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20)

夫夫联手搞事

葱☆:

我流西幻,HE保证


轻松愉快的异界恋爱之旅。


白切黑的冒险者安迷修和他桀骜不驯的龙。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第二十章:都是演技派


 


       1


       爬下山壁的时候,紫色眼睛的龙大致向安迷修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国家。


 


       “龙之国一向强盛,这一点我的确为之骄傲。”雷狮撇撇嘴,“但除此之外真的很没意思。”


       “怎么说?”


       “等级森严,从上到下都弥漫着陈旧的腐臭。”雷狮解释说,“王族都是巨龙 ,贵族则必须拥有龙的血统,纯种的人类只能作为平民,而在平民之下甚至还存在着奴隶——真正的奴隶,随时会被他的主人剥夺生命的那种,与人类国家中支付报酬的仆人截然不同。”龙的寿命很长,实力又极为强大——因此他们的统治在千万年间被不断强化,高效而原始。雷狮厌弃这一成不变的社会,哪怕他生来就置身于权利的顶峰,他也不屑一顾。


       雷狮和安迷修从山洞里出来之后又走了很久。虽然当时从高处望去龙之国似乎就在不远处,但实际上他们还是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终于到达龙之国近旁的山脚。安迷修抬起头,望向近在咫尺的群山中的国家,红黑相间的建筑在朝阳下呈现出熔岩般的质感,看起来灼热而危险。而在这些建筑的正中间,伫立着一座格外华贵的宫殿——它由黑色与深紫色的花岗岩砌成,尖尖的穹顶直插云霄。建筑表面毫无瑕疵,由下至上镂刻着尖刺状的繁杂饰纹,就像是宫殿上盘旋着一条龙的脊柱。事实上,它与安迷修之前所见过的所有建筑都截然不同,不仅出奇的威严而美丽,更通过一种独特的方式显示了宫殿主人们前所未有的狂妄与傲慢。


 


       宫殿正悬浮于300英尺的高空之上。


 


       “是的,通常来说只有龙和半龙才被允许进去。”雷狮顺着安迷修的视线望过去,了然地撇了撇嘴,显然对自己国家的这个传统十分不屑,“当然,你这次是领了国王的任务,又抓回了逃家的王子,大概能享受特别待遇。”他强调了一下那最后四个字,语气十分古怪。事实上雷狮已经很难回忆起王族的待客之道究竟如何了,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父亲无论看谁都像是在看一坨地精,似乎脑子里并不存在贵客这种东西——但是,谁知道呢?毕竟安迷修可是替他把逃家的未来国王给抓了回来。


       “说到这里,其实我一直都在好奇一个问题。”安迷修说,“既然你的父亲是龙,那他急着找你继承王位干什么?他应该还能活很长时间。”


       雷狮奇怪地看了半恶魔一眼,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你可能是被父亲这个词给误导了——这里的父亲和人类概念中的可不太一样。事实上,他已经是一头几万岁的老龙了,体力下降,魔力衰竭,如果不及时把王位传给我,随时可能会被他看不上的其他儿子取而代之——通过谋杀的方式。”


       “呃,你不在乎吗?如果你的兄弟杀了你父亲什么的。”半恶魔问道。


       “不在乎。”雷狮面无表情,“谁让他当时杀了我妈妈。”


 


       2


       安迷修对雷狮一团乱麻的家庭关系表达了震惊。


       “还好吧,只是像我之前说过的,我们互相之间确实不存在什么亲情。”雷狮看起来满不在乎,“安迷修,你别告诉我深渊恶魔不是这样的?更何况,你还可以想想黑暗精灵那儿,他们可比我们还要过分。”


       安迷修想了想幽暗地域的那些传统,不由无奈点头。


       “总而言之——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我有你就行。”雷狮急急丢下这句,有点不自在地掰了掰手指。对雷狮来说学着表达这种正面的情感实在是太困难了,他还是比较擅长威胁、嘲弄和恐吓。安迷修知道这一点,所以虽然他从背后看见雷狮的耳朵尖有点红,但绿眼睛的半恶魔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拆穿。


       安迷修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城门,好心地换了个话题:“……那么,我们现在就进去?”


       但是雷狮说不。


       “不,我们当然不能就这样进去。”龙从短暂的害羞中恢复了过来,抬了抬眉毛,“安迷修,难道你傻了吗?你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了?”


       “呃……一个心系任务的冒险者?”半恶魔小心翼翼地回答。


       “错误。”雷狮划了划脖子,“准确来说,你是一个心系任务的、实力强大的、冷酷无情的、贪图金钱的人渣冒险者——而我暂时是一个伤痕累累的、挣扎无望的、满目仇恨的、绝望失意的废物战利品。”


       “……”


       龙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安迷修,演戏的时候到了。”


 


       3


       “不好意思。”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请问这上头是龙之国的王宫吗?”


