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无处可藏(6)

葱☆:

原作向,镜头之外的故事


隐约的双箭头,HE


前文:1  2  3  4  5




第六章:并非公主抱


 


       雷王星是颗强盛而危险的星球,气候古怪,等级森严,并以崇尚军备和武力在宇宙中声名远播。


       而雷狮就在这样一个地方长大。


       比星球上的绝大多数人幸运的是,他一出生就站立在了金字塔的顶端;他是星球统治者的第三个儿子,身份尊贵,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备受父亲的宠爱。而与这份宠爱所相称的是,雷狮的确有着出色的天赋——他在年仅10岁的时候就自发觉醒了强大的元力技能,懵懂却又无师自通,这在雷王星皇室的若干个子嗣中也还是头一例。当三皇子用年幼的身躯稚嫩地操控着银蓝色的雷电,紫色的眼睛被跃动的电光照亮,头戴冠冕的统治者便搂着自己的三儿子,笑称此子将最终继承皇位。


       宽阔高大的殿堂中,尚且年幼的雷狮被自己的父亲搂在怀里,眨眼间却没有错过座下兄长们投来的仇怨的眼神。雷王星实在不是一个兄友弟恭的好地方,肆虐的雷电给星球住民带来了几乎取之不尽的能源,却也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了尖刻的狭隘与暴虐——对王位的渴望,对权势的执念,早就盖过了所谓的手足之情。而雷狮虽然对这些都嗤之以鼻,但迫于年龄,也只能被洪流裹挟着前进。


 


      无论如何,14岁的时候,雷狮已经开始正式接受王位继承人的教育,睁开眼睛的每一天都被繁重的课业和礼仪上的苛责挤满。他不被允许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去自己喜欢的地方——因为一个合格的王是不能想怎样就怎样的,他必须考量很多。而与此同时,在繁忙的学习之外,兄弟姐妹们对他的排挤也已经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表面上,他们恭敬他,顺服他,用最甜蜜的字眼赞美他;但是暗地里,没有一个人不用最恶毒的诅咒恳请他去死。现在想来,雷狮很难说自己当时是不是在乎这些可有可无的亲情,是不是有感觉到痛苦。毕竟,他并不是生来钝感,或者说,对于人类那些隐秘的思维和情绪,他分明比一般人更加敏锐。


       宫殿暗色的穹顶之下,正处于少年时光的雷狮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格格不入。他的亲人们双眼紧盯着冠冕,他却更乐见星空;他的性格被严苛的环境塑造,内心萌生的理想却只属于他自己。


 


       他开始思考逃离。


 


***


 


       时间回到现在。


 


       “雷王星三皇子出逃的事件,我也曾略有耳闻。”安迷修望了眼星漏,确定时间足够便接着说道,“当时我正在四处游历——你知道的,探访历史上一些知名骑士的母星,瞻仰他们高尚的品德,顺便做做好人好事什么的。”


       雷狮不屑:“听起来就很无聊。”


       “我倒觉得挺有意思。”绿眼睛的骑士干脆也坐在了矮方桌上,望着窗户,背对着雷狮继续回忆,“总之,那时候我正好在一颗消息不太灵通的星球,网络条件一般,居民对很多偶发的爆炸性事件也不太敏感。然而尽管如此,这个轰动全宇宙的新闻还是顺着信号不良的网络跳到了我的眼前——雷王星的三皇子,早已内定的下任继承人,在预登基的前一天晚上炸毁了自己的寝宫,劫持了一座星际飞船逃之夭夭。”


       “当时这个消息引起了宇宙范围内铺天盖地的讨论,人们都在揣测这位三皇子究竟在想些什么,又要去到哪里——没记错的话,星网甚至还为这个事件专门做了几期节目,虽然雷王星连张照片都没有透露,人们依旧乐此不疲。不过,大家的注意力又是很容易分散的,节目最后无疾而终,没过多久,便再也没人在意这件事情了。”


       紫色眼睛的海盗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却听骑士继续说道:“可是我却一直记得。”


       “……怎么?您也要瞻仰我的品德?”雷狮背对着安迷修愣了愣,盯着自己的掌心故意这么说。


       “你大概是在做梦。”安迷修没回头,无情地否认了这个说法,“只是我当时正好在骑士凡勃仑的故乡,他也曾是一位王子——好了,我知道你多半不清楚他的事迹。骑士凡勃仑在年幼的时候就被命运戴上了高贵的冠冕,王室的人举着尚在襁褓中的他宣布这个孩子将继承王位。但在长大之后,他逐渐察觉到了自己家族的统治是如何残暴,治下的领众是多么民不聊生。于是凡勃仑便毅然抛弃了黄金的王位和权杖,转而举起钢铁的盾牌和利剑,辅佐另一位仁君推翻了旧王族的统治。要知道,雷王星的统治也一向以残酷严苛闻名宇宙,我当时听了你的新闻,还以为你是要……”


       “以为我也要举起利剑,为国为民了?”海盗打断他大笑起来。他回过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异想天开的骑士,“安迷修,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是那种博施济众的老好人。”


