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ABO】欲得而甘心36

都不知道:

*西幻AU,骑士安x王子雷


*前文地址: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有一丢人外,注意避雷




 


三十六


 


“最后的骑士?”


 


雷狮没料到避世的精灵族也有骑士病重度患者。因为二十多年前有吟游诗人以一位骑士为原型编了乐曲,不知道有多少人幻想自己是里面的男主角。


 


“喂,你干嘛去了,不是说一起来的吗?又在路上遇到了什么小姐姐搭讪去了吧!”


 


“可爱的艾比小姐,请你不要误会,在下对美丽的小姐们就像对待美丽的花朵,是心怀敬意地瞻仰。”


 


骑士撩了下自己铁桶头盔外并不存在的头发,身上仿佛掉出星星弹在精灵姐弟的脸上。


 


“呕——”


 


“说真的,在下刚被神婆大人召唤过去,一时耽搁了。”


 


雷狮眯起眼睛,那对姐弟已经“阵亡”了。或许是因为装甲的原因,眼前的男性显得异常魁梧,铁桶头盔的回音粗犷而模糊,让这个精灵男的自恋感格外有杀伤力。


 


“这位就是我的新客人吧?我看看啊……布伦达,阁下?”


 


引路人从囊袋里拿出来一个卷轴,用手指点点自己的铁下巴。站在他面前的是个高挑的人类男性,看衣服的布料应该是个贵族。


 


“要的东西这么多?咳咳,看来有段需要阁下关照了。”


 


“关照?”


 


雷狮用鼻子笑了一声。


 


“我不采用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随从。”


 


他仔细端详铁头盔上面用来视物的缝隙,里面泛着幽暗的光线,什么也看不清。非人形态的种族藏在盔甲里面伪装人类,这种传奇故事他也不是没听说过。


 


“哈哈。在下不是故意的,只是与人有约定。不过不以真面目示人,阁下也是一样吧。”


 


雷狮摸了下自己的面罩,薄得只有一层布,遮到他的鼻梁。五年战争,让他的名字响彻大陆,虽然这点不足以遮盖他的面貌,稍做伪装仍可以省去他许多麻烦。


 


“随你的便吧。”


 


他冷笑一声,他想甩掉谁,轻而易举。


 


清晨雷狮踏雾出发,手套上攥着昨夜用重金买来的地图,曲折的图案绘在羊皮纸上。千年前精灵王去世,人类成了大陆的霸主,为了争夺精灵王遗留在世上的魔剑硝烟四起。魔剑污染的土地对任何精灵族都有极强的危害,大部分精灵就此隐于密林,再没有涉足人类的纷争。


 


精灵的秘境之大,需要一点一点购买情报,他手里的地图只绘有一部分。


 


这片森林比他来时的区域更明亮,落脚时可以依稀听到旁边小动物逃窜进深处的声响。


 


“卡特林区西北走向,长达一千多公里,里面的特产是浮游菌类与以它为主要食物的珍禽。林区中间的湖泊占地……”


 


“你是来当导游的吗?!”


 


雷狮咬咬牙扭头,果不其然后面跟着一个硕大的男性,铁甲映着阳光与旁边绿色的植被,非常地碍眼。男精灵的笑声被闷在金属,饶有兴趣地对着他念起画了彩图的纸卷。


 


“布伦达阁下,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大部分人一辈子都看不到。你看前面的是伞状菌,等我给你摘一颗。”


 


领路人蹦了一下,铁靴咣当,伸手抓住前面漂浮的一块白色,像拽住一只鳐鱼形状的大蘑菇,往人脸上怼。


 


“……拿远点!”


 


雷狮躲着扭来扭去的白色生物,汗毛气得发直,他很少会和卑微的下等人生气,面前的人轻浮的态度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此行的目的。他是那么不顾一切,那么地渴望留下自己仅剩下的一点美好。


 


“再和我说废话,我会像撬核桃一样对待你脑袋上的铁皮。”


 


“呃。”


 


领路人停顿片刻,手里的大蘑菇“咕噜”一声扭走了。


 


“抱歉,实不相瞒,在下做领路人几年,来这里求物的人无疑不被苦恼折磨,我只是想让阁下开心点。是我唐突了,让我给你带路吧,只有地图恐怕要比我引路慢上几天。”


 


“哦?你听好了,你只负责带路,不要当我的累赘。”


 


“在下知道了。”


 


男人笑笑挠了挠头上的桶皮,本来粗犷的声音变得平滑,让雷狮升起怪异的感觉,他扭头前多打量了人一次,没有闲暇多想。


 


 


自从进入这块土地,雷狮的魔力与能量就在被大地缓慢地吸收,精灵的世界万物皆有灵,会吮食周围的魔力。人体抵抗不住这种地域性的魔力外泄,但这还不至于使他停下脚步。


 


第六天了,第五次与那个怪异的男人见面,他不想泄露自己的目的,在求物的名单上加了不少障眼法。狩猎的工作变得异常之多,珍禽异兽,花树果实,都是用自己一双手取来的。


 


雷狮身上的短刀一共七把,在雷霆与电磁的牵引下如飞舞的光片,面前的白豹哀嚎落地,被七道光刺穿,血肉模糊。


 


“布伦达阁下,适当休息下?我看你的眼圈都青了。”


 


雷狮身边一个毛茸茸的绿色海藻球飞在天上,里面传出男人的声音。精灵族传音的法术太过于稀奇古怪,那个铁桶现在不知道在哪处蹲着,绿海藻在他腰间绕了一圈,他甚至怀疑这玩意还能传递画面。


 


“我请你喝黑麦啤酒吧,咱们去酒馆里躺一个下午,效率会更高。”


 


这个导游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不生分了,敬语讲得越来越少。


 


“不要啰嗦了,下一个。阿鲁西斯的獠牙。"


 


他推了下一拳头大的海藻球,软乎乎的。


 


“这一个请务必让我帮你。”


 


“没必要。我说过多少次了!”


 


"...."


 


海藻球叹气,给雷狮引路。


 


不久,他站在一个湖面前,周围反常地安静,没有任何生物的鸣叫,甚至草木都是静止的。


 


"现在做什么?"


 


"等着。务必小心。"


 


雷狮的嘴唇抽搐了下,看着天上的云缓慢浮动。海藻球开始无聊地哼歌,雷狮比他更不耐烦,半个小时过去他的手指伸入水面,一时间雷光铺满深湖。


 


水花骤然炸起,从里面生出头发一样一片黑色。




全文点我






tbc



评论

热度(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