       两名身材格外高大健壮的守卫猛地抬起了头。他们拥有典型的半龙血统,其中一位长着双明黄色的兽瞳,另一位则在脸颊两侧爬着猩红的鳞片。守卫们骇然地意识到他们没能及时发现有人接近,紧张兮兮地捏紧了手中的矛与剑。他们第一时间摆出了攻击与守卫兼备的姿态,却看见面前不过是两个普通的年轻人。


       ——不,似乎也没有那么普通。


       “我闻到了外来者的味道。”红鳞片威胁性地拔出佩剑。他谨慎地打量着自己面前那个棕发绿眼的男人,以及他身后不远处一个披着麻布斗篷的高瘦身影。绿眼睛的男人容貌颇为英俊,脸上还挂着个虚假到不行的微笑,从穿着打扮来看似乎是个冒险者;而他身后那个斗篷人看起来则狼狈得多,他的脸被垂下的麻布遮住看不真切,伸出斗篷的四肢却显得苍白瘦弱,还带着点没有愈合的伤痕,很明显是遭到过虐待。当然,守卫们不在乎这些,他们不在乎面前的棕发男人究竟是变态、奴隶贩子还是有些别的特殊爱好,他们的任务只是防止一切可疑人物接近王宫,为了自己每个月领到的几个金币,也为了保住自己可贵的脑袋。


       “这上头的确是王宫。”黄眼睛则更加冷静一些,他制止了自己冲动的同僚,语气生硬地询问道,“外来的冒险者,你最好立刻说明你的来意,不然……”他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矛,显然也不介意当场大开杀戒。


       “哦,当然,当然。”棕发的冒险者笑眯眯地举起了双手表示理解,“请相信我没有恶意——事实上,我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们的国王呢。”他悄悄四下无人,凑上脑袋用气声小声说道,“请替我问问你们的国王陛下,还记得自己的三王子吗?”


       冒险者满意地听到了来自守卫的小小的吸气声。


       “替我问问,我尊敬的先生们。”他摸出一把黄澄澄的金币塞到两名守卫的掌心。其中一枚金币顺着冒险者的指缝不慎滚落在地,红鳞片的手太忙,只能先一脚把它踩住,接着才飞速捡回了兜里。龙之国的宫殿虽然浮在空中,但在正下方也并没有其他的建筑,周围没有人能看见冒险者和两名守卫的交易。黄眼睛和红鳞片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看住面前这个可疑的冒险者,另一人则拿出一块深紫色的通讯石嘟囔了几句,脸上的表情火速从将信将疑变得毕恭毕敬。他抬起胳膊肘捅了捅自己的同僚,急急忙忙转向了好整以暇微笑着的冒险者。


       “伟大的冒险者。”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请随我来。”


 


       4


       安迷修猛地拽了拽雷狮身上的斗篷,对方配合地踉跄了一步,蹒跚着跟上——他看起来真的很惨,但是半恶魔发誓自己听到了龙内心深处肆无忌惮的狂笑。


       恶趣味,安迷修无奈地想,但更令人无奈的是他不得不承认雷狮说得对。谁会相信龙之国桀骜不驯的三王子愿意乖乖地跟着冒险者回来呢?长眼睛的人都会怀疑这是个阴谋,因此安迷修只能再次施展自己越发精湛的变形魔法,将雷狮伪装成了一个被暴力胁迫的伤痕累累的囚徒——为此,安迷修在进城的这一路上被迫接受了无数个“看啊这个冒险者是变态”的古怪眼神。


       自己真的太惨了,善良的半恶魔在心中默默流下了委屈的面条泪。他就这么保持着衣冠禽兽的虚假微笑自我吐槽着,直到前方带路的两名守卫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安迷修打起精神。


       “地面上的道路到此为止。伟大的冒险者,接下来的路程,请恕我们无法陪同。”黄眼睛谦卑地低下头,右手直直地指向王宫的方位,300英尺的高空。雷狮一动不动地低头站在原地,安迷修则眯着眼睛抬起了头。他看见宫殿底部突然出现了一个独立的黑影,这黑影在刺眼的阳光下越来越近,直到半恶魔可以轻易看见那双拍打着的有力的翅膀。那是一个古怪的动物,它长着人的脑袋,龙的翅膀,马的身体,背上还铺着猩红的柔软的挂毯。这个动物越飞越低,翅膀掀起的气流刮落了雷狮脸上覆着的兜帽。他的面容就这样突然暴露在了空气中,龙的皮肤在变形魔法的掩饰下苍白而没有血色,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依旧锐利无匹。


       “龙类奇美拉。”被拘禁的龙轻声说道,“扭曲的王室产物。”


       “闭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说话。”安迷修高声呵斥着,尽职尽责地饰演了一个残暴的变态。他扫了一眼红鳞片和黄眼睛,满意地看到两名守卫已经毕恭毕敬地退远,这才小声问道,“有多扭曲?”


       “你看那脑袋。”雷狮厌恶地撇了撇嘴,“所有奇美拉都是由真的人类制作的。这只奇美拉的原料我认识,是个人类奴隶,当初因为点小事得罪了我哥。作为惩罚,他被砍下了脑袋,囚禁了灵魂,永生永世作为畜生为王室服务。”


       安迷修突然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雷狮冷笑。


       “你看,这个国家,我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待下去。”




-tbc-


幽暗地域的传统详见黑暗精灵三部曲


反正就是毫无温情的骗来骗去杀来杀去……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