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命中注定 07(娱乐圈ABO)

梵瑛🌻:

01  02  03  04  05  06


娱乐圈ABO


Alpha安X Omega雷


破镜重圆,狗血,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下一章maybe……恩。


今天更得很晚抱歉!去ONLY现场了,回家后又被拖出去_(:з」∠)_






07.


走廊里有路过的剧组工作人员好奇地偷看着他俩,雷狮实在没办法把安迷修一而再再而三地拒之门外,他可不想第二天闹出点什么安迷修与雷狮关系不和的谣言,传进了丹尼尔耳朵里,他又免不了受一顿教训,所以雷狮只好硬着头皮放安迷修进门。


安迷修拿着剧本,跟在雷狮身后踏入了房间,在关门前他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微笑着关照工作人员,让她们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


雷狮站在屋内,插着腰翻了个白眼,你大晚上的跑来敲我的门,就没想过让我也早点睡么。


“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安迷修仿佛会读心术一般,为自己不合时宜的拜访道歉,被抢了先机的雷狮也没办法再指责他,乏力地指了指沙发,自己擦着还半湿不干的头发走进卧室换衣服去了,安迷修望着他的背影,无法抑制嘴角的上扬。


换了套宽松的T恤和休闲裤,再往身上喷了点抑制喷雾,雷狮赤着脚推开了卧室的门,扑面而来的茶香芳香怡人,安迷修背对着雷狮,挽着袖子正在泡绿茶,蒸腾起的热气濡得安迷修眉眼湿漉漉的,他听见了开门的小动静,笑着回头对雷狮举了举玻璃杯,问他要不要也来一杯。


雷狮无语地从他身后走过,拉开冰箱门掏了罐啤酒,用行动拒绝了安迷修的好意。


“来吧,”雷狮捏着冰冷的啤酒罐,翘着腿坐在长沙发的一端,大腿上平摊着剧本,他不耐烦地打了个哈欠,“我没工夫也没心情陪你闲聊,要对戏就快点。”


安迷修耸了耸肩,端着热茶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打开搁在茶几上的剧本,翻到了折了角的一页。


“第四十二幕,宴会的天台上,陆冕质问萧子晨。”


对戏的选段挑起了雷狮的兴致,这一幕是陆冕揭开萧子晨真面目的剧情高潮,他曾经一个人在家试过入戏,雷狮自认为情绪语气都到位了,但总觉得差了那么几分劲。他将剧本翻至那一页,草草扫了两遍,闭上眼沉下思绪,等雷狮再度睁开眼时,他身体里已经满载着另一个人的灵魂。


“萧先生,我一直想问你,案发当晚你为什么去了海边?”


“陆侦探,我以为我的不在场证明已经够完善了?而且现在真凶也找到了,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再谈这个话题了?。”


安迷修假笑着,微扬着下巴,优雅地吹散了淡绿色茶水上漂浮着的针状茶叶,抿了口清香的茶水,小指先于杯底触及桌面,没发出一点声响来。


周围的景色变了,从装潢华丽的酒店套房客厅变成了夜空下的露天阳台,不远处的宴会厅里传出男男女女的嬉笑声,钢琴声被人声冲淡了,偶尔才蹦出几个高昂的音节,传入两个依靠着护栏眺望远方的男人耳中。


“这是我出于个人角度所提出的问题,”雷狮的眼睛里闪烁着宛若野兽的光芒,“你就满足一下朋友的好奇心?”


“朋友……么。”


安迷修的眼神中难得透出了几丝柔情来,寒冰有了被消融的迹象,但它们立刻被如墨的黑影所吞噬,没留下一丝一毫的存在证明。


“我想等日出,在都市里可难得能看到如此的美景。”


“没想到你是个有闲情逸致的男人,”雷狮吊儿郎当地灌了口冰啤酒,随性地舔掉了嘴角沾到的白色泡沫,“可惜啊,没能看成。”


“是啊,”安迷修叹了口气,交叉的手指下意识地收紧,“两三点吧,警察来了电话,把我叫了回去,我以为只是小偷入室抢劫,没想到……”


“你怎么可能没想到呢。”


雷狮出神地凝视着空中的皓月,语气很是肯定,安迷修的眼睛快速地眨了两下,他放下已经送到嘴边的杯子,略显讶异地皱起了眉。


“你在说什么?”


