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凹凸重案组

开始方脏

Kiliny麒堰君:

案件归档


【五尸案】


【校园惊魂】


————————————————


【绾色密室(4)】


 


“你相信他?”另一个金挑眉看向身边行走的黑发法医,“如果他欺骗我们?”


 


“从微表情和细节动作上看,他没有说谎,更多的是对于和我们坦诚相对的紧张感。或许可以尝试相信一次,我需要找到AT传说中的密室。”


 


金发掩盖下的蓝色双瞳逐渐浸染上更多血色,卡米尔感受到身侧行走的人脚步愈加不稳,摇摇欲坠,他急忙伸手去扶。


 


“你还好吗,金要苏醒了?”


 


“是啊。”另一个金使劲按压自己太阳穴,“小朋友毕竟还是这具身体主导人格,可惜了,我还想去找找那个密室。我自己开车回去找格瑞,身体如果不是晕在格瑞身边,金会起疑心。卡米尔你带他去AT,他目前是你的合作者,注意点别让你大哥发现。”


 


“希望你保持缄默。”


 


一直跟在身后的埃米突然出言提醒‘金’,‘金’扭头去看,发现他双手环抱,呈现人类惯有的防御姿态,不由发笑道:“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食言,卡米尔把车钥匙给我。”


 


“我们也上车。”


 


虽然已经进入夏季,但夜晚依旧带着诡异的凉意,卡米尔裹紧围巾,拉开车门让埃米先进入车内。


 


“其实你不用提醒也可以。”黑发法医对副驾驶上的人说。


 


“理由?”


 


“金的两个人格并没有交融。”卡米尔食指敲打方向盘,“他的潜在人格可以透过主人格观察所有事物,能出现的时间却很少,大多是主人格情绪过于激动或者过于劳累情况下,能让这个‘金’在这种时段下出现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在AT的金看到了什么,因为刺激或惊吓导致这个‘金’出现并且急于找到你确认他的想法。可惜的是我和‘金’简短谈过,他也不知道主人格发现了什么就产生了交替。”


 


“你觉得他会发现什么。”


 


“我也想知道。”黑发法医发动汽车隐入夜色,“至少我不放心大哥直接进入AT,金和格瑞的调查范围一般是刚发现尸身的地点,或许金在那看到一些能让他产生过激反应的东西,导致主人格暂时沉睡潜在人格暂时入替……希望对案件有关,并且在合作之前,我需要确认你提供的线索的真实性。”


 


此时的二楼,那对绛紫色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们所有的行动。




“安迷修,他们走了。”




目送卡米尔开车离开警局,雷狮靠在窗边有些想叹气。


 


“儿大不中留?儿大十八变?心高意志远?”安迷修忍不住笑出声,“总要把他放出去的,你不可能关着他,喏先喝点水,准备一下待会尸检。既然卡米尔不想让你知道,那就干脆装作不知道就好,不要给自己自寻烦恼。”


 


“我不觉得这个埃米可信。”雷狮摘下头巾去穿解剖服,“AT问题越来越大,我们要查的案子越来越多,而且金的突然转换让我很担心卡米尔的安危。”


 


“不管案件有多少,我们目前首要是解决碎尸案。”


 


温热手掌握上雷狮肩膀,安迷修勾着对方给了一个不带情色意味的亲吻,双唇一触即分。


 


“长太高就是不太好。”重案组队长砸吧嘴,“我感觉这么接吻脖子酸。”


 


“得了便宜还卖乖。”雷狮挑眉,详装恼怒给安迷修一拳,拎起物证袋往解剖室里走。


 


安迷修被雷狮这个反应整得有些懵,担心恋人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闹腾而生气,立刻耷拉下不存在的尾巴跟上恋人的脚步。


 


“行了行了别这个状态。”雷狮被他可怜兮兮的姿态弄得有些心虚,“去换解剖服,过来给我打下手,卡米尔不在就将就使唤你,佩利和帕洛斯指望不上,两个幼儿园小孩进来就是帮倒忙,你别给我添乱。”


 


“哪能啊,我这就去。”


 


好不容易赶走牛皮糖,趁安迷修去换衣服的时间,雷狮端起那一块后脑勺部分仔细观察。


 


佩利的DNA检测可以清晰鉴定出这两个半块头颅属于谁,面部被损毁的女性和碎尸案中发现的女性脏器碎块DNA比对一致,可以确认是同一人,而剩余后脑部头颅的是冼光念。


 


“女性苦笑面容是冻死,这个你和我说过,那么冼光念呢,死因一样吗。”安迷修穿好解剖服返回,因为并不是法医专业,他不好直接去接触头颅,只能等雷狮反馈结果。


 


雷狮在摇头,放下手中破损的女性面部对他说:“冼光念那半块后脑勺上又没有维氏斑……知道维氏斑么,维什涅夫斯基氏斑,低温下腹腔神经丛致使肠胃出血痉挛,毛细血管扩张,血管通透性变化,出现小血管或者毛细血管应激性出血。冻死尸体胃粘膜出血斑点沿胃壁血管分布且颜色较深,且有胃粘膜糜烂,这是后脑勺又不是胃囊,不好判断是否冻死,我需要解剖。”


 


 


                                        








————————————————


下一章是来自雷狮选手的专业术语合集x





评论

热度(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