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23)

“只要和你一起”

葱☆:

我流西幻,HE保证


轻松愉快的异界恋爱之旅。


白切黑的冒险者安迷修和他桀骜不驯的龙。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第二十三章:只要和你一起


 


       1


       安迷修踩着剑站在阳光与雷霆之中,仿佛一个常胜不败的天神。


 


       “靠!”雷狮率先反应过来,声音像哭又像笑,“你会飞?”


       “呃……不常飞。”安迷修有点心虚,“这样挺伤剑。”


       这么说着,英俊的半恶魔一个急停跳下自己的剑,重新落回到雷狮的背上。龙勉强冷静了下来,虽然还是想发火,却又怕再把半恶魔甩下去,只能咬着牙将满腔怒火发泄到围上来的宫廷法师身上。周围的雷霆不再以龙的灵魂为燃料了,但那些电光却依旧威力不减,仿佛无数道闪烁的长鞭向四周甩去。预料之外的呆滞只有片刻,宫廷法师们陆续反应了过来,有人一时不察被雷霆击落,也有人灵活地闪避,更多的人却选择暂且撑起了一个简易的防护罩,等待着无主的雷电自行从稀薄的空气中散去。


       围剿的队伍松散了,黑色的巨龙长吟一声,趁机载着安迷修振翅而飞。


       ——不是向着远处逃离,而是一鼓作气冲破了宫廷法师们的包围,回头朝龙之国的王宫飞去。


 


       “怎么了?”安迷修摸了摸龙的鳞片,冰冷粗糙的手感自半恶魔的掌心蔓延,但他并不讨厌,或者说是,喜欢。绿眼睛的冒险者突然有点佩服自己的粗神经,竟能在这种逃亡的生死关头品出几分旖旎——也许是因为天太蓝,太阳太高,而雷狮又太迷人。但他当然不会就这么说出来挨雷狮的骂,只能耸耸肩换了个话题:“怎么突然又往王宫飞?”


       “人太多了,这样下去不行。”龙简短地解释道,“打不过,逃不开,我们总要被追上——先进王宫,我想到了办法。”


       “好。”安迷修点点头,无条件地相信他。


       像是要印证雷狮说的话,身后的宫廷法师终于摆脱了那些致命的雷电。他们确实折损了一些人手,但更多人却重新投入了战场。颜色各异的长袍在狂风中翻飞,像一群嘶叫着撷取生命的幽灵。魔法灵光随着翕动的嘴唇在他们的手中闪烁,代表着急冻术和撕裂术的光束急速向龙和半恶魔射去。雷狮啧了一声,头也不回地振翅闪过,仓促间却被一道红光击中了腰侧。


       龙的鲜血飞溅在半空,安迷修捏着剑柄焦虑地皱起了眉头。


       “……没事。”雷狮颤抖着喘了一口气,明显疼的不轻。但他忍耐着这份必须忍耐的疼痛,不顾伤口的撕裂加速向王宫飞去——近了,真的很近了,龙和半恶魔已经看到了王宫侧面又一个供来客进出的入口。雷狮眯起眼睛,他知道这是一场必须胜利的角逐,而背后的宫廷法师却几乎已经摸到了他生着长棘的尾巴。


 


       然后他们便眼睁睁地看着雷狮和安迷修一闪而入。


 


       2


       进入王宫的瞬间雷狮就重新变回了人形。他和安迷修几乎是翻滚着摔进了王宫,粘稠的龙血洒了一地,雷狮却没留出时间供两人把气喘匀。高大俊美的黑发男人踉跄地扯着自己的棕发爱人踩上传送阵,蓝光闪过的瞬间他们便已经离开了此处。不安全,还是不安全,雷狮拖着安迷修在王宫内侧奔走,看见传送阵就一脚踏上——就这么重复了好多次,直到确认自己已经来到了王宫深处一个无人的角落,他才拽着安迷修斜斜地靠在了墙上。


       他们终于有了点喘息的时间。


       ……疼死了。雷狮骂了句脏话,扯下衬衣的下摆给自己的腰草草做了包扎,猩红的龙血在衣料上洇开。安迷修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刚想说自己已经恢复了点魔力也许能做个简单止血,却被雷狮伸出手指按住了嘴唇。


       “不行……”雷狮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执拗地摇了摇头,“你的这点魔力还有别的用处。”


       安迷修眨眨眼睛:“愿闻其详。”


