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雷安/娱乐圈ABO】逆光而生 最终章

辰溪:

非常感谢大家几个月来坚持不懈的支持!


逆光的正文就到此结束了~


最初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没有想过会写这么长,这么多情节。


但是写到最后,文里的每个人物,每段剧情都像是顺理成章地铺开,让人不忍心从中打断。


总之话唠星人一不小心就写了这么多,不过就像文里写的那样,故事并没有从这里结束,他们的幸福正要开始。


然后关于雷教主和安侍卫的故事,应该会收录在本子的番外小册子里。不用担心,本亲妈从不BE,这一对也会有一个幸福结局~




第二天的正式演出是在晚上的八点。但是从早上八点就要开始进行最后的排演和准备。安迷修他们中午到达会场的时候,经过彻夜不眠的抢工,舞台已经完全搭建完毕。昨天他们在彩排的时候已经被舞台的规模和布置惊吓到,今天再看完工后的舞台,比昨天更令人惊艳了。


下午一点的时候还会有一场预演,接着就是正式演出了。


安迷修注意到舞台后方比昨天多了一个升降台,他记得他们昨天排练的演出流程里好像用不到这个道具,为了慎重起见他还是找来现场导演询问了一下。


“那个升降台?哦,对,是另外加的,是嘉宾出场时要用的,你不用在意那个。”


导演故作轻松地拍了拍安迷修紧张得有些僵硬的肩膀:“昨天排练都很顺利,不用担心,再红的明星都有第一次的,一回生二回熟嘛。”


安迷修原本确实有些紧张,但被他这样一调侃也就放松下来。整场演唱会其实安排给嘉宾的时间很少,只有两首歌的串场时间,不过对方是一线当红歌手,有这种特殊待遇也是应该的。


到了下午的预演时,安迷修基本上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嘉德罗斯他们的表现也很好,整个预演过程非常顺利,一些拿到内部票的粉丝下午的时候就陆续入场了,网上的预热宣传已经带起了不少热度,各个直播平台上的在线观看量都在陆续攀升,照这个势头,晚上演唱会正式开始的时候,在线观看量能超千万。


如果说网络数据不能说明问题,那么这次演唱会的上座率也足以说明安迷修他们早已经不是网红歌手了,他们能够带动真实人气,这一点一旦得到广告商的认可,将来会有源源不断的优质资源找上门来。


正式开演前,不少网络平台的记者已经率先进入后台开始采访。虽然是群访,但记者一般很少会去招惹嘉德罗斯,圈内人都知道这个金毛小子特别难搞,说他恃才傲物也罢,目中无人也好,总之采访的时候尽量少跟他周旋,因为那完全是浪费时间,至于雷德和蒙特祖玛,一个是废话太多从来说不到点子上,另外一个基本不说话,回答提问都是以啊,哦,嗯这样的单音作答,幸好他们之中还有一个安迷修既温柔又谦和,不管多冒失的问题也会耐心解答,所以这次群访他几乎就成了‘众矢之的’。


尤其大家都在猜测,雷狮会不会在这次演唱会上有什么大动作。


“求婚的事吗?哈哈,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安迷修到现在连雷狮的面都没见到,说不失落肯定是假的,可是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又不能表现出一分一毫,哪怕只是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够他们YY出一篇大新闻。


“到现在还保密啊。不过雷狮今天还没到现场吗,听说早上粉丝去接机也没有接到他。”


“啊,应该是走VIP通道了吧,他最近比较忙……”


“你们今天还没有联系过吗?他今天确定会到现场吗?”


一直抓着雷狮的问题求追猛打的这个记者恰好是不久之前发通稿讽刺安迷修靠雷狮上位的一篇报道的作者。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安迷修脸上的笑容有点快要绷不住了,这时嘉德罗斯在一旁冷声打断道:“你要是这么关心雷狮的行程,直接去他家门口堵着就好了,他又不是安迷修的贴身挂件,得随身挂着才叫恩爱吗?”


