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无处可藏(4)

葱☆:

原作向,镜头之外的故事


隐约的双箭头,HE


前文:1  2  3




第四章:亮晶晶的小危险


 


       身体接触的地方,脖颈,胸膛,小腹,以及交叠的双腿,热量正源源不断地隔着衣服透过来——他几乎将他抱了个满怀。安迷修愣愣地看着身上的雷狮没有动弹,他刚从噩梦脱离,混沌的大脑勉强运转出两个结论:坏消息是他们的动作太过糟糕,好消息是雷狮暂且没有恢复意识。海盗正皱着眉头,气息有规律地喷洒在骑士颈侧,安迷修低着头屏住呼吸,下一秒却一把推开了倒在身上的人。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雷狮,快醒醒。”


 


       雷狮没有说话,也没有睁开眼睛,反常而罕见地维持着一个安静的姿态,就这么被绿眼睛的骑士一把掀翻在地。他的黑发乱七八糟地翘起来,头巾也皱巴巴地铺在了地上,像两条蔫了的白菜。安迷修坐起来,盯着摔在地上的雷狮,吐了口气,终于彻底从那个昏昏沉沉的噩梦中恢复了过来。短暂的应激过后,他意识到自己这么做好像有点违背骑士的原则——无论本质如何恶劣,雷狮现在的身体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而他不该对着孩子这么粗暴。


       然而雷狮对这一切却毫无察觉——只有外表回到幼年的海盗闭着眼睛侧卧在地上,脸颊上的软肉都被地板压出了鼓鼓的一坨;他的眉毛虽然紧皱着,神态却远没有长大后那么凌厉,倒像是一个真正的被噩梦困扰的乖孩子。安迷修盯着雷狮,心情复杂地凑过去,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天地良心,在雷狮清醒的时候他是绝不会这么干的——雷狮的脸很软,好像他的心肠也有这么软。但安迷修知道这都是假的,因为雷狮无疑是个铁石心肠的大麻烦,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之后。


 


       而他现在就应该立刻唤醒这个大麻烦。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用力拍了拍雷狮的脸,重复道:“醒醒!”


       地板上的大麻烦闭着眼睛,不为所动。


       怎么办?安迷修想了想之前终端上查到的雷狮的个人爱好,试探道:“……休息区的烤串店铺大甩卖了?”


       ……地板上的大麻烦动了动眉毛。


       有希望。安迷修受了鼓舞,再接再厉:“听说烤串啤酒全都买一送一!”


 


       ——雷狮倏地睁开了眼睛。


 


***


 


       骑士严肃地告诉了海盗他醒来的原因。


       “……去你的。”雷狮拒绝承认自己被这种智障的理由唤醒。


       “真的。”安迷修却板着脸,一本正经道,“你还差点流口水了。”


       ……真的假的。海盗将信将疑地背过身去,偷偷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什么都没有。“滚。”他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愤恨地憋着气,捏着拳头决定等恢复原状之后就把安迷修给锤了。


       正义的骑士憋笑,雷狮变小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很难用真正敌对的态度去面对他——孩子的外表实在是太过有力的武器——不过,像这样进行从前没做过的小幅度战术骚扰,安迷修倒是有点乐在其中了。


       “……我看见你笑了,安迷修。”雷狮咬牙切齿,面无表情,“出去之后你给我等着。”


       不错,秋后算账,他雷狮最为拿手,不过那都是从副本出去以后才应该考虑的事情。现在,还是通关副本最为重要。


       这么想着,雷狮终于站起来,一边驳斥自己的警戒心和心智怎么都在下降,一边仔仔细细地观察他和安迷修现在所处的环境。


       然后追逐自由的海盗微微睁大了眼睛——这是……


 


       安迷修和雷狮正身处一个封闭的房间,房间很大,四周没有看见门,靠左的墙上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窗户上罩着深紫色锦缎的窗帘,正严丝合缝地拢在一起,不露一丝空隙。房间唯一的光源是正上方一盏硕大的灯,安迷下意识循着光抬头看,猝不及防被映了满眼雷电似的蓝。他低下头,谨慎地闭了闭眼睛,待那些光斑从视网膜上褪去后,才发现雷狮竟然前所未有地盯着墙壁发起了呆。


       “怎么了。”骑士上前一步,皱着眉头问道。


       “……没什么,想一些事情。”海盗很快恢复过来,大步走到窗边一把掀开了窗帘——果不其然,窗外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并没有更多的风景。他定定地对着满目黑暗看了片刻,才重新拉上窗帘,转过身面对满头问号的骑士。


       “我们还在副本里是吗。”安迷修问,雷狮的反应有些奇怪,他很明显知道些什么。


       “不错,我们还在副本里。”雷狮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而且这里是我的房间。”


 


***


 


       安迷修没有说话。


       “这里是我的房间,过去的房间。”雷狮重复道,轻车熟路地从角落里拽出一张雕花的椅子,坐了下来,“但我们也的确是在副本里——这么说吧,副本在这个有限空间里复制了我过去的房间。”


       “……原来如此。”骑士有点吃惊。他点点头,也找了张椅子坐下,正对着海盗在幽暗中泛着光的眼睛,牛头不对马嘴地问道,“这么说,你也做梦了?”


