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永无乡 29

假安安

RIME:

/长篇连载 HE预定


/Alpha安 x Omega雷


/探案·悬疑·复仇·狗血·年下养成


/OOC和黑化少量涉及




-


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4.5(论坛体)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2.5(论坛体)  23~24  25  26  27  28


-






“那块叉烧现在怎么样了?”




“看电影看睡着了,我刚把她抱回卧室了。”通讯器里卡米尔的声音很轻,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庄园里熄了灯,大部分人都休息了。他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提醒雷狮,“大哥,我刚接到消息,他去了赌场那边。”




“我知道。”雷狮的语气有十足的把握,“我等了一晚上了。”他笑了起来,一手摸着白色的大理石栏杆,顺着酒店二楼的露天走廊往灯火辉煌的主场方向走。




雷狮现在身处的这个规模庞大,奢华宏伟的赌场也是他海外的产业之一。其他极负盛名的顶级赌场酒店都有足够吸睛的噱头,雷狮名下的这间也不例外。他几乎把整个威尼斯水城都复刻到了市中心,钟楼,拱桥样样俱全,甚至还修建了一条环绕赌场的人工运河。




今晚下了入冬的第一场雪,轻软的白絮飘落下来,融进了深色的河水里,波光粼粼的水面中倒影出斑斓灯火,犬马声色。




一阵寒凉的夜风袭来,吹乱了雷狮深紫色的碎发。他眼神凛冽,眉目间噙着杀意,拢了拢大衣的领子,在保镖的护送下走进了金碧辉煌的殿堂。




雷狮走的是专属入口,一进门就站在了可以俯瞰整个大厅的二楼平台上,一楼坐满了穿着西装和晚礼服的男女宾客。雷狮扫视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离红毯最近的大额贵宾主桌上坐着的男人。




安迷修没有丝毫躲藏的意思,坦坦荡荡地坐在满桌的筹码前。他今天一反常态,穿了身全黑的行头。外套,马甲,包括衬衫都是压抑的深色,衬得他肩宽腰窄的好身材更加显眼。他还把耳边的鬓发都固定到了耳后,脱胎换骨成了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这给了雷狮一种错觉。仿佛那个白衣的少年早就死在了数年前,尸骨无存。




一局结束,开牌后胜负已定,赢家果不其然是坐拥一大堆花花绿绿筹码的安迷修,旁边的人都发出了惊叹。荷官和监察正在核实结果。但安迷修并没有喜形于色,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似乎早就注意到了远处的目光。




两人都不躲不闪,眼色火花四溅地直直撞在一起。




既然安迷修有如此的胆量把自己暴露在明处,那么他必定不是单枪匹马来赴这场鸿门宴的。雷狮眯起眼,仔细观察四周,试图分辨出在场有多少安迷修的人。可雷狮转念想到安迷修的特殊能力,就意识到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帮手。




本来准备发牌的荷官突然停下了动作,支着双手掩住口鼻的安迷修抬眼一瞥,赫然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正是雷狮。




“我就是这一轮的新荷官。”


看到赌场主人亲临,旁边起了不小的骚动,富豪名流们都在窃窃私语地议论。




雷狮开始慢条斯理地发牌,他的手很漂亮,过分苍白的皮肤薄得有些透明,隐约露出青紫的血管,但毫无疑问那又是一双男人的大手。




安迷修眼里的东西陌生得让人疑惧,像隔着一场晚冬的浓雾,从未知的暗处投了过来。




发完牌后,雷狮将戴着皮手套的掌心摊开,示意自己没有保留任何筹码。他还在和安迷修互相试探,但他发现今天的安迷修比先前那次碰面时更让人捉摸不透了——安迷修驱壳内那些属于人类的情绪似乎正在逐渐流逝。




对峙了大概五秒,安迷修突然一把推翻了赌桌上所有筹码,他的大手笔又引起了旁人的瞩目。然而这场赌局注定无法揭晓结果了,他做了几个口型,小声地在通讯器里下了指令。






雷狮脸色一变。他敲了敲耳边的通讯器,里面却没有人回应,只有设备损坏的沙沙声。




眨眼间雷狮身边的几个保镖全都吃了远处狙击手的子弹,脑袋开花,血溅当场,将红毯染得更红。不少温热的血洒进了桌上的高脚杯里,穿着华服的贵妇名媛开始撕心裂肺地尖叫哭喊。




紧接着大门被推开,赌场四周的玻璃窗全数被敲碎,大批全副武装的人马涌了进来。所有衣冠楚楚的贵宾都被迫抱头蹲下,意识到情况不妙的雷狮一脚踹翻了赌桌,在剩下的安保人员掩护下往出口撤离。




他还以为安迷修今天会来和他来场谈判,毕竟如今的安迷修早就没有通过暴力解决问题的必要了。但雷狮还是把安迷修想得太有人情味了,安迷修早就不是从前那个优柔寡断,满脑子理想主义的少年了。




可是拥有精神力的安迷修,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浪费七神的人力呢?




