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卡埃】破碎的心---1(剧情向ABO)

时间与贪婪:

首先,先祝 @🆎🐧菌菌菌菌子🍄 生日快乐!


其次,也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


那个,这个就是我之前一直在提的关于我很想写一点狗血的文章,于是就搞出了这个新的坑233333


同时,最近我还入了另外一对不是凹凸世界的,但是却特别得我心,很可爱的CP的坑,那对的文章我也很快就会写出,不过是用小号写的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啦。


那么,咱们开始吧


-------------




Frederick Douglass said: It is easier to build strong children than to repair broken men.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美国社会改革家、政治家、作家):培养强大的孩子比修复破碎的成年人要容易。】


-------------


“哥哥,哥哥,起来了。”


女孩子推动着在桌子上趴着睡觉的男孩子,男孩子不耐烦的推了推手,明显已经被女孩子弄醒了但还是不想起来,继续趴在那里装睡。


“哥哥,你这样子下午的课怎么办?”


女孩子明显也有些生气,鼓起了自己的双颊,瞪着一直被自己称作“哥哥”的男孩子。而男孩子只能无奈的从桌子上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的同时打了一个超级长的哈欠。他揉了揉眼睛,对自己的妹妹说。


“干嘛啊,埃米莉,你哥哥我只是累了啊。”


“哥哥你下午的课还上不上了,这都快一点了!”


埃米莉指着教室的时钟,看着埃瑞克那无所谓的表情。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我什么都懂,你不也一样,老师教的都会。”


现年十岁的埃瑞克是蒲公英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也是整个学校出了名的学霸天才,在他还只有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考完了所有他这个年龄段的奥英奥数比赛并且通通获得了一等奖,现在的他已经提前考完了小升初的考试,再在这个学校读两年就可以去一所相当不错的重点初中读书了,而身旁,现年十岁的埃米莉是他的双生妹妹,两个人是双卵双胎,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龙凤胎”,埃米莉同样也十分聪明,她虽然不像她哥哥那样在这些考试和比赛方面有那么大的造诣,但是她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音乐天才,所唱出的歌声甜美动听,已经多次代表学校去参加合唱会拿到金奖杯拿到手软的地步都有。不仅如此,两个人都可以说的上是学校里面数一数二的小帅哥和小美女,埃瑞克和埃米莉都是黑发蓝瞳,海蓝色的眸子搭配乌黑的头发,在顶端处,头发时不时会翘起一根细细的呆毛,跟他们的Papa差不多。


“呐,埃米莉,下午有一个给贫困生的讲座你要去听么?”


“哥哥你要去么?”


“打算去,听说有一个很有钱的商人会过来资助贫困生,而且咱们家毕竟不宽裕。”


“是啊...Papa打理咖啡馆太辛苦了。没准我们申请一样说不定可以让Papa轻松一点也好。”


两人的家庭虽然说不上是贫穷,但也绝对不能说是小康标准。他们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所知道的事情是,他们的Papa是一个Omega,而他们的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和Papa在一起生活,在十月怀胎生下他们两个之后,Papa就一直把他所有的爱都放在他们身上,他们所获得的爱却从来都不比其他那些普通的双亲家庭的孩子来得少。而且时不时姑妈和大叔叔也会过来帮帮家里面的忙跟他们两个人玩玩游戏,大部分时候家里面一直只有Papa一个人,但是Papa总是带着微笑和热情对待他的儿子和女儿。拥有这样的Papa,很幸福。


“那我也跟哥哥一起去吧。”


“可能会忙到三点之后,跟Papa发个消息说一声吧。”


“嗯。”