       雷狮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错,之前失去意识的时候,我的确模模糊糊回忆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副本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扫描了我们的记忆,借此复制出相同的环境。”他嗤笑一声,瞥了眼安迷修,“这次轮到我,之后应该也会复制你记忆中的场景吧。”不过是区区大赛,却贪婪到连参赛者的记忆也要掠夺吗?雷狮想,果然是一如既往的恶心。


       ……扫描记忆吗?这次亏大了。事已至此,安迷修盯着面前的小一号雷狮,只能无奈道:“大赛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笑话。”雷狮却不屑,“大赛里什么地方没有。


       “……”


       “要我说,创世神就是个恶劣的混蛋。”海盗头子皮笑肉不笑,“而我们不过是玩具而已。”


       “……也是。”听到这里,安迷修叹了口气。


       雷狮得到了宿敌的赞同,不由略带惊奇地看着他:“稀奇了安迷修,我还以为你会教育我说不要妄议神言。”


       “不,雷狮,来参加凹凸大赛的人,当然或多或少都会对神的安排感到不满。”安迷修严肃起来。他眯起薄荷色的眼睛,收起了轻松的态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字一句道:“相信我,我对他的恶感不比你少多少——对现在这个世界,现在这个宇宙,我真的十分不满意。”


 


***


 


       短暂的沉默过后,两个人又一齐站了起来。总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办法,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不知道规则,也不知道目标,甚至连自己下一步该干什么都还不太清楚。无论如何,要通关副本,他们还需要搜集更多的信息。


 


       安迷修走到一个古怪的陈列架前,端详着上头那些精美的木纹和雕花发起了呆。他认得这种木料,稀少而昂贵,整个宇宙也只有一颗偏远星球的几座岛屿上出产。然而在这里,副本复制出的雷狮过去的房间里,这种木料却被毫不吝啬地放置了一大块——面前的陈列架没有拼接和粘合的痕迹,分明是由一块完整的巨大木料镂空而成。而匠人们如此大费周章,最终却只是为了制作一个孩子房间里放置玩具和摆件的陈列架。安迷修回头瞥了一眼雷狮,第一次意识到这个无法无天的宇宙海盗身份很可能不一般。雷狮究竟是什么人?某些星际财团的继承人?亦或是某些强大星球的皇子?此外,拥有这样生来崇高的地位,雷狮又为什么要自甘堕落,跑去做了刀口舔血的宇宙海盗,乃至最终沦落到参加百死一生的凹凸大赛呢?他所追求的,所渴望的,难道和他一样,是任何权势与金钱都无法换取的吗?


       安迷修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又更不明白了雷狮一分。


 


       “找到了。”雷狮的声音从一张轻柔的帷幕后传出来,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绪。他转过身,看见雷狮从一个堆满杂物的角落钻了出来,眼睛发光,脸上汗涔涔的,手里却拿了两样东西——一块刻着字的石板,和一个闪耀着璀璨银光的“沙漏”。


       “这是什么。”安迷修指着那个沙漏。


       雷狮却没理他,一屁股坐上铺着刺绣桌布的矮方桌,自顾自介绍了起来:“这是我们需要的规则,上面说两名参赛者同时拿着才能阅读,我就先没看。”他把那块石板重重拍在桌子上,哼了一声,才又拿起那座沙漏,动作轻柔到古怪,“这个东西你应该没有见过,是雷王……我家乡特产的‘星漏’。”


       安迷修假装没听见他暴露的个人信息,虚心发问:“什么是‘星漏’?”


       “故名思议,用银河系里某种自发光的特殊物质制成的星尘沙漏。”雷狮双手捧着那个发光的小东西,脸色却不太美丽,“不过,它和一般的沙漏不一样,它的本质并不是那种粗略古老的计时工具。”


       安迷修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说?”


       “原理我就不解释了,总之,这个星漏,当上面这些闪光的小东西全部落到下面之后……”


 


       雷狮面无表情地抹了抹脖子。


 


       “就会爆炸。”




-tbc-




安迷修:意外发现宿敌的身份非富即贵,心情复杂。


欢迎评论~






广告TIME:《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绝赞抽奖预售中



评论

热度(1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