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猎物法则——跟一个醉酒的Alpha一起走夜路可不是什么好事,尤其这个Alpha还是雷狮

-胖哒Pandar-:

【三十五】跟一个醉酒的Alpha一起走夜路可不是什么好事,尤其这个Alpha还是雷狮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安迷修硬着头皮顶着从雷狮坐下来开始就没有间断过的炽热的目光,害他好几次手里的酒杯差点失手滑脱出来。


换做平日,吧台旁边总会坐几个落单来买醉的客人,安迷修在吧台里忙碌的时候旁边的人便会有一茬没一茬的搭讪起来,安迷修原本待人就和善,所以不管是谁都能聊上几句。雷德那种自来熟的性格更不用说,最后嘉德罗斯也就乐得让安迷修和雷德在吧台轮流换班,总之只要他们两个在前台待着,店里的营业额就会比平时翻一倍,毕竟人聊到高兴的时候,就忘记考虑自己喝了多少酒了。


只不过今天,有雷狮在吧台坐镇,喝酒之后强Alpha的信息素一散出来,周围的男性本能的地退让三分。雷狮的长相虽然是女性青睐的类型,不过女性的心理大多都细腻警觉,看到雷狮那炽热到几乎要一口吃掉吧台小哥的眼神,也就都带着一副玩味的表情远远坐到了一边。


 


“我说你,坐在这里也可以,但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看?”被雷狮盯的头皮一阵发麻,安迷修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你搞得别人都不敢坐在这里喝酒了。”


“怎么?我给你们店也做出了不少业绩贡献啊。”雷狮咧嘴笑了笑,伸手指指旁边堆积成山的空啤酒罐。


“……”这一点安迷修确实没话说,从坐下来开始,雷狮的啤酒一罐一罐就几乎没停下来过,而安迷修在这种情况下一点都不想称赞雷狮酒量惊人,无奈之下最后闷声嘟囔出一句“一会儿喝醉了我可不管你啊。”


“是——吗?”雷狮意味深长的故意拖长了音看着安迷修。


“露宿街头我都不会管你的。”安迷修皱了皱眉头,说着又下意识瞥了一眼旁边的啤酒罐,暗自庆幸还好这个场面没被嘉德罗斯撞见,不然一定会拽着雷狮去拼酒拼到昏天黑地。嘉德罗斯跟别人喝起酒来,一定要有一方醉到不省人事才作罢,而嘉德罗斯酒量自然是好的吓人,所以安迷修还从来没见他喝醉过,不过现在看雷狮这个架势,不知道两个人若是真的拼起来谁能保持清醒到最后。


 


“小安安~我来换班了~”雷德打开后厨的门弯腰钻进了吧台。


安迷修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面对雷狮的目光了,“那我去后厨帮祖玛了。”


安迷修出了吧台,结果雷狮也无比自然的跟着他准备进后厨,这个家伙,是打算走哪儿跟哪儿吗??


无奈的转身定在门口抬头看向雷狮,结果对方居然还颇有些纳闷的表情“怎么?不是要进去吗?”


安迷修学着刚刚雷狮的样子蜷起手指敲了敲门板上的警示标牌,“看到‘闲人免进’这四个字了吗?非员工不得入内。”


“我可是员工家属啊。”雷狮笑着咧开嘴。


“……”哪门子的员工家属啊?!


 


“哟,酒量不错啊。”


嘉德罗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对方正斜靠在吧台上,旁边是雷狮刚刚喝出的那堆啤酒罐山。


老板也太不禁念叨了,安迷修汗颜,看到雷德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凑了过来,心想今天雷狮大概是难逃一劫了。


“要比一比吗?”雷狮这边倒是爽快的自行下了挑战书。


“哦?好啊。”嘉德罗斯微微惊讶了一下,马上又恢复到一脸狂妄好战的表情,他果然更欣赏这种直爽的性格,比格瑞那种婆婆妈妈的好不知几万倍。


安迷修站在原地看着雷狮和嘉德罗斯你一言我一句的,电光火石之间就定下了一场比试,并且雷狮已经打算跟着嘉德罗斯去酒吧地下那层了,嘉德罗斯在那里有个专门拼酒用的包间,果然老板就是一种靠着有钱就任性妄为的生物。


 


听雷德说,迄今为止嘉德罗斯还没输过,虽然他一直想找格瑞拼酒试一次,然而格瑞每次都有各种理由推拒过去,所以到底嘉德罗斯跟格瑞的酒量谁更好一些,到现在依然是个未知数。


一想到这个,安迷修突然有些担心了起来,希望雷狮不要输的太惨,安迷修下意识的祈祷着,毕竟已经喝了这么多啤酒在先了,一会儿再拼酒的话必然不会占上风。


想到一半忽而又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担心雷狮那种家伙,要是真的喝醉了,直接丢在大街上就好了。


 


