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凹凸重案组

Kiliny麒堰君:

案件归档


【五尸案】


【校园惊魂】


————————————————


【绾色密室(2)】


 


带血泥土一袋袋被倾倒在实验台上,佩利气得想头发都揪掉两把,不停围着实验台兜圈子。


 


“别转了别转了。”帕洛斯实在忍不住去握佩利的肩膀把这个多动症儿童摁回痕检科室外座位上,“烦不烦,不就是DNA检测,进重案组以来,老大不都是让我们过三班倒吃开水烫白菜作料方便面汤的日子,转什么圈……还不习惯?”


 


“喂喂,造谣啊。”雷狮手里物证袋平举作势要扔,“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只吃开水烫白菜,五尸案完结那回去饭店庆祝,龙虾肉数你两吃的最多。尤其是帕洛斯,你把我整瓶95年藏货都喝完还好意思喊虐待。”


 


“人干事啊老大?!上次是床单这次是土,都是这么细细碎碎的东西,警局还不给加班费,人权呢!”佩利气得连炒菜附送的方便筷子都叼不住,还被帕洛斯犬口抢食顺走了鸡腿。


 


“赶紧吃完做检测。”雷狮把可乐瓶拧开递给一边坐着啃外卖里炒胡萝卜配菜的安迷修,“今晚不加班明天事更多,卡米尔带着小情人都已经去解剖室拿那两半头颅去做尸检了,金和格瑞也还待在现场那边布控喂蚊子,就你们还在皮,几岁啊你们。”


 


“我还是个孩子,老大你心疼心疼我。”帕洛斯对雷狮挤眼睛,“人家刚三岁。”


 


“太娘,没你这样的孩子。”安迷修都被帕洛斯逗乐忍不住开玩笑,“赶紧吃饭,我待会和雷狮一起去解剖室那边盯着,明早大家都早点起来,我们再去一次AT,这个大学怎么回回凶手犯案不是停电就是监控报修。”


 


嘴撅得快能挂上油瓶,佩利咬着火腿肠挂在帕洛斯身上闹小孩脾气,被帕洛斯十分无奈的揉了好几把金灿灿的头毛。




而此时。


 


“你说不说。”


 


与痕检科室那头欢乐气氛完全不同。


 


卡米尔双臂支起狭小空间,距离过近,埃米似乎能感觉到对方手掌热度借由发丝末端传导到他身上。死咬牙关,埃米愤愤抬头看向卡米尔那双大海蓝眼睛道:“我死也不会说,这关系到我老姐是否能活下去。”


 


“你不告诉我,艾比迟早会死。”


 


略微偏头躲过和猫咪一样胡乱挠人的爪子,卡米尔有些恼火,趁其不备捉住埃米双手锁按在对方头顶,指腹磨蹭过腕部脆弱虎口,威胁意味极为明显。


 


“我不希望我大哥因为这件案子出事。”


 


“我也有亲人,我不会让她死。”澄澈天空撞入深邃的大海,氧气交缠,埃米眼中充斥不服输和焦急产生的恼怒,气鼓鼓地又毫无威胁地样子在卡米尔眼中和亮着爪子没法挠人的猫咪没什么区别。


 


有点意思。


 


卡米尔抿了抿唇,猎手在猎杀猎物前总是紧张而又期待,肾上腺素蒸发干身体每一寸水分,他忍不住用唾液润湿唇缝。


 


“第一次见到我,当时你刻意露出那张传单,就为了引起我的兴趣,把我的思路往发现关键线索上引。”卡米尔半张脸隐在红围巾中,“纸杯当时就剩那么些水,要震翻太难。我找维德调查过你们的档案,你们一直都和安迷修很熟,为什么那天安迷修和大哥去你们学校时你不在学校等着他们,而是来警局非要来重案组报案,还刻意绕过金和格瑞直接找上我。不过不得不夸赞你演技不错,装作不小心撞在我身上,我都快相信你是真的无意了。”


 


埃米此时反倒看起来镇静许多,道:“安大哥没法帮忙,我需要更加冷静不带私人感情、拥有更强判断力的人。”


 


“你和其他学生动作完全不一致,对比校内学生依赖校园大钟,你更依赖手机时间。”卡米尔伸手触向对方放手机的衣兜,“你一定有很长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待在学校。我不相信会有一个考上985重点大学的学生会‘出逃’,你不熟悉学校时间,编造你姐姐失踪时长的谎言,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的手机显示时间直至目前为止一直都和我们差两天,但时长的改动一直跟着学校时钟走,你密切关注着学校时间,但日期没有改变,你无数次在我和你独处时打开手机,经常看着手机时间显示什么都不做,就是为了让我察觉到时间不同。”


 


“没错,我是想让你注意到。”埃米点头算是确认了卡米尔的猜测,“你应该也猜到了我这么做的理由。”


 


“你做得太明显,想不发现都难。”卡米尔突然笑起,“全校师生并不是睡了一晚,而是将近两天,对吗。”


 


“聪明,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埃米不耐烦地扭动手腕,“我会把目前为止我了解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你。”


 


 








——————————————


弟弟们为了保护亲人,以最坚强的姿态开始对决


埃米承载的比想象中更多



评论

热度(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