女孩乖巧的拿出手机,开始编辑短信给他们的父亲。他们的Papa现在的工作是一家咖啡厅的副厅长,每天要做很多很多杯咖啡和蛋糕。但是,他做的蛋糕和饮料都超级好吃,兄妹两个时常在没有课的下午去Papa的店里面玩,要上一份Papa亲手做出来的芒果慕斯吃一个下午。在他们的记忆里,Papa不仅仅是个料理高手,还是个家政达人,Papa做的饭菜比任何一家外面的饭菜都要好吃一万倍,而在家务方面,Papa的速度和效率都是令所有人刮目相看的。时不时担心Papa太累的两小只都想去帮帮忙,不过总是被来看望他们的姑妈给拦住。


“你们Papa把做家务当成兴趣爱好,所以别担心他。”


家务技能树点满也是家里面一直维持着干净整洁的环境的最主要原因。


发完短信之后,兄妹两个也没有去管还在教室里面嬉闹的其他同学,便先去办公室跟接下来的任课老师请了假,然后走去了阶梯教室。他们的学校在几天前发布了通知,一位雷王星集团的Alpha老总从别的城市过来给他们进行讲座,似乎这位老总只是因为在这里有个生意要谈所以才会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正好他跟他们学校的校长是老朋友,他正是受到了他的邀请才来到他们的小学进行一次讲座。这个讲座的最大目的是让雷王星集团做一些公益慈善,资助一些因为家庭原因而没有办法满足自身条件的学生。雷王星集团将会资助巨额的贫困资助金给那些孩子们,并且也以此进行宣传。很快,两个人来到了阶梯教室,已经有不少孩子在那里坐着等着讲座的开始,兄妹两人想了想并没有选择前排的位置,而是朝着后面绕,找到了倒数第三排的位置,坐了下来耐心等候讲座的开始。


半个小时后,他们的教导主任走上台来,看着到场的学生之后让大家把手机锁屏,耐心等候领导们的到来。下一个来的人是他们的女校长,有着水蓝色长发,年轻但是却在教育学上颇有成就的安莉洁老师。她温柔的告诉在场的学生要在接下来的讲座中保持安静后,让她不远处的一位年轻男子拿过了麦克风。


在场的学生都很惊讶,他们以为来进行讲座的十有八九不是一个有着啤酒肚的中年大叔就是一个已经快要入土的老头子,但都不是。来的人是一位英俊帅气的男子,他穿着一身名贵且亮丽的西服,一条红色的围巾被牢牢的系在脖子上,哪怕是这样的黑色西服和红色围巾奇特服装搭配都丝毫没有影响他给人带来的第一印象。帅,多金,脸上还带着忧郁的成功人士。


“你们好,我是雷王星集团的董事长,卡米尔。”


男子淡淡的说着必要的开场白,兄妹两人在后面看着卡米尔登台演讲,心里直犯嘀咕。


“哥哥...这个人长得怎么跟你那么像啊?”


“其实,埃米莉...你不觉得他长得也跟你有点像么?”


“但是哥哥你更明显!”


是的,埃瑞克和台上的卡米尔几乎有着一样的五官轮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卡米尔。而兄妹两个人都跟卡米尔拥有着一样的眼眸颜色和一样的乌黑头发,比起Papa的眼眸,这更像是卡米尔的眼眸。也许,只是巧合吧?两个人都这么想着,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孩子,也听说过世界上总有另外一个自己这个说法,只不过是长得像罢了,你怎么可能用这个跟别人去攀关系呢。这样想的兄妹二人都不再说话,他们都选择专心听这个讲座,比起在这里纠结台上面跟自己长得又点相似的总裁大人,倒还不如仔仔细细的听,看看怎么样才能够拿到贫困生的助学金才对。


