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逢场作戏 16(ABO,娱乐圈)

绝世好A安迷修

安之若累:

前文: 1  2  3  4  论坛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娱乐圈ABO,正统演员Alpha安哥x装成Alpha的Omega雷狮


狗血,OOC,私设如山。




Chapter 16




* * *


被抱进房间的时候,雷狮终于醒了,正睁着那双紫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


安迷修面不改色地把对方放到了自己床上,替他脱掉了鞋袜和外套。


“继续睡吧,醒过来心情就会变好了。”


 


“我现在浑身都是酒味,怎么可能睡得着。”雷狮撑着手臂坐起了身,声音里还带着一股轻微的鼻音。“我要洗澡。”


“……那我去给你放水。”安迷修转过身,把他的外套挂好,又在衣柜里翻出了浴袍和换洗的内裤。


“都是新的,我一次都没穿过。”他对上雷狮怀疑的眼神,摊了摊手。“不乐意的话,你可以继续穿你自己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乐意了。”雷狮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快去放水。”


安迷修意外地没有对他大爷般的态度产生什么不满,反倒在一旁的饮水机里接了杯热水,放到了雷狮身旁的床头柜上。


“等我一会儿。”


说完,这才推开了卧室的门,走向浴室的方向。


 


目送对方离开之后,雷狮收起了脸上的表情,伸出手指用力按压着太阳穴的位置。


酒精的后劲终于彻底显示了出来,烧得他的脑子一阵火辣辣的疼。


很难受,想吐。可他近乎一整天没吃东西,干呕了几下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


 


雷狮靠在柔软的枕头上,看着手边那杯热水正往外冒着徐徐的热气,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好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噩梦,让他忍不出产生了幻想。


如果下一次睁开眼睛醒来,一切都能恢复原状的话,该有多好啊。


 


突然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安迷修走到雷狮跟前,深绿色的眼眸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能站起来吗,用不用我抱你过去?”


“我只是喝多了,并没有残废。”雷狮白了他一眼,撑着床沿站起了身。


或许是因为他的动作有些急,或许是一整天没有进食让他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雷狮突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眩晕,让他双眼一黑,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就这么直直地向前倒了下去。


然后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要紧吧?”安迷修有些担忧地扶住了面前的人,“要不还是去医院——”


“没事。”雷狮用力推开了对方,因为反作用力,踉跄了几步才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有点低血糖而已。”他低着头,有些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卧室。“我先去洗澡了。”


 


安迷修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突然发觉这个人其实比自己印象里的单薄许多。黑色紧身上衣包裹住的腰际,细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揽过。


或许是因为他平时总是一副强势的样子,让人产生了什么错觉吧。


安迷修低垂着眼睫,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不过,连这种时候也非要逞强一下,倒也不愧是那个雷狮了。


 


* * *


雷狮几乎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进了浴缸里,只留出呼吸的位置。


安迷修调的水温刚刚好,不算太烫,但也足够温热,似乎让他如同坚冰一般寒冷的心境也变得暖和了一些。


而一旦暖起来,就忍不住有些昏昏欲睡。雷狮用力眨了眨眼睛,不经意间看见了架子上放着的彩色玻璃瓶。


瓶子里面都是空的,应该只是单纯的装饰物,在明亮的灯光下闪闪发亮,意外的好看。


 


雷狮起了些兴致,站起身,想要拿一个瓶子仔细端详。可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湿滑,蓝绿色的瓶子从手中滑落,掉在了浴室内的瓷砖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响。


雷狮愣愣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玻璃碎片。破碎的切割面光是看上去就异常锋利,却偏偏因为颜色的原因,透光后显得格外漂亮,让他忍不住想起一双眼睛。


于是雷狮鬼使神差一般地蹲下身,捡起了一片较大的碎片,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玻璃片比他想象的还要锋利,光是不经意的触碰,就在掌心的位置划开了一条不深不浅的血痕。几滴鲜血顺着手心滴进了浴池里,又因为较高的温度迅速扩散开来,让表面一层的水都变成了浅粉色。


而雷狮那被酒精蒸熏过的大脑意外的迟钝,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眼前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推开浴室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雷狮坐在浴池里,手里握着一片蓝绿色的玻璃碎片,正往下滴落着鲜艳的血珠。而浴池里的水似乎都被染红了。


那一瞬间,安迷修以为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你在干什么?!”