       “……的确。”安迷修也回过头,两人的脸一下子离得很近,近到能看清彼此颤动的睫毛。雷狮的眼睛是绛紫色的,眼神像他的心一样冷酷无情。安迷修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望着这双鸢尾花一样的眼睛,他心里一动,口中却道,“你岂止不是老好人,你简直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


       雷狮冷笑着不说话,安迷修移开视线,沉默半晌,最终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而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最爱的无疑是他自己。”


 


***


 


       副本创造的房间是雷狮过去的房间,而他在当初离开母星的时候,早就已经毫无留恋地把这个房间给炸毁了。


       “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无论是那些家具,照片,肖像,还是珍贵的摆件,精美的玩物,你通通都不在乎,通通都可以舍弃。这里只是副本做出来的一个虚假的幻影,是你嗤之以鼻的过去,又哪里会有什么偏爱的宝物呢。”安迷修跳下方桌,走到雷狮的面前,双手撑着桌子低头看他,“所以这个关卡的答案不外乎两个选项,也就是房间里的外来者——我,或者你。这样一看,正确的选择就真的很明显了。”


       “哦?说不定我最偏爱的就是你呢。”雷狮也抬头看他,嘴角嘲弄地挑起。他的脸颊尚未消去婴儿肥,说出的话却不太客气:“不如你去撞窗户试试看。”


       “免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安迷修干巴巴回敬道,“我看还是你去撞吧。”


       这么说着,他伸出两只手,结结实实地捏住了雷狮的身体。


 


       规则上说,想要通关,就要将雷王星三皇子最偏爱的宝物投向窗外,而安迷修无疑正打算这么做。厚重的窗帘已经被他提前拉开了,玻璃窗外一片漆黑,似是虚无,谁也不知道这片虚无中有没有隐藏的危险。但凹凸大赛好就好在一点:它所公布的规则从不骗人。所以,既然规则已经承诺,只要选择正确两人便可一同离开房间,那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只是雷狮没想到,安迷修会选择用这种姿势来扔他。


 


       “喂,对一个孩子这么粗暴不好吧,你的骑士道呢。”紫色眼睛的海盗徒劳地挣扎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自尊心正在遭到安迷修的破坏。


       “怎么?你难道还指望我对你公主抱吗?”安迷修毫不留情,“省省吧雷狮,除了美丽的小姐,我不会对别人这么做的。”


       于是雷狮不说话了——又是美丽的小姐,就不该指望安迷修的脑壳里还有别的东西。他啐了一口,不再挣扎,任由安迷修伸出双手抓住了他。绿眼睛的骑士善使双剑,双臂有力,手掌也宽大,此时他一只手捉住雷狮两只手的手腕,另一只手捉住他两只脚的脚腕,就这么徒手把幼年版的海盗给拎了起来。


       “你该庆幸我小时候体重挺轻。”雷狮面朝天花板,半睁着双死鱼眼吐槽道。


       “是。”安迷修却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恭喜你,没有患上贵族常见的幼年肥。”


 


       说着,他弓起背,鼓足力气一下子把雷狮甩了出去。


 


       ——“我们一会儿见。”


 


***


 


       海盗的身体轻易撞破了窗玻璃,声音清脆,剩余的碎片迸裂开来,却仿佛没有实质那般逐渐消失,而雷狮也拖着长长的头巾隐没到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安迷修独自站在过去的房间里,捏起拳头抬眼望着。别看他先前的语气轻松,其实心里多少有点紧张,此时见雷狮消失了便忍不住扭头看矮方桌上放着的星漏。


       星漏没有停止,但是,也没有爆炸。那些闪烁的颗粒依然自顾自往下掉,照亮了一片昏暗的角落,眼看着就要全部漏完。


       ——选择正确。


       骑士不觉松了口气,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说不上来高兴与否。他又叹了口气,这才重新回头,却看见窗户已经消失,原本窗户的位置则出现了一扇木门。这扇门就这么镶嵌在深色的墙壁上,形容朴素,油漆剥落,门把手也锈蚀松动,同这整个华丽肃穆的房间截然不同。


       而安迷修认得这扇门。


       骑士望着突然出现的木门,眉头纠结地拧起,薄荷色的眼睛少见地泛起冷意——雷狮说得不错,副本果然扫描了他们的记忆。骑士的嘴唇抿着,咬肌鼓起,对这扇门明显心情复杂。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下定决心走上前去,拧动门把手,大步踏入了木门之内,砰地一声砸上了门。


 


       于是房间重新归于宁静,只有星漏发出细碎的声响;又过了一阵,夺目到刺眼的光芒闪过,早已消逝在历史中的房间便在寂静无声中再次湮灭。




-tbc-




其实我只是想写安安像甩一袋大米一样把狮狮甩出去【忍笑


本章涉及大量过去捏造,下面几章可能会有更多x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这些百分之九十九被打脸的东西干啥,难道这就是自虐的快感?


_(:з」∠)_


总之欢迎评论!




广告TIME:《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绝赞抽奖预售中



评论

热度(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