-------------


卡米尔其实并不是这间小学的校长的老朋友。


但是他秘书是,他的女Alpha秘书凯莉和那位Beta校长安莉洁是老朋友。


卡米尔,雷王星集团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31岁的钻石王老五,以及一个单身至今的Alpha,即使年过三旬,他的帅气外表所带来的魅力效果却依然不虚于那些20多岁电影屏幕小鲜肉。可是,最让外人奇怪的从来不是这位那么年轻的人是怎么以自己的家族企业为基础再另起山头做到更加成功的地步,而是他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伴侣的事情,无论是男是女,是Omega,Beta甚至是Alpha他都不感兴趣。不少的成功男女都曾经对卡米尔发出过邀请,有的人只是单纯的看上了他的钱,有的人是真心实意的欣赏他想陪他他身边,还有的人只不过是想去了解这位万年的冰山脸。但是,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被卡米尔所拒之门外,凯莉当了卡米尔6年的秘书和4年的大学同学,她深知卡米尔拒绝所有人的理由,但是也知道那是卡米尔心中拥有的伤口而不跟任何人提。


破碎的心,要怎么样拼起来呢?


卡米尔乘着飞机来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来过的城市。


自己来这个陌生的城市的原因是有一笔关于港口贸易方面的生意需要自己亲自来谈,而在谈完这个生意之后他就必须得匆匆赶到芝加哥,去跟一个美国的石油大亨谈自己三哥,雷狮集团的老总雷狮关于在石油开采方面的合作和法律问题。在来到这里之后,自己的秘书凯莉难得的遇到了自己的高中同学,安莉洁。在随后的交谈中,凯莉才得知了安莉洁已经成为了一家小学的校长,并且在教育界也混出了一点名声。


“卡米尔先生,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您可以来我们这里做做讲座什么的。”


这点卡米尔倒是无所谓,他自己的公司时不时也会投入到慈善的工作上,毕竟公司有些时候也是需要靠慈善活动来给自己提提好名声的,他欣然同意,并在凯莉的安排之下将讲座和港口生意的时间错开,这样子自己既有充足的时间搞慈善活动,也不会耽误生意。


来到了这间装修的还算不错的阶梯教室,卡米尔开始了他的演讲。看着底下坐着的满脸期待的小学生,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他们大部分都是奔着他的钱来的。不过他可不介意把这些钱拿出去给他们挥霍,只要靠着这样的一笔让生意和名声同时变得更大对于卡米尔而言的确不是坏事。


卡米尔只是随便讲了讲关于自己对于贫困生的同情,一些贫困历史人物是怎么获得成功的,和希望他们都能够学习并且拥有刻苦努力的精神好让自己在日后的人生道路走向成功等等等等,最后,演讲结束,每一个学生都站起给卡米尔鼓掌表示对于他演讲的感谢。接下来其实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安莉洁校长让到场的学生把他们的基本资料留下,然后再把那些资料整理一遍之后由卡米尔亲自删选出合适的资助对象。


学生们纷纷走上前来,在花名薄上面留下自己的基本信息和电话号码。


“嗯?”


一旁打着电话的凯莉突然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她看着刚刚登记完信息的埃瑞克和埃米莉这对兄妹,把手里的电话挂断。


“卡米尔?”


“怎么了,凯莉?那些家伙又想把港口生意的谈判地点改换么?”


“不是...刚刚好像有个男孩子长得特别像你。”


望着埃瑞克离开的背影,凯莉思索着,把目光放到了花名薄上。


-------------


“老姐,我跟你说了,这个周末我没空,埃瑞克和埃米莉他们两个要去公园玩,我得陪他们啊。”


埃米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搅和着客人点的意式特浓咖啡,他用一只把鲜奶油挤在了咖啡上,做出了一个扑克牌上的黑桃形状,递给了等待着的女客人。女客人道谢一声,满意的拿着咖啡离开了收银台。现年29岁的埃米是这家风信子咖啡厅的副厅长,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未婚Omega。


关于两个孩子怎么来的一直都有流言蜚语围绕在他的身边,直到艾比扯着安迷修把那些在背后说三道四的长舌妇通通骂了一顿以后,关于埃瑞克和埃米莉身世的疑问才少了一些。


“老姐,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想去相亲,我一个带着孩子们这么多年了不也没事,而且万一找了一个对埃瑞克和埃米莉不好的怎么办?”