       四下无人,只有魔法火炬静静地燃着。紫色眼睛的龙轻咳一声,轻声讲出了自己临时想到的计划。


 


       “我要制造一场空间紊乱。”


 


       正如雷狮先前所言,龙之国的王宫每个角落都覆盖了精准的传送魔法——这些用途各异的传送阵无疑代表了一种力量上的夸耀,也体现出了王族高高在上的傲慢。一个精密准确的魔法规则将整个王宫笼罩在内,规则所到之处,所有扭曲的空间和时间都被规规矩矩地排列起来——像一张绷紧的渔网,每个孔洞都是相同大小,来客们便能自由在这些空间的孔洞之间穿行。魔法之神在上,没有人可以从外部撕破这张渔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坚不可摧。


       但若是从内部呢?


       “这里是我家,是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我了解这里。规则看似坚不可摧,实际上却未必。”雷狮冷笑一声,拉起安迷修向这条长廊深处走去。宫殿里静悄悄的,卫兵们不知为何不在自己的岗位上,龙猜想这也许是自己的兄长为了他的篡位成功而特意安排的。但无论如何,这倒是方便了雷狮和安迷修此刻的行动。他们的皮靴敲击在花岗岩的地板上,长长的影子被魔法火炬斜拉在墙上。安迷修没有说话,他隐约意识到雷狮要去做的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他愿意与他同罪。


 


       推开最后一扇华贵的门,雷狮撇了撇嘴。


       “欢迎来到龙之国的魔控室。”


 


       3


       魔法控制室,简称魔控室。


       雷狮随手关上门,解释道:“其实就是相当于中枢的地方,我小时候常来玩。”


       “龙之国的魔法真厉害。”安迷修真诚地感叹,“我在别的地方就没见过这么先进的。”


       是吗。雷狮不置可否地四处望了望,目光从那些闪烁着魔法灵光的管道上一一滑过,最后停留在魔控室最中间的那块菱形魔石上。魔石漂浮在一个六边形的法阵上方,幽蓝色的光芒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这就是龙之国的空间魔石,王宫最最重要的中枢,只要破坏了它,那些扭曲的空间便会挣脱规则的约束,反将整个王宫及周围的一切吞噬殆尽。平时魔控室一直被宫廷法师严密看守着,但此时此刻的现在,他们已经被新王全部调去追杀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了,魔控室空无一人。不过雷狮知道若是其中有人长了脑子,随时可能回来。


       所以时间紧迫,他不得不长话短说。


       “安迷修,必须由你动手,空间魔石会自动吸取所有龙类魔法,所以我无法亲自破坏它——我计算过,空间吞噬的半径大约是200英尺,所以波及不到地面上的建筑,你不必顾虑这一点。”紫色眼睛的龙似笑非笑地望着那块魔石,“而这整个王宫,周围的那些宫廷法师,以及我的兄长则会被卷入时空的缝隙中,去到位面之外未知的地方了。”


       安迷修平静地问道:“那我们呢?”


       “好问题,这也是我唯一犹豫的地方了——我们也许能逃掉,也许不行。”龙龇了龇牙,“但若是什么都不做,必然要落到我那个愚蠢的哥哥手里——你怎么选?”


       “哈哈,和落你哥手里比的话……”半恶魔轻松地笑笑,“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一起被空间乱流卷走。”


       “真心话?”雷狮挑眉。


       “真心话。”安迷修眨眨眼睛。他拔出自己的腰间的佩剑,走到了那块漂浮着的魔石面前。一种隐隐蕴含着规则的魔力正以魔石为中心向四周散溢,绿眼睛的半恶魔凝视着魔石,他看见了流光,看见了力量,有一个莫测的声音在他耳边蛊惑,让他回身砍向身边的龙,而魔石将会赐予他无限的荣光。


 


       安迷修却只是笑笑,卷起身上最后凝聚出的一点魔力,一剑劈碎了那个无用的梦。


 


       4


       龙和半恶魔正在疯狂地逃亡。


 


       空间魔石被安迷修一剑劈碎,他来不及检查自己的成果,拉着雷狮跃上剑就往王宫之外疾驰而去。两人合站在那柄蓝色的剑刃上在幽暗狭长的通道内穿梭,安迷修搂着雷狮的腰,让他为自己指路。前方的风拂过两人的面颊,后方的王宫则在不断加强的引力中崩塌。魔石碎裂了,规则也崩溃了,那些层层覆盖的空间魔法便像是融化了的冰激凌乱七八糟搅做一团,化为一个吞噬一切的混沌的漩涡——首先是魔控室的一切,紧接着是它的周围,最后的最后,半径200英尺的空间都将会一无所有。