嘉德罗斯这话让一直追着安迷修打听雷狮消息的记者脸色尴尬起来。其实他一直缠着安迷修问感情问题也让其他同行有点反感,现在被嘉德罗斯呛回去还真的挺大快人心。


“还是多聊点演唱会吧,这才是今天的主题不是吗?”


安迷修之前一直担心嘉德罗斯这个性格在圈子里会得罪人,但今天真是多亏了他才能把这个让人尴尬的话题打住。对付这些没有分寸的记者该狠的时候就要狠狠怼回去才行。


其他记者见雷狮的话题在这里不受欢迎,连忙知情识趣地把话题岔开。安迷修在心底松了口气,连忙向嘉德罗斯投去感激的一眼,结果对方翻着白眼,毫不客气地用唇语回敬他两个字:渣渣。


这孩子真是不能好了。


群访虽然遇到了一点不愉快,但总体还算顺利,安迷修在圈子混久了也算是磨炼出来,打太极和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简直跟雷狮一脉相传。之前接触过他的记者还见过他因为一些难缠的问题紧张得说错话,现在应付他们的招数简直如行云流水一般,不得不让人怀疑雷狮是不是给安迷修做过什么秘密特训。


总之夫夫之间的事今天还是少问为好,看安迷修欲言又止不愿多说的样子。感觉事情不那么简单。


该不会真的有什么变故吧?


娱乐圈最后的一对模范夫夫不会也崩人设吧?


不过猜测归猜测,今天还是应该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演唱会上。群访结束后,安迷修他们就要去后台准备最后的正式演出了。不过到了后台之后,安迷修意外地看到了卡米尔和他的小情人埃米。


不对,现在不应该说是小情人了,安迷修依稀记得听雷狮说过他们已经完婚了。


“大嫂。”


卡米尔一看到安迷修就马上搂着埃米迎了上来,那个看上去面容十分青涩秀丽的大男孩看到安迷修之后十分乖巧地上来就是一句大嫂,周围人听到都跟着笑了起来,安迷修不顾上脸红,拉着卡米尔就问道:“雷狮呢?”


“啊,我大哥三天三夜没睡觉了,这会儿在酒店疯狂补觉,别担心晚上他一定到。”


“三天三夜没睡觉?”


安迷修心头一紧,忽觉之前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他知道雷狮事务繁忙,但是没想到会忙成这样。


“是啊,有个紧急项目,他连开了三个晚上夜车才最终敲定,你昨天给他发信息的时候他还在发飙呢,还好看到你的短信,大家才逃过一劫。”


“是,是这样吗。”


听到这话,安迷修总算是感到了一丝安慰。不过想到那家伙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就是为了赶回来参加自己的演唱会,又不免有点心疼他太不爱惜自己了。


“总之今天一切都会顺利的。你的美梦会成真的。”


卡米尔说着还故意冲安迷修眨了眨眼,像是在暗示他什么,安迷修觉得他话里有话,可还想再问的时候,助理已经催着他却补妆了。


真的会,美梦成真吗……


 


舞台的大幕已经拉开,群星会为你而闪耀。


万人满场的会馆里,无数璀璨的灯火在黑夜中如同繁星般一路铺向舞台,所有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都只为一个人而响起。


那是多年来一直徘徊在他梦里的景象。即使身处黑暗,逆光而生,也从未放弃过对光的向往。


他终于走到了这里,就如同歌声里那一路披着荆棘浴血而来的勇士,将一身俗世的尘埃与血染的铠甲一起埋葬在黑夜的冻土之中,他会屹立在黎明照耀的山巅,迎接降临人世的第一缕晨光。


我做到了。


那被星光簇拥的舞台在尖叫声中将整个天幕骤然照亮,那在他胸腔间不断鼓动的声音化作夜空中激扬的旋律,那些疯狂的,痛苦的,甜蜜的,不堪的,他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在那奔腾宣泄的歌声里,释放着灵魂不竭的激情。


他仿佛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真实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失了控。


重金属的轰鸣声震动着他的耳膜,周遭的一切都随着音乐的狂潮而变得模糊不清。


那或许对他来说不是一次演出,而是一次彻底的释放。


狂妄之徒吗?