虽然埃米是一位单亲爸爸,但是这样的他一直不缺乏追求者,开玩笑,长得可爱,家务全能,料理大师这些头衔完全就足够给他加满分,虽然他带着两个身世不明的孩子,但是有些Alpha表示并不介意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埃米才是那个最吸引人的部分。


可是埃米却从来不想去考虑,他总是会先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因此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连安迷修那个Beta都已经找了一个Alpha谈起了恋爱,他都还是处于单身汉的节奏。


“行了行了,我挂了,还在上班呢。”


埃米叹了口气匆忙的把电话挂断,然后去冷柜里面拿出了第二位客人等待着的卡布奇诺慕斯,递给他。


“怎么了?艾比又来催你去相亲了?”


店里的收银员兼咖啡厅老板,金,看着埃米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就知道是艾比打电话来催促他去相亲的事情。


“是啊,我可不想去,听说是什么一个篮球运动员,没兴趣。”


身为Beta的金比他大两岁,算得上是埃米的小哥哥,以前曾经被他的老姐给倒追的金后来和同样身为Beta的青梅竹马格瑞结了婚。这也让当时艾比伤心了好一阵。不过他从认识埃米以来就一直和他关系不错,他也从这家咖啡厅开业以来都选择自己当收营员查账,除了把做咖啡和做点心的事情交给埃米之外,其余的账目和人员管理都是由他负责,他给一位客人买完单,看着满头大汗的埃米微笑道。


“你也该考虑自己的生活多一点了。”


“这话从一个31岁到现在都没有要孩子的店长大人您嘴里说出来真奇怪。”


“我啊?我一个Beta我无所谓的,格瑞忙我也忙,所以我还没考虑呢。”


金笑着回答了埃米的问题,还没等埃米回复下一位客人又来到了咖啡厅,两个人的下午一直都是这样忙碌充实的。


-------------


卡米尔的雷王星集团在这个城市的分公司位于市中心的位置,那一栋16层高的白色大楼就是雷王星集团的办公处。


等忙完了了一天的财务报表和各式各样的大会小会,已经是差不多快凌晨一点钟的事情了。


卡米尔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走回董事长办公室,一直跟在身旁的凯莉从酒柜里面拿出了一瓶白兰地,给他和自己倒上了两杯。


“待会还有小柠檬送来的那些贫困学生的信息表,你还得看一下呢。”


“就不能凯莉你帮我看看么?我去看那些员工们的经济报告。”


卡米尔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白兰地,凯莉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她拿走了放在茶几上厚厚两沓资料中的其中一沓,留下另外一个看上去半斤八两的文件小山给卡米尔董事长。她和卡米尔是大学四年的同学兼扫荡甜食圈的死党,在大学毕业之后选择了秘书学的凯莉并不想回去和开房地产公司的哥哥混,而是想在人才市场随随便便从最基础的小员工做起。


“要不你先跟我混着吧。”


当时打算开公司的卡米尔他觉得他缺了一个秘书,于是就欣然邀请自己的好友凯莉跟自己一起创业。本来凯莉是打算随便在卡米尔这里玩玩,等自己玩够了就离开雷王星集团,结果她一干就是六年,并且还干出了名声,这也让她对于商界的规矩了如指掌,虽然凯莉的职位表面上只是董事长秘书,但实际上雷王星集团是没有副总这个职务的,所有人都将凯莉默认为这里的副总,就连卡米尔都这么觉得。


凯莉把那些资料拿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份份的翻着那些小学生们提供给雷王星集团的基本信息。正当她对于这些小孩子的档案开始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份资料的出现让她眼前一亮。


(埃瑞克,10岁,四年级学生,男)


她手里,拿着一份刚刚看到的埃瑞克的资料,而那个男孩的照片让她有些惊讶。黑发蓝眸,与卡米尔有着类似的五官,甚至都可以说是一个从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孩,而后那根稍稍有点眼熟的细小呆毛...


