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命中注定 11(娱乐圈ABO)

嘿嘿(º﹃º )姨母笑

梵瑛🌻: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娱乐圈ABO


Alpha安X Omega雷


破镜重圆,狗血,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下一章是揭穿小人阴谋【。】,还有一点糖







11.


酒店并没有提供走廊里的监控录像,负责人很是为难,如果这种专门面对演员明星的酒店的监控可以随随便便地调出,那么他们的生意也算是完了。


凯莉本就没在酒店方面抱多大的期望,她有的是办法从其他渠道获得录像,雷狮对这位女经纪人的手段有所耳闻,对方不明说,他也不会去问,有些事摊明了讲反而少了美感。


雷狮穿着无袖背心,叼着一根冰棍盘腿坐在沙发上,凯莉带着秘密渠道获得的监控录像来探望他时,已经距离雷狮被下药的那天过去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雷狮已经换到了新的房间,比之前的套房小一点,但胜在安静,和别的剧组成员的房间差了整整两层楼,雷狮虽说不是个喜静的性子,但总比他整天出门要面对安迷修那张脸来的好。


翻云覆雨后的第二天,雷狮拖着酸软的腰去了片场,他起得晚了些,抵达时其他的车都开走了,只剩下一辆车还停在酒店门口,他跨上车才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尴尬,不知怎么地安迷修没有和他那个瞧着像没毕业的大学生助理坐一块,而是一个人坐在厢型车的最后排,整辆车都坐满了,只剩下安迷修的身边还有位置。凯莉和赵助理早早地抛下雷狮走了,他一个人挡在车门处,墨镜后的眼里冒着星星点点的怒火,瞪视着冲着他挥手微笑的罪魁祸首。


雷狮接受着整车人不解的注目礼,在副编导急切的催促下咬咬牙坐到了安迷修身边,对方微笑着递给他一个小抱枕,用只有他们俩听得清的音量询问他身体好些了没,雷狮一肘子把安迷修捅开,没好气地靠着抱枕闭上眼小憩。


一路上雷狮都能感受到安迷修热切直白的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游走,他想不注意都难。


那股视线,灼热得令他心悸,像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般切割开了他的层层盔甲,尖峰停滞在他的胸口,若即若离地微微颤抖着。


雷狮皱着眉头,强迫自己清空了大脑,刻意忽视了安迷修,快速跃动的心脏才慢慢恢复平稳。


 


“喏,画质有点糊但不影响观看,”凯莉将笔记本推到雷狮面前,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调这玩意稍微花了点时间,最近公司在忙着做你新专辑的最后工作,我也跟着忙,这两天才有空过来把这个给你。”


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鬼鬼祟祟的助理抱着几瓶啤酒钻入了他的房间,半分钟后他从房内伸出一个头,贼头贼脑地前后观察有没有人路过,确认无人后他小跑着离开了,踉跄着摔入了自己的房间,磅地一声砸上了门。他的举动实在是太可疑了,就差把做贼心虚四个大字写在脸上。


“查得到他是谁的人么?”


“查了他的资料,”凯莉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张文件纸,“他以前是我们公司另一个艺人的助理,工作态度挺认真也不惹是生非,丹尼尔才敢把他调来你身边。别的没查出来,倒是发现了件有趣的事。”


“什么?”


雷狮兴味索然地翻阅着资料,嘴里喊着一块冰口齿不清的说道。


“他和夏苒是高中同学。”


雷狮手上的动作停下了,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冰冷,融化了的糖水在冰棍前端凝聚成一滴接近圆形的水珠,伴随着雷狮手腕的颤动,失去了附着点,在空中被重力揉捏成不同形状的椭圆,最终落入了深色的地毯里。


“……是雷宸?”


雷狮的语气很危险,他手里的白纸被揉得皱巴巴的,连带着略显青涩的助理的照片也变了形,青年的脸变得无比狰狞,冲着雷狮诡异地笑。


“不确定,不排除是夏苒自作主张的干得好事。不过有一点能确定。”


“他知道我是个Omega。”


凯莉点了点头,雷狮把面目全非的文件丢回桌上,阴沉着脸吐出一口恶气。


“他既然有胆子背叛多年的老东家,也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丹尼尔已经帮你在找新助理了,这段时间你再忍忍,我下次过来一定帮你解决这破事。”


凯莉嘲讽地看着笔记本里的画面,短短的视频再次从头开始播放,小助理贼眉鼠眼的样子瞧着可笑极了。


“这笔账我先记夏苒头上了,”雷狮支起胳膊撑着脸,嚣张地把腿翘上茶几,砸得玻璃砰砰响,“如果他背后是雷宸,狼狈为奸的东西一个也跑不了。”


“我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既然有胆子惹到我头上,就等着吧。”


 


“五分钟后重新开机拍摄!雷狮和格瑞准备!”