没错,让那些嘲笑的,讥讽的,怀疑的,谩骂的声音都一起来吧。


就像是一场平地而起的狂风,所有人都沉浸在那场如同末日的狂欢中,尖叫,欢呼,肆意流淌的泪水还有声嘶力竭的呐喊。


他想他是真的疯了,为了这一天他疯了十年。


他曾这里看做是生命永远达到不了的彼岸,而如今他正置身在彼岸的绚烂之中。


盛大的焰火在他的头顶上交织成一条恢弘绚烂的星河,他忍不住张开双臂,如同拥抱一场华丽的梦境。


雷狮,你看到了吗?


 


梦想这个东西,你愿意相信的话它会永远在那里等着你


 


我做到了,但是我渴望和你一起去拥抱我的梦。


 


激扬的旋律被狂乱的鼓点声一路推向最后的高潮,这时清越的琴声犹如金石掷地般惊起了所有人情绪。如同激流倾泻而下的琴声在狂风不羁的乐声中激起一片惊艳之声。


那一刹那安迷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忽然之间,满场的欢呼声如同猝然袭来的海潮,汹涌澎湃从四面八方涌向安迷修。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


背后的大幕上已经清晰地切换到升降台的画面。


黑色的三角钢琴从台下缓缓升起,所有的灯光簇拥着那方小小的舞台。


“雷狮——!是雷狮——!”


那坐在三角钢琴前,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十指飞跃在黑白琴键之间的男人耀眼得如同天神一般,让安迷修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动半分。


时间如同凝固在这一秒。


十年前舞台上下不经意的一眼对视,就已经交付了自己的一生。


时光落下的幻影交织在那片绚烂的灯火中,当琴键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周围的一切声音戛然而止。


祝你美梦成真。


“安迷修,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身,将手慢慢伸向台下的人。


“你愿意让我照顾你,呵护你,守护你,一生一世吗?”


那片刻的寂静后,突然间有人在观众席上大喊了一声:“答应他!”


那一声就像是突然惊醒了所有人,舞台周围的灯光霎时间随着周遭响起的声音被全被点亮。


“嫁给他——!嫁给他——!”


安迷修手中的电吉他怦地一声掉落到地上。


他朝着那道光飞扑而去。


这一次梦境不会再消散,那双温暖而坚定的手臂紧紧拥抱住他。


他迫不及待地捧起雷狮的面孔,将炽热的双唇和浓烈的爱意全都奉献给他。


彼此的十指分毫不离地缠在一起,在两人忘情拥吻的时候,那只装着对戒的蓝色丝绒盒子从安迷修的胸口处掉落出来。


“这是什么?”


雷狮一看便知,却还故意笑着问他。


安迷修抬起被水光浸湿的双眼,目光瞬也不转地看着雷狮。


“这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舞台后方突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缓缓升了起来。


雷狮一把拉起安迷修的手,带着他一起跳下了舞台。


燃烧的火光将舞台的后方照亮如同白昼,圆形的巨大球体在满场的焰火中腾空而起。雷狮将安迷修猛地打横抱起,一跃跳进那个早已准备好的巨大热气球内。


“这太疯狂了!”


这就是雷狮要给他的惊喜吗?


“我们要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


安迷修伸手指向那铺向天地尽头的星河:“就去那里!”


“好。”


漫天的繁星在他们的身后如同幕布般层层铺开,充满了气体的热气球载着他们两人朝着无垠的夜空缓缓升起。


雷狮搂紧安迷修的腰,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安迷修,现在我要把你抢走了。”


“从来就没有人能抢走我。我是属于你的,只属于你。”


安迷修一边热切地回应着雷狮的吻,一边郑重地将自己的那枚戒指戴在了他的指间。


“我爱你,雷狮。”


“我也爱你,安迷修。”


你看,有天地为证,有山川大海繁星为证,这份爱将追随我们到生命的尽头。


到生生世世。


永无止息。




尾声


演唱会取得的巨大成功和雷狮那场出其不意的求婚成功引爆了公众的关注热点。然而热气球求婚并不只是一场为了作秀和炒作而策划的仪式,就在演唱会余热未散的一周后,再出出现在媒体面前的安迷修公开宣布未来一年将会退居幕后工作,不再接洽任何演出和剧本。