雷狮左肩的枪伤还没好,左手几乎不能用力,只能单手开枪,精准度下降了好几环。其余人都在和侵入的武装组织交火,只有安迷修目标明确,咬紧了雷狮的尾巴,一路追着他上了运河的廊桥。




最后一个下属也被安迷修解决了。雷狮知道自己和他这一战无可避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直面追击自己的青年。




雪越下越大,在庞大的夜幕下铺出了一层惨白刺眼的长毯,在廊桥雪地的彼端站着他过去的养子,如今的宿敌。




安迷修将手里的枪丢在了一边,从大腿后侧的皮套里拔出了两把可伸缩的剑柄,往下一甩,露出了一黄一蓝,两道寒光乍现的长刃。用枪解决雷狮似乎太过枯燥简单,所以他拿出了自己擅用的冷兵器。




坠下的雪在雷狮眼角融成了凌厉的寒意,他被安迷修的挑衅和轻视惹恼了,单手开了五枪:“你可真是条忠心耿耿的狗,现在回头来咬我又是为了什么?”




那五枪竟然都被安迷修用剑挡住了。




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能办到的事,七神到底在他身上做了多少改造实验?不以他为原型创造一部超级英雄漫画真是太浪费了。




安迷修走近了两步,口气淡漠地问:“剩下的资料在哪儿?”




“连人话都不会说了?什么资料?”雷狮挑起眉,枪口还瞄准着安迷修的额头。




突然,安迷修一个猛冲撞了上来,压低的眉梢下是一双无光的眼。雷狮反应迅速,连开了几枪全都没中,他做好准备开始和对方肉搏。




然而身上新伤旧伤加在一起,让雷狮的反应迟钝了不少。他伸手想接安迷修当头劈下的一剑,却没料到那只是虚晃的一招。真正一击是接踵而至的横踢。那一脚结结实实踹在了雷狮的小腹上,直接让雷狮倒了地。




受到重创的正是雷狮最脆弱的部位,那里面孕育过一个命运的意外,一个安迷修留给他的诅咒。他的恨,他的爱,他所有作为人拥有的喜怒哀乐都扎根在其中。




锥心刺骨的钝痛从那个被切开过的器官蔓延开,雷狮仰躺在雪地上,喉咙里哽着一口混着冰渣的血气。他咬紧了槽牙,然后泛着热气的泪水涌了上来,模糊了眼前飘洒下的团团雪绒。




一次又一次,无论是灵还是肉,他都被安迷修撕扯到血肉模糊。




始作俑者走了上来,准备验收自己的战利品。安迷修拧折了他本就使不上力的左手,一剑刺穿了雷狮的衣领,将他牢牢钉在了雪地里。然后棕发绿眼的修罗蹲下了身,眼里没有一丝怜悯,说:“把安蒙剩下的资料全都交出来。”




雷狮笑了起来,泪水不可抑制地往脸庞两侧滚落,但他眼里怒和恨却愈燃愈烈,咬牙切齿道:“要是我不给呢?你要杀了我吗?”




先前连正眼都不愿意施舍给他的安迷修终于低下了头,一把揪住了雷狮的头发,强迫他偏过头:“我的任务是活捉你。”他的口气无波无澜,听得雷狮更是恼火。




随着裂帛声响起,雷狮肩颈一凉——安迷修把他的领口撕开了,大片白皙的肌肤露了出来,他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现在雷狮知道安迷修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他了——对于雷狮这样的Omega来说,被临时标记就是莫大的耻辱。




负伤的雷狮战力大大折损,还能活动的右手被安迷修死死摁住。一个179的大男人压在身上,让雷狮下身的挣扎也都成了徒劳。




“你真让我恶心。”温热的鼻息落在了雷狮的后颈上,他汗毛直立,眼眶红得快要渗出血来。




“最后一次机会。”安迷修揪着雷狮的头发,迫使他头仰得更高。吃痛的雷狮闷哼了一声,却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




狼心狗肺的混小子没有一丝一毫手下留情的意思,一口咬破了他的腺体,阴冷的雨水气味灌进了雷狮的身体中——临时标记形成了。




受到Alpha——尤其是自己为之孕育过后代的Alpha——信息素影响的雷狮,刹那间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力气,猩红刺眼的血线顺着他雪白的脖颈流了下来,滴进身下的雪地里。安迷修咬得极为用力,让这个伴侣之间誓约般的行为变了味。雷狮挣扎的四肢软了下来,手里抓紧的雪变得像炭火一样烫手。他眼前的一切都散了焦,心里只剩一片万物燃尽的死灰。




图书馆地下室中。


正在浏览邮件的安迷修突然看到了一条紧急新闻推送,他点开了页面,标题上写着“赌场黑【。】帮火拼”、“伤亡惨重”一类的关键词,再往下拉就是案发现场的照片。




照片的像素不高,应该是现场有人紧急偷拍的,正好拍到了最豪华的大额赌桌前坐着的男人。那人穿着全黑的西装,身型修长,在一片混乱的赌场中镇定自若。




而这个男人竟然有一张和安迷修分毫不差的脸。




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安迷修的头顶。他逃得这么轻易,七神那边至今都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一切都不像一个有志于统治世界的组织的作为,但如今却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七神的备用计划就是再创造一个他。




安迷修继续下拉页面,剩余的篇幅都是关于赌场投资人的介绍,照片上有一张他极为熟悉的脸——雷狮。





他猛地站了起来。






Tbc.








❤安雷NC-17文漫合志《传说终焉》


信息→点我看圣骑士在线降魔





评论

热度(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