都填不满了,这里到处都是安迷修的痕迹。


这个设计图他当然知道,是他亲手画的,又亲手交给三院的院长,让他们务必在5月13号之前完成,因为他要送给一个人。


安迷修曾大言不惭地说,要送给他自己设计的机甲。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一台机甲从设计到制造,要耗费多少人的心血,多少财力,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到。所以雷狮比他现实一些,只设计了一对双剑,想要送给他,名字还没有想过,打算交给安迷修来起。尽管从豆豆这个名字就能看出来,安迷修起名字的水平实在非常一般,但那毕竟是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理应拥有所有的权利。


有时候,崩溃只是一瞬间的事。


他从丹尼尔面前挺过来,从雷雅面前挺过来,从艾力斯面前挺过来,最后却对着一条狗,一个没有生命的机器人显出了颓态。他后退一步,跌坐进沙发里,双肘撑在膝盖上,头深深垂下。


夜深星稀,唯有长灯通明。


等终端突然响起时,雷狮才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宿。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他的关节有些僵硬,加之本就是刚从昏迷中清醒,竟然踉跄了一下,才堪堪站稳。


他一夜没睡,双目通红,索性就只开了语音,言简意赅问:“谁?”


一开口,声音嘶哑得像几天几夜没有说过话。


那边静了静,才说:“是我,丹尼尔。”


“有事?”雷狮闭了闭眼,忍着头痛问。


“刚发来的最新消息,雷谴被找到了。”










——————


差不多下一章就虐完了~唔……为什么虐雷狮会让我开心呢?大概是他太嚣张太狂妄了吧,虐起来就滋味翻番

评论

热度(5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