雷狮勾着领口拿着把扇子毫不顾忌地朝里面扇着风,安迷修看着他大胆的动作只觉得心痒难耐,他舔了舔嘴角,尝到了一些绿豆汤残留的甜味。造型师看着雷狮湿透了的衬衫,无语地摇了摇头,把雷狮拽去仓库里塞给了他一件替换的戏服,雷狮也不避讳,干脆利落地脱下了有些透肉的黑衬衫,造型师是个妹子,她打量着雷狮白得发亮的肤色和肚子上垒块分明的腹肌,在心里给这位小天王打了满分。


赵助理趁着雷狮整理领子,偷偷扫了一眼他的后颈,却惊愕地发现不仅没有伤疤,连临时标记的牙印都没有。


他这才敢肯定自己之前的计划失败了。


“你晚上七点记得来我房间一趟,”雷狮忽然开口说道,助理被他吓得浑身一哆嗦,“凯莉今晚要过来,有新任务要和你说。”


“好的,”赵助理小心地接话,“啤酒还是老牌子?”


雷狮瞟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他转过头去,嘴角的讥讽的笑再也掩饰不住。


拍摄过程十分顺利,休息了半小时后格瑞和雷狮的状态都恢复了,导演没有喊停,一条一次拍到了最后。接着后勤人员们马不停蹄地将拍摄器材搬入仓库,准备拍摄今天的最后一条,这一天实在太磨人了,每个人都想快点结束回宾馆享福。


雷狮接过助理递来的干爽毛巾,擦了擦脖子上薄薄的一层汗水,阳光变得弱了些,照在身上不再像之前一般烤得人皮肤发烫,他走回遮阳伞下,安迷修朝他走来,手里还端着最后一碗绿豆汤。


“你还要么?最后一碗。”


雷狮白了他一眼,但到嘴的食物没有不吃的道理,他从安迷修手中夺过塑料碗,仰起脖子喝了一口,细腻的绿豆沙混合着清爽冰凉的糖水卷入口中,绵柔地滑入食道,留下一串微痒的舒爽。


就在这时,一股热潮轰然雷动,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雷狮瞪大了眼,捏着透明塑料边缘的手指第一指节涨得通红,他黑着脸把绿豆汤塞回安迷修怀里,疾步走向一旁的小树林。


安迷修目送雷狮消失在茂盛的树林间,他转回眼珠,恰好与雷狮的助理撞上了视线,不同于有些惊慌失措的小助理,安迷修大方地微笑着,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低着头的助理便匆匆离去了,安迷修立刻撤下了脸上的礼貌笑容,冷眼看着那人透露着心虚的背影,一口喝干了剩下的绿豆汤。


……甜。


雷狮靠着粗糙的树干,干吞下了一片急救用的抑制剂,药片在舌根黏住了,苦得他没忍住轻咳了两声。他没料到自己的发情期会提早到来,或许是那不知名的类似催情的药剂紊乱了他的信息素,导致了发情期提早了不少,打乱了他的计划。


闭着眼等待着药效发作,雷狮把药盒捏得咔吧作响,眉头紧蹙着,像是在苦恼些什么。


最后一场戏的拍摄是整部电影几大高潮点之一,编剧本人也在场把关,他半蹲在主摄像机后屏息凝神地看着画面里安迷修与雷狮看似云淡风轻实则火花四溅的唇枪舌战,他无声地默背着两人的台词,一会儿皱起眉头,一会儿倒抽一口冷气。


站在废墟内的两人正在飙戏,整个片场鸦雀无声,只有机器的轻响回荡在空荡荡的仓库里。如果还在过去,在场绝对没有一个人会相信雷狮的演技好到能与安迷修相提并论,但经过了半个月的相处,没有人在对这位偶像出身的明星有任何偏见了。


雷狮实在是近几年来最令人惊艳的明星之一,他有着极为出色的外貌以及锋芒锐利的性格特色,这两点本就足够让他在这个圈子内站稳脚,但他却还不满足于此,单人专辑横扫国内外音乐榜单,巡回演唱会一票难求,他从不假唱,舞蹈动作干净利落,每一场演唱会都有着能令粉丝为之骄傲的水平。


而这么一个罕见的实力派音乐人,居然在演戏上也有着惊人的天赋,怎么能令人不惊叹呢?


“OK!过!”


现场的剧组人员们爆发出一阵欢喜的声音,雷狮暗暗松了口气,他瞟了眼安迷修,在走过他身边时细不可闻地轻语了一句。


安迷修惊讶地回过头,雷狮并没有理睬他的意思,说完便走了,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对着导演挥手,自信地笑着问他自己的表演过不过关,回答他的是一个大拇指和爽朗的大笑声。


安迷修站在原地,欣喜若狂地回味着雷狮刚才的话,无法控制的笑意爬上了他的嘴角。


十点来我的房间,上次你说的交易,我换主意了。







tbc.






打小广告:《从零开始的恋爱》预售

评论

热度(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