这个就是我今天看到的那个长的特别像卡米尔的男孩子?别说,长得真的很像卡米尔,而且那眼神都有点卡米尔的味道,名字叫...埃瑞克?双亲是...


当凯莉把目光移到双亲那一栏的时候,她差点没把自己手边的玻璃杯给打碎,别的孩子一般都会在双亲那里填上两个名字,而在埃瑞克的档案里,只有一个名字。


埃米


凯莉感觉到世界真小这句话就不是逗人玩的,天哪,不是吧?电视剧里面最狗血的剧情在这里发生了?!


就在她还没从“埃米”这个名字带给她的震惊中消除的时候,她又发现埃瑞克还不是独生子,他是埃米生下来的龙凤胎里的哥哥,而妹妹,埃米莉的资料也很快被凯莉从一堆堆的个人资料里翻了出来,在看到小女孩的相貌和信息之后,她先打电话给了安莉洁。’


“快点,快点,圣女大人你可千万别睡着了...”


凯莉第一次希望对面的安莉洁快点接电话,在打了三四通之后,对面的人终于接听了。


“喂?凯莉你这么晚了找我...”


“先别管!我问你,你有权限查看你学校里面所有家长的联系方式和资料对吧?”


“对啊,怎么了?”


“你先别问为什么,你赶紧去电脑里搜索一下埃瑞克和埃米莉他们两个孩子的父亲的资料,要快!这事情很紧急!”


“哦哦哦,那等一下。”


随后,凯莉在手机里听到了电脑的开机声和键盘敲打的声音,她静静的听着,心里面却焦急万分,在安莉洁查到资料发到凯莉的邮箱之后,她急急忙忙跟安莉洁道了一声谢,然后就挂断电话,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在那里下载埃米的资料。


已经2点多了,卡米尔刚刚审核完最后一份员工经济报告,心里面还在奇怪为什么凯莉要花那么久时间搞那些学生的资料,按照凯莉的效率,她十分钟前就应该过来抱怨了才对。正当卡米尔还在疑惑的时候,凯莉冲进了董事长办公室,她手里面拿着三份档案,不由分说就塞到了卡米尔手里。


“这是什么?你选出来的可以获得贫困生资助金的学生么?才三个也未免...”


“找到他了。”


凯莉气喘吁吁的回答卡米尔,她很明显是穿着高跟鞋跑过来的。


“找到...谁?”


“埃米,我找到埃米了!你个傻子!”


卡米尔感觉自己的心跳瞬间停止了,在一阵呆滞之后在凯莉的怒吼之下他慌张的翻开资料,却发现除了埃米的之外还有另外两个是两个小孩子的资料。


埃瑞克和埃米莉。


卡米尔从来不是傻子,当他看到埃瑞克跟他那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他瞬间明白了这孩子的来历,也在一瞬间,内疚和自责的情绪涌上心头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他们...多大?...”


他用颤抖的声音问凯莉,凯莉叹了口气,回答道。


“两个孩子都是十岁,时间...应该是...”


呯!


下一秒,凯莉看到卡米尔刚刚一直握着的玻璃杯就这样被他给捏碎了,剩余白兰地留了他整个掌心滴到了地毯上,他站了起来,用最命令最不容拒绝的语气跟凯莉说。


“帮我把所有埃米和这两个孩子的资料给找出来,取消我接下来的一切行程,跟我大哥说一声我也不飞美国了。我不管那笔港口生意值多少钱,从现在开始,没有人能够打扰到我。”


“是...”


凯莉随后退出了董事长办公室,在听到凯莉高跟鞋那离开的“蹬蹬”声后,卡米尔再一次回到茶几那里,拿起埃米的档案,看着那张照片。


“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抄起白兰地的酒瓶,直接对着瓶口饮下一大口酒,那辛辣的口感让卡米尔感觉自己的神经能稍微麻木,他看着窗外的夜色,苦笑着。

评论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