“我说,”雷狮笑了起来,陆冕难得会坦率地表露自己真正的情绪,萧子晨不由得晃了神,“你不该早就知道么?毕竟是你亲手割破了他们的脖子,并在他们迎接死亡的那段时间里轻松地进行着你的日出旅行。”


说这话时,雷狮朝安迷修的位置靠近了些,他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神采飞扬地盯着面无表情的安迷修,见对方不对自己的暴言有任何的反应,他兴味索然地撇撇嘴,刚想重新站回原位,一直默不作声的安迷修却忽然动了起来,他狠狠攥住了雷狮的手腕,强硬地逼迫他与自己四目相对。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从一开始,”雷狮凑近了安迷修的耳朵,坏笑着轻声说道,每个字都被他含在嘴里,又软又绵,但又透露着不容置疑的自信,“你一开始拜托我查你妻子的外遇时,我就怀疑上你了。”


“为什么?”


安迷修皱着眉头思考了会儿,实在想不到自己到底在哪个环节出了纰漏,他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骗过了警察,目击证人程宇轩也死了,本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在拘留所里等待审判的替死鬼外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真相,没想到面前这个像狼又像狐狸的男人居然真的识破了他的计划。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你确实有两把刷子,不想问问我这么做的理由么?”


“为……”


雷狮浑身一颤,无声地抽了口冷气,无法顺利地说出剩下的台词,他终于明白安迷修提出和他对戏的真正目的了。


为什么。


他在等他问。


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背叛,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


苦涩的音节卡在喉咙口,雷狮掐着脖子,艰难地呼吸着,等气终于顺平了,他缓慢地转过头,压抑着怒火狠瞪着面色惆怅。


安迷修眉头微蹙时会显得格外忧郁,那样的他显得深情极了,翠色的眼睛仿佛会说话,有着不可思议的摄魂的魔力,雷狮望着它们被抽走了一身的力气,呆愣着注视着安迷修靠近他。


“我知道若是我开口向你解释,你一定不会听。所以我一直在等你开口问,向我发火也无所谓。”


住嘴。


“可我没等到你开口问我,那天你拒绝我的交易时,我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别再说了。


“我开始……怕了。”


安迷修在距离雷狮半个手臂时停下了动作,自嘲般地笑了笑。


“我怕我真的失去你。”


“……太晚了。”


雷狮站了起来,漆黑的影子笼罩了安迷修,他的脸由于愤怒而扭曲了,眼里燃烧着明亮的、炫目的火焰,带着焚尽天地的气势。


“事到如今你还想从我这里奢求到谅解?哈,安迷修,异想天开也要有个限度!我和你结束了!彻底结束了!在你走的那一刻就结束了!”


背部撞上沙发,硬质的边缘恰好砸在凸起的肩胛骨上,可安迷修感觉不到疼,他一滴不剩地接纳了雷狮的滔天怒火,在钻心刻骨的痛楚中惨白着脸握紧了拳头,指甲戳破了皮肤而不自知。


雷狮被安迷修空白的表情刺痛了眼,他一狠心,撩开了后颈的头发,露出腺体上丑陋的疤痕。


那是一块浅褐色的不规则疤痕,代表着他们之间不堪的结局。


“安迷修,别再纠缠不清了。”


雷狮的语气像是在乞求,又像是在命令,他的眼睛通红,里面盛着的并非温润动人的泪水,而是反射着刺人棱光的破碎冰渣,又冷又锋利,在安迷修的心尖上留下数不清的细小创口。


安迷修的表情看着几乎快疯了,他咬着下唇,颤抖着手指朝那块皮肤伸去,在途中被雷狮拍开了,他转而握住了雷狮的手,将他冰冷的指尖贴在自己的唇边,滔滔不绝地轻念着对不起,雷狮强迫自己别找了他的道,抽出了自己的手,冷漠地指着房门。


“我看你也不想再对戏了,你该滚了。”


如果仔细听,能明显听到雷狮藏在心底的动摇,可惜安迷修比他更慌乱,他连自己的情绪都快无法控制了,哪还能察觉得到雷狮的细小破绽。


两人安静地僵持了许久,安迷修先服了软,他不愿让雷狮更加生气,他们俩都太激动了,无论是什么事都不适宜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讨论。


“我今天先走了,但我不会放弃的……雷狮?”


安迷修自顾自地说着,忽然一个温热的躯体倒在了他身边,他愕然地发现雷狮跪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垫眼神凶恶地瞪着那罐空了的啤酒,面色潮红,两颗鲜亮的紫宝石魁丽得令人窒息。


空气里弥漫着威士忌的香气,甜得腻人,引诱着安迷修体内的野兽。


祸不单行。


雷狮在心里咒骂着,他怒视着欲言又止的安迷修,加大音量又吼了一句。


“我让你滚出去!”


安迷修坚定地摇了摇头,把雷狮扶到了沙发上,轻柔地抚摸着他散发着滚烫温度的脸颊。


“我不会再走了。”






tbc.






打小广告:《从零开始的恋爱》预售

评论

热度(2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