这毫无疑问让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演唱会明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广告商和投资商们都在蠢蠢欲动,而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宣布退居幕后,这一点实在匪夷所思。


不过他虽然宣布暂时淡出娱乐圈,而由他一手带红的乐队组合在不久之后也顺利潜入雷狮工作室名下,并且正式与华娱合作,全面接手新剧的音乐制作工作,而安迷修依旧会作为音乐总监参与其中。


在那次公开的记者见面会之后,安迷修本人果然迅速淡出了公众视线,但随后而来的新剧开播却让雷千城和安洛平的名字频频登上热门搜索。


这部剧本身就已经万众期待,再加上是安迷修突然息影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自然愈发备受关注。


在那不久后,有人突然在微博上po出一张在冰岛旅游的照片。有眼尖的粉丝在那张照片的背景里发现了疑似安迷修和雷狮的身影,这个消息传出之后,PO主也很快在微博承认,确实在冰岛的度假村遇到了雷安夫夫,而且在评论中他还无意间透露出安迷修疑似怀孕的消息。


就在安迷修宣布息影的三个月后,雷狮作为新剧的投资人,在定档发布会上第一次公开承认安迷修已经怀孕两个月,目前正在安心休养,他同时也宣布,一年后安迷修会带着他的新作品重返娱乐圈。在此之前希望媒体朋友和广大粉丝能够理解他的选择,安心等待,静候佳音。




五个月后,塔希提岛。


六月是塔希提岛一年中最美的时候。成片茂密的椰林和热带绿色植物将海岸线勾勒出一道精美的线条,淙淙的水声和芬芳的花香弥漫在岛屿上的每一个角落,人们把这里称为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是人间的梦幻之岛。


三个月前雷狮将确认怀孕的安迷修从冰岛的度假村接到了这里。虽然这里是非常成熟的旅游度假区,但是考虑到安迷修要安心修养,还要继续创作,所以雷狮专门向当地人租了一座私家庄园。庄园就盖在半山上,开窗面海,背后是成片的椰林和连绵的群山。安迷修很喜欢当地盛产的面包果,雷狮就让山下的原住民定期往庄园里运送新鲜采摘的果子。头三个月的时候雷狮是严禁安迷修工作的,他整个人紧张得恨不得把安迷修二十四小时绑在自己身边。好不容易等医生确定地告诉他那个孩子已经稳定下来,他才勉勉强强答应安迷修可以适当恢复一些工作。


安迷修并没有永久退出娱乐圈,他还打算在一年后推出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嘉德罗斯他们在下半年也会开始全国巡演,虽然不可能亲临现场,但一些幕后工作他还是打算亲力亲为的。


雷狮在国内的大部分工作都交给了卡米尔,至少在这十个月内他必须确保一周有三到四天是陪在安迷修身边的。经历了那场惨烈的丧子之痛后,这个再度回到他和安迷修生命里的孩子就如同是对不能挽回的遗憾的救赎。


塔希提岛午后的阳光温暖地照耀在面朝海滩的户外阳台上,雷狮捧着烤熟的面包果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安迷修正靠在窗边的摇椅上昏昏入睡。海风把窗上的风铃吹得叮叮咚咚的,白色的轻纱拂过安迷修安静的睡颜,雷狮轻声走到窗边,将那本被安迷修捧在怀里的育儿手册小心翼翼抽出来。


安迷修睡得很浅,很快就靠在雷狮怀里醒了过来。屋子里交织着淡淡的花香和雷狮身上那无比令人心怡的气息,他轻轻舒了口气,下意识地伸手拥住雷狮的脖子。


“做梦了吗?”


雷狮笑着俯下身吻住他在微风中轻轻颤抖的眼睫。


“唔……”安迷修半梦半醒地嘟哝了一声:“梦到你回来了。”


“我在呢,安。”


“嗯,我知道……”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正文完

评论

热度(2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