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ABO】欲得而甘心35

都不知道:

*西幻AU,骑士安x王子雷


*前文地址: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w;今天忙到飞起


*有包子乱入,注意避雷(哦对了包子名字是维维起的=3=,她叫我说一下)






三十五


 


“雷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那小孩刚到四岁,小手拽着他斗篷的下角,一双眼睛湖水透绿。


 


很像,和那个男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地相似,只有头发的颜色更深一些。


 


“没事,我累了。你一个人出来做什么。”


 


“...呃,我...想来接你。”


 


这是雷狮不擅长的场合,似乎是因为他的生硬,小孩变得愈加胆怯,短小的手指从斗篷上不舍地放下。


 


“唔。”


 


男孩小心翼翼地观察雷狮的脸,然后又有点渴望地看着那只毛绒绒的小兔子。


 


雷狮叹了口气,拎着兔子脖子后的皮毛,一掌托着小屁股放在了安泽尔的手里。


 


“啊。谢谢。”


 


男孩抱住兔子,珍惜地捧在怀里,以为稍微用力这团毛球就会像天空上的云彩一般散掉。兔子使劲乱蹬,还不想就此认命。


 


“我会好好照顾它一辈子的。”


 


男孩笑得纯粹,蛋清般的脸蛋蹭着绒毛,整个人像一只狗崽依偎在雷狮的腿边。


 


雷狮的嘴唇绷紧,心被什么提起来捏住。他使劲抱过去,小孩被勒得发出唔声。


 


这是安迷修留给他的,唯一的宝物。


 


安泽尔在他怀里扭了扭,似乎看不清雷狮的表情。一张小脸撅嘴想了想,然后嘿嘿笑了。


 


“我也想你了。”


 


孩子哼唧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嗅着雷狮身上的古龙水味。他在战火里出生,常年在马背与堡垒上,习惯了硝烟与荒芜的世界。那时候雷狮有机会这样抱着他,把他当成一个小行李。


 


第一次迎来春天,充足的氧气让人困倦,他轻轻地抓住人的衣领,沉溺在一刻的满足里。


 


 


“然后雷纶阿姨和我嗦,能喝凉水才是真的蓝子汉。”


 


“……”


 


开饭时安泽尔打了个小哈欠,向监护人展示自己刚学会的新技能,两只小手捧着铜质的高脚杯,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雷狮嘴角抽搐把汤勺放下,想着雷纶傍晚和他说话时的模样狠狠地眯眼。


 


“别说话,吃干净你盘子里的东西。”


 


“唔。”


 


男孩把憋住话头,拿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花椰菜,圆滑的金属头来回进攻西红柿,红色的小圆球在盘中滚出声音。安泽尔一会偷瞄雷狮一次,然后把自己的眼睛藏在高脚杯后,和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一样。


 


他小心地用西红柿喂了笼子里的兔子。


 


小孩太喜欢那只兔子,甚至洗澡的时候都想带进浴盆。


 


它的脖子上被系上缎带,两只前爪被安泽尔捏着。安泽尔抱着小生命在床上打滚,他只有雷狮的一臂高,比起其他同龄的孩子都要矮小。


 


“不要闹了。”


 


“唔。一定要早睡吗?”


 


“对。”


 


雷狮盖被子的动作生硬,男孩翘起的头发比兔子的绒毛更暖,眼里懵懂的温柔顺着他的动作,流入他枯竭的精神里。


 


人世间最温暖的事物,被一颗小小的心脏裹着,脆弱到让雷狮不敢一手攥紧。他该是一个无所畏惧的男人,正是为了让自己无惧,随时准备失去。幼小的生物正如窗外树上抽出来的新枝,可能只有一个季的生命。


 


“我害怕…又…”


 


男孩的半张小脸露在被子外,小小的手攥着雷狮的食指。


 


他应该安慰他的,字词卡在嘴里,说出来只会是变相的命令。雷狮曾觉得雷铎是个只会拍他脑袋的父亲,而他自己也没好上几分。他没学会过如何为人父母,如同在陌生的异乡,似乎每走一步都是错的。


 


“睡吧。”


 


小孩的眼睑被他的手心盖住,睫毛眨了许多次,终于放开他被抓出汗渍的手指。


 


雷狮躺在隔壁的卧室里,看着比他以前寝室朴素的天蓬。他和安泽尔一样不愿入睡,几乎他睡着都会再见到那个男人。


 


 全文地址




tbc






明天不更,下更周三> <,跑去回回复了 



评论

热度(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