他冲上前去,一把抓起雷狮的手腕,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了一番。直到发现对方手腕的动脉处毫发无损,只有掌心上有几道血痕之后,才惊魂未定的松开了手。


“吓死我了,到底怎么了?”


 


雷狮眨了眨眼睛,这才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看了看自己手心里的玻璃片。


“不小心摔了你的瓶子。”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满脸无辜。


“……那你也不要就这么用手去拿啊。”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把碎片从他手里抽出来,又拿起一旁的抹布,把它和地上残留的玻璃渣堆到了一起。


“我还以为你又要做什么傻事。”


 


雷狮反应了好一会儿,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指的事情,禁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会自杀?哈哈哈哈哈——”


“你太小瞧我了吧,我看起来像是会自杀的人?”他笑得眼泪都冒了出来,“放心吧,比起自杀,我更有可能跑去杀人吧。”


 


“你这样会让我很担心你的精神状况。”安迷修紧锁着眉头,“是因为太累了吗?”


雷狮没搭理他,兀自笑了好一会儿,笑到嗓音连都变得有些嘶哑,这才逐渐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偌大的浴室里只剩下水滴的声音。


他低着头,把自己蜷缩在浴缸里,抱紧了膝盖。


 


“我妈妈……就是这么自杀的。”雷狮把头埋在自己的腿间,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在浴缸里割的腕,等发现的时候,血已经把整池的水全部染红了。没能救回来。”


这话实在太有冲击性,饶是安迷修也愣在了当场,半晌不知该说些什么。


“所以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雷狮抬起头,冲着他扬了扬嘴角。“我知道失血致死的人是什么样的。浑身的皮肤都会变得青紫,又丑又可怕。我才不要就这样死掉。”


 


安迷修蹲下身,轻轻拍了拍面前的人光裸的脊背。


或许是酒精的原因,让雷狮终于卸下了防备。平时的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雄狮,高傲又危险的冲你展现锋利的牙齿。


而这时候的他,却收起了所有的锋芒,独自蹲在角落,默默舔舐自己伤痕累累的过往。


 


安迷修觉得非常,非常心疼。


“别想太多。”他放低了声音,“你现在需要休息。”


“睡不着,头疼。”


“……你等一会儿。”


 


安迷修转身去客厅取了一瓶药,递到了雷狮面前。


“助眠的,很有用。”


可对方看起来并不领情:“不想吃。”


“就吃一颗,好不好?”哄孩子一般的语气成功引起了雷狮的不满,他撇过头,理都不想理这个人了。


安迷修深深地叹了口气,终于意识到自己没必要和一个不甚清醒的醉鬼讲道理。


 


他打开药瓶,倒了一颗含在嘴里,又用力掰过面前的人的脑袋,没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找到嘴唇的位置就吻了上去。


雷狮被亲得猝不及防,薄唇微微张开。安迷修的舌头趁机灵活地顶入口腔,成功把那一粒小药丸渡了过去。生理性的吞咽反应让雷狮无意识的将药丸完全咽下。


 


“靠……”雷狮骂了一声,却也没法再将那玩意儿吐出来,只能尽量凶狠地瞪着面前的人。


安迷修冲着他耸了耸肩,拿出一旁准备好的浴巾,包裹住了这个Omega年轻美好的身体。


“交给我。”炽热的吐息一下一下喷在雷狮的耳边,低沉的嗓音里似乎戴上了一股令人安心的魔力。


雷狮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直到再也睁不开来,终于彻底陷入了沉睡。


 


* * *


终于把人收拾好了安顿在床上之后,安迷修坐在书桌前,面对着电脑,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敲击着桌面。


按照雷狮现在的状况,想要打翻身仗,只能从舆论下手。


 


他思考了片刻,抬起手,编辑了一封邮件。


 


Tbc.




失算了反击还要稍微迟一点……


安安能如此流畅没有心理障碍的使用嘴对嘴喂药技能,一定是被狮狮撩多了充满了免疫力(什么)




小广告:向死而生预售戳这里

评论

热度(3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