“17号桌要一杯马丁尼。”格瑞将空托盘放在吧台上,调酒的任务一向是雷德来做的。


“好嘞~”雷德拿过托盘,一边娴熟的将苦艾酒倒在马丁尼杯里均匀的绕过一圈,一边扬了扬下巴指指正在远处忙着为客人点单的金,“说起来,金还真是意外的受女性欢迎啊,不管是女性Alpha还是beta还是Omega,几乎全属性通吃,还真让人嫉妒。”雷德忍不住啧了啧嘴,故意往格瑞那边看了一眼。


格瑞淡淡的瞥了瞥雷德示意的方向,又迅速将视线转了回来,没有理会雷德的调笑。


“格瑞,你可要小心些了,来咱们酒吧的可爱女性可不在少数。”


“只要金觉得高兴就足够了。”格瑞盯着吧台后面的镜子,里面刚好倒映出金的身影,因为一直有人跟金聊天,所以他现在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雷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格瑞啊,你还真是可怜又可悲,金有你这种青梅竹马真是太幸福了。”


“不是的。”安迷修声音发闷的反驳出声。


“恩?”雷德惊讶的回头,有些意外安迷修的反常。


 


“虽然这些话由我说出来感觉不太妥当,而且我也没有资格去说你,但是关于金,格瑞,我想跟你谈一谈。”安迷修微微皱了皱眉,轻抿了一下嘴唇。


格瑞直视着安迷修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待着对方继续开口。


“你觉得你一边暗地里对金无微不至的照顾,另一边明面上又百般疏远金就是在对他好吗?


这几天金一直躲着你,并不全是因为金误以为你生他的气,还有一个原因,是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之后,怕打扰你所以才故意躲开的。”安迷修抬头定定的看着格瑞,“这一星期金一直在努力克制想见你的心情,在宿舍晚上说梦话都在喊你的名字。他在这种事情上确实是不够伶俐,他只知道自己最重视的朋友有了喜欢的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可能会变成你的累赘,想去找你又怕被你讨厌。


换做别的事情,他可以去问你,或是问朋友,但这种事情,没人能帮的了金,他在一个人挣扎战斗,他在担心你有了喜欢的人,会不会丢下他,金一直很怕孤单,所以才努力的去迎合大家,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天金在看到你心情变好的一瞬间,他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金很在乎你,虽然我也经常搞不懂金在想什么,但是,如果你也同样在乎他,就把你的想法告诉他,我知道你是怕金知道真相之后会无法接受,但是,金可没有那么脆弱不堪一击,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


你这样一味的隐忍,不只是对你自己,对金来说,也同样残忍。”


 


雷德一脸惊讶的看着安迷修,平时温柔的被酒吧的客人称作“兔子骑士”的Omega,居然会说出如此气壮山河的言语。


“啊,抱歉,我失言了。”安迷修这才意识到自己情绪太过激动,没忍住就一股脑的把心中所想全部说了出来。“我……去后厨帮祖玛了。”


“安迷修……”格瑞叫住安迷修,似乎是被刚刚安迷修所说的点醒了什么,“谢谢你。”


安迷修欠了欠身子便转身进了后厨。


“额……我去看看嘉德罗斯跟雷狮喝的怎么样了。”雷德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把调好的马丁尼放在托盘上给格瑞推了过去,只剩格瑞一个人有些失神的站在吧台旁。


 


安迷修说的没错。自己一直以来太过于在意金的想法,以至于忽略掉了金真正的感受。


本以为自己为金做到了万全的保护,结果到最后伤害到金的人,反而是自己吗?


 


 


酒吧即将打烊的时候,嘉德罗斯跟雷狮的拼酒比试才结束。


雷狮已经喝的不省人事的被雷德架在肩膀上,嘉德罗斯抱着胳膊满脸写着不满走在后面。


“……”安迷修皱着眉头看着一身酒气的雷狮,这个家伙,酒量不如人家好就别随便下什么挑战书了,居然喝成这样,一会儿要怎么回去啊?


“小安安,雷狮喝醉了,已经这么晚了,一会儿你送雷狮回家吧~”


“哎?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跟雷狮最熟啊~”雷德笑嘻嘻的看着安迷修。


“格瑞跟雷狮还是室友呢,你找格瑞吧。”安迷修后退了一步,跟一个醉酒的Alpha


一起走夜路可不是什么好事,尤其这个Alpha还是雷狮。


而格瑞听到安迷修的提议之后连看都没看雷狮一眼,“丢外面路上吧,丢远点,不然吐了明天还要打扫。”说完顾自把围巾绕在脖子上,抱着那束巨大的玫瑰回头看了看金,“回家吧。”


“好~”


 


“……”安迷修觉得自己偏头痛都要犯了。


 


雷德看着安迷修费力的扶着雷狮走出酒吧的背影,感叹了一句“我还以为雷狮酒量会很好,没想到居然醉成这个样子。”


“哼,那个家伙才没有醉,清醒着呢。”嘉德罗斯顶着一张从刚才开始就颇为不爽的脸。


“咦?没喝醉?那怎么……”


“猫科动物在进食之前的一个本能习性是什么?”


雷德转转眼睛仔细想了一下,“玩弄猎物?”


嘉德罗斯冷哼了一声“谈恋爱的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无趣,等下次再跟那个家伙比一场好了。”


 


 


Tbc



评论

热度(1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