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命中注定 23(娱乐圈ABO)

梵瑛🌻: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娱乐圈ABO


Alpha安X Omega雷


破镜重圆,狗血,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中间有一段啥也不是的放不出来,走外链吧






23.


“安迷修——”


“来了来了。”


安迷修无奈地拿着吹风机走到雷狮身后,刚洗完了头的少年叼着还剩下三分之一的冰棍,脖子上搭着块白色的毛巾,就这么垂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专心致志地握着手柄玩游戏。


“这点小事就不能自己干么?”


“昨天的跳舞比试是你输了,难不成安迷修你想耍赖?”


雷狮咬着木质的冰棍棒,浅色的木棍沾满了融化的糖水,最后一块浅蓝色的冰酥贴着他的嘴唇,趁着交接任务的空暇,他腾出一只手捏住黏黏湿湿的棍子,一口吞下即将滑落的冷饮,一股寒流由尾骨游上,雷狮蹬着脚试图缓解冷感带来的冲击,安迷修手下的脑袋左扭右扭,害得他好几次将吹风机的塑料嘴撞上了雷狮的脑壳。


“你别乱动,”安迷修一把按住雷狮的头,半湿的发丝从他的指缝间流过,“撞到脸了怎么办。”


听了这番话,雷狮总算是安分了点,他将沾满了糖水的手指伸入嘴中用力地吮了吮,匆匆抽了张纸擦干净后迫不及待地重新拿起了手柄,享受着安迷修的吹发服务。


从高处看,雷狮的发旋能看得一清二楚,明明脾气那么差的一个人,发质却又软又细,摸上去的手感棒极了,安迷修嗅着熟悉好闻的柠檬香,询问雷狮喜不喜欢他新买的洗发露。


“马马虎虎吧,”雷狮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躲过怪兽的全力一击,“闻着有点像隔壁那个傻子的信息素味,总让我联想到他,所以不算喜欢。”


隔壁的傻子指的是当年领头欺负安迷修的金发少年Kelvin,他前段时间刚迎来了第二性别分化,成为了一个拥有着青柠味信息素的Alpha,他是同批次的练习生里年龄第二大的,而最年长的安迷修已经过了十七岁生日,照理来说早该分化了。


去医院看了医生,经验丰富的老医师笑着摸了摸有些忐忑的安迷修的手背,告诉他不用担心,是因为小时候长期营养不良,才致使性别分化较同年人较晚。不过只要在十八岁前分化都是正常的,虽然大部分青少年都会在不到十七岁时分化,但这种事还是因人而异,不需要过分担心。


“那我下次换一种买,”提到那个人,安迷修不由得皱起了眉,“说到他,雷狮你有没有觉得他最近不对劲?那天在练习室倒下后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明明我们两组都临近正式出道日了,他又是团体的C位,怎么最近像个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


“不知道,”雷狮终于玩够了,抛下手柄去拿沙发上还没拆包的薯片,“前两天我走在走廊上,他低着头冲过来撞到了我的肩膀,按他之前的尿性非得和我吵上一架才正常,结果他只慌慌张张看了我一眼,惨白着脸跑了。”


“有点蹊跷啊……”


安迷修卷好电线,绕过沙发坐到了雷狮身边,柔软的布垫子朝下塌去,雷狮低头玩着手机,一歪身子靠在了安迷修的肩膀上,棕发的少年呼吸一滞,僵着身体缓慢地扭过头,坐没坐相的小少爷的手背与他紧紧相贴,只要微动一下手指,就能将他葱白的手握入掌心。


目光来回地扫视着雷狮的鼻梁至唇峰的蜿蜒弧度,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狠下心来将对方无情地推开,雷狮没料到安迷修会推他,一脸迷茫地倒进靠垫里,他有些不解地用腿踹了踹安迷修的手臂,赤裸的脚掌贴在了隆起的肌肉上。


安迷修一个激灵,猛地站起,膝盖撞在了茶几的边缘处,他疼得直抽气,不理睬背后传来的呼唤,一瘸一拐地跑回了卧室,雷狮举着一片薯片放在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用还残存着甜味的舌头扫干净嘴边的粉末碎屑。


“怎么安迷修也有点奇怪。”


安迷修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两只脚荡在床外,他的脸热得像在发高烧,背后糊着一层薄汗,心脏里装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两条柔软的长耳朵蹭过心脏内壁,有力的腿不断蹬踹着心脏瓣膜,一下又一下,回响重得令他难以呼吸。




一个spring梦【。】




组合临近出道,公司上下都忙的要死,两个少年没了管束,享受起了珍贵的清闲。雷狮塞着耳机听着他们的出道曲,穿着短袖短裤站在镜子前随性地跳舞,嘴里象征性地哼着歌词,白色的耳机线晃来晃去。安迷修捧着手机坐在墙角,时不时做贼心虚地抬头,确认雷狮是否还保持着背对着他的姿势,手机屏幕的亮度调得很暗,几乎要把脸贴在上头才看得清字。


做了对象是同性好友的春梦,请问我这是怎么了。


前排的网友刷了一大排喜闻乐见与在一起,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当事人急得满头大汗,颠三倒四的把他和雷狮的关系草草讲了一遍,手抖打了一堆错字。他撒谎说自己和雷狮是同学,对方长得很好看,两个人过去是冤家,前段时间终于成了好朋友,现在做了这种梦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在和他相处下去,所以才来上网求助。


安迷修当天捧着手机几乎用光了电量,也没能从乌泱泱的看热闹大军里获取哪怕一条有用的建议,他瞪着满屏幕的你恋爱了,仰起头赌气似的吹起额前的发束,完全不肯接受他们的说法。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和雷狮是朋友啊。


恰好雷狮跳腻了,撩起T恤下摆擦汗,安迷修瞬间抬起头,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了,引起了雷狮的注意,他一边灌水一边瞅着安迷修,用鼻子发出困惑的声音。那句你喜欢他在脑海里兜兜转转,盘旋缭绕不散。


……大概、也许、可能……搞错了吧?


 


动摇纠结了好几天,青春期少年的心思剪不断理还乱,安迷修现在都有些不敢直视雷狮了,怕心底的胡思乱想被对方从眼睛里瞧了去。他依旧觉得自己只是荷尔蒙骚动,身边又没有其他的对象,梦里才出现了雷狮,但他又不敢仓促地下定论。


一个细不可闻的声音不知疲倦地否决着安迷修的自以为是,即使他睡着了,那个声音也不会停下,一遍遍用坚毅的、不容置喙的语气控诉他。


你个胆小鬼。


安迷修在被子里捂得自己快要窒息,才将脑袋钻出来,吸上两口外头的凉爽冷气。


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雷狮似乎在和几个人争执,听声音像隔壁房间的练习生。安迷修疑惑地直起身子,脚刚踩上拖鞋,一个与安迷修关系不算很差的少年丢魂丢魄地冲了进来,磕磕巴巴地大喊道:“安哥!帮帮我们!Kelvin出事了!”


雷狮跟着冲了进来,面色略显不悦。


“怎么回事?”


少年咬了咬下唇,声若蚊蝇地憋出几个字来。


“……他其实是个Omega,被公司发现了。”





评论

热度(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