       “前方向左。”雷狮沉着地指挥道,头巾和黑发被迎面而来的风扬起。安迷修控制着脚下的剑一个变速躲开落石,擦着墙壁险而又险地拐了个弯。飞溅的火花在紧追而至的黑暗中隐匿无踪,背后的吸力正不断加强。恍惚间他们听到了一声怒吼,来及王宫上方,依稀正是雷狮那位篡权的兄长。他也许正端坐在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王座上,做着歼灭自己兄弟的美梦。但崩溃的空间转瞬而至,新王毫无防备,只能与自己心心念念的王座一同消逝在时空乱流中。紫色眼睛的龙想笑,嘴角提起却又紧张地放下——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如果不能及时逃离,他和安迷修的下场也不会太好。


       “还有多远?”安迷修咬着牙,他意识到自己的剑快要支撑不住了——飞行消耗的是剑本身的魔力,他并不能无限飞行下去。蓝色的剑刃闪烁着即将失去光芒,安迷修拉着雷狮一个跳跃,靴底踩上皲裂的墙面,身形落下的瞬间脚下已经换上了那柄金色的剑。半恶魔珍惜地将冰霜的魔剑重新系回腰间,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方冲去。


       “快了,快了快了。”雷狮捏紧了拳头,他记得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窄小的出口——龙衷心地希望自己没有记错。好在这次他终于没有掉链子,避开又一块巨大的落石,安迷修终于在夹缝之间望见前方有别于魔法火炬的阳光。身后不断破碎的空间几乎已经摸到了他的衣角,半恶魔却眯起眼睛释然地笑了。他催动脚下的剑,紧紧搂着自己怀里的龙,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径直驶向了那片未知的光明。


 


       他们终于出来了。


 


       5


       安迷修喘息着飞出一定距离,这时才忍不住回头去看。龙之国的王宫正在正午的阳光下崩塌——或者说,向内坍缩。空间裂开了一道骇人的口子,规则的力量正试图抓取宫殿及周围的那些宫廷法师陪葬。云层搅作一个漩涡,连阳光和声音都被扭曲,一切的湮灭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诡异至极,也恐怖至极。安迷修意识到不妙,因为那吸力还在增强,无形的爪牙眼看就要又一次摸上他和雷狮。半恶魔催动脚下的剑刃试图与规则的力量抗衡,一滴汗水沿着尖尖的下颌滑落。金色的魔法燃烧着拖出一道长长的轨迹,安迷修却眼看着自己和雷狮一点点向后滑去。


       ——他拼尽全力,也不过重新意识到自己无法与空间匹敌。


       “……雷狮。”半恶魔简短地呼唤,紫色眼睛的龙却瞬间明白了他想要说的话。雷狮跳下那柄金色的剑,几个呼吸间就重新变作了黑色的巨龙。巨龙将半恶魔虚握在爪间,拍动遮天蔽日的膜翼力图挣脱无形的吸力。一个宫廷法师尖叫着从他们的身边飞过,长长的袍子在空中划过一道灰色的掠影。身后的空间裂缝已经开合到了极致,深不见底的内里像一张贪婪的嘴,急于摄取它能够到的一切。


       不行了。雷狮意识到他也无法逃开,在撕裂空间的力量面前,龙和半恶魔也只不过是水中浮游,风中落叶,两个身不由己的牺牲品。空间扭曲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而他们正无可挽回地向中间的孔洞滑去——除非在他们身边再出现一个倾斜度更高的漏斗,不然被空间裂缝吞噬将是最终的结局。


       黑龙眨眨眼睛,知道这回怕是真的在劫难逃。雷狮已经很累了,他伤痕累累,即将失去力气,彻底滑入未知的位面间隙——裂缝的那一头是什么?等待他的也许是死亡,也许是永恒的流浪。但不知为何他没有感到恐惧,反而颤抖着觉得前所未有的兴奋。


       因为这次他不是一个人。


       “安迷修!”雷狮在狂风中大笑起来,“看样子你得陪我一起死了——害怕吗?”


       “不怕,也不在乎。”安迷修摇摇头,眼神竟然是温柔的,“流浪也好,死亡也罢,都比麻木地活着有意义。”


       他伏下身子,轻轻吻上龙背后的鳞片。


 


       “只要和你一起。”




-tbc-


明天完结hhh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