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命中注定 26(娱乐圈ABO)

\狮狮/\狮狮/

梵瑛🌻: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娱乐圈ABO


Alpha安X Omega雷


破镜重圆,狗血,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16岁的少年放狠话,我自己写得都想笑【…………】






26.


“雷狮?雷狮你在听我说话么?”


安迷修伸手在雷狮眼前晃了晃,而目无焦点的雷狮依然在沉思,他们坐在一间挤满了人的休息室里,等待着开始拍摄的通知。


与安迷修和雷狮一同参加综艺节目的还有先下正火的五人男子团体,他们穿着统一的衣服,站在休息室的另一头,压低了声音讨论,话题自然是落在房间里的另外两人身上。


这是一档还挺火的综艺节目,走的是比较少见的街头生存游戏路线,除了固定的五名班底外,每一期都会出现大量的娱乐圈新生代小鲜肉,以保证每一期的收视率和话题度。两个刚出道的小偶像的咖位,能拿到这份炙手可热的通告基本全靠雷王星娱乐公司不遗余力地砸钱,毕竟是顶级的大公司,这点资源要是拿不出来,也没资格站在金字塔顶端了。


两个少年最近的热度独领风骚,首专获得了知名乐评人的赞赏,两张公司刻意流出的剧照也在微博掀起了浪潮,不管是雷狮的小少爷,还是安迷修的侍卫,都着实令那些本极度不满的原著粉们惊艳了一把。


无论最终拍出来的效果如何,光是装扮就足够令那些嚷嚷形象不合适的人闭嘴。


乐评人对雷狮的声线以及音域赞不绝口,他感慨自己有好久没见过唱跳领域的歌手气息能这么稳——况且雷狮还只有十六岁,刚过了变声期,未来的可能性不可预估。他对安迷修的评价相对保守一些,挑不出什么错,唱功也很扎实但合唱时声音容易被雷狮盖过。


整体来说,这个流量组合的本事确实对得起他们的人气与公司的大力吹捧。


当然,也有人不服气。


“……他们凭什么!不就是找了个好公司么!”


“嘘!”


一个长得偏矮小的可爱日系男生的声音大了些,钻进了还在走神的雷狮的耳中,这下他终于从梦游中清醒了过来,微蹙着眉头看着刚才出声的少年,对方倔强地抬着下巴,毫不示弱地瞪视着眼神愈发危险的雷狮。


“抱歉,他有点激动。”


被其他四个人簇拥在中间的队长Van面带歉意走了过来,安迷修赶在雷狮前头站了起来,两个人尴尬地寒暄了一波,生怕彼此队上不省心的幼稚鬼在休息室里吵起来,传出去了对哪边的影响都不好。


“话说清楚。”


但明显,雷狮的火气上来了谁也堵不住,他推开试图阻拦的安迷修,径直走到了大言不惭的Ellis面前,他俩年纪算起来还是雷狮比较小,但身高来说雷狮已经完胜了,足足比走乖巧风的可爱少年高了半个头。


“说就说,”Ellis嘀咕了一句,无视背后其他队友焦急的劝阻,瞪圆了眼气势汹汹地大声说道,“你们靠什么上位的自己不清楚么!怎么!别人还说不得了?心虚了?”


雷狮偏着头,淡漠扯了扯嘴角,眼珠转动的轨迹透露着讥讽与蔑视。


“你就少说两句吧!”


忍无可忍的Van冲上前来,强硬地把还想再补几句的Ellis扯到身后,性子烈的男孩哪能服气,一脸不敢置信地与自家队长吵了起来。雷狮揣着兜冷漠地看着他们俩上演的闹剧,安迷修叹了口气走上前来,站在了雷狮的面前,把他挡得严严实实。


“到此为止吧,”安迷修认真的表情镇住了所有人,“他的言论确实有不妥当之处,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们一个交代?刚才雷狮的态度也不太好,我先替他道歉了。”


“喂,安迷修!”


雷狮惊愕地拉了拉安迷修的胳膊,对方对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安抚性质的微笑。雷狮不好当着外人的面发作,锤了安迷修一拳后兀自离开了休息室,与前来通知他们可以准备上台了的工作人员差点撞了个满怀。


 


安迷修和雷狮躲在马车的阴影里,屏息等待着负责抓捕的黑衣人离去,安迷修很入戏,捧着关键道具的盒子一脸紧张,眼睛都不眨了,摄影师都被他的表情逗笑了。雷狮被太阳晒得满头大汗,他撑开扇面搁在头上遮住了一小部分阳光——他和安迷修的装扮都源自他们出演的那部武侠剧,只是简化了不少。


“你刚才为什么要道歉,”雷狮压在安迷修的肩膀上,用只有他们俩听得清的声音说,“我们没错,你为什么要向他们低头。”


“……我们是没错,”安迷修转过头,对上了雷狮有些委屈的眼神,声音放得更揉了,“但不给他们一个台阶下,万一本来对我们没偏见的其他人选择偏袒队友怎么办呢?有时候太硬气只会适得其反……来人了!快走!”


雷狮还没消化完安迷修的言下之意,就被他拽着手腕飞奔了起来,影视城里满是群众演员,他们就专门逮着人流最密集的地方钻,几个有说有笑的姑娘家被他俩撞散了,惊呼着扔开了手上的锦袋,安迷修眼疾手快地接住,微笑着将绣着花朵的红色袋子递给了那个插着喜鹊发簪的姑娘。她嫣然一笑,扶着袖子抽下了头上的簪子,抛给了安迷修。


“谢谢你。”


“怎么回事?”


雷狮见安迷修一边往前跑一边还回头看着那位姑娘,心里一阵烦乱,用力地攥紧了安迷修的手,疼痛终于唤回了安迷修的注意力,他茫然地扭过头,雷狮拧着眉头瞪着他,一副很不爽的模样。


“我猜这大概是隐藏道具吧,”安迷修翻来覆去地查看这支做工精美的簪子,“但这个肯定不是拿来开盒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上。”


“哦。”


雷狮很敷衍地应了声,对游戏剧情没有半点兴趣的样子,他们终于甩开了背后的追兵,蹲在了一处特别高的灌木丛后,雷狮热得快晕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掀起了裤脚管,露出了两条纤细的小腿和膝盖,安迷修愣了下,一时竟忘了提醒他在镜头面前保持形象。


“看我干吗?”雷狮撩起刘海,提着领子扇风,他的鬓发都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脸颊上,“难道我腿上写着这个盒子怎么开么?”


“你今天火气好大,”安迷修对着镜头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怎么了?”


“天气太热了。”


雷狮说得自己心里都没底,他心虚地移开视线,被高温闷得有些窒息了,解下头上的发冠丢在草丛里,摄影师立刻给了雷狮一段全身镜头,穿着人模人样的小少爷大开着腿豪迈地坐着,他已经把裤子撸到了大腿中央,不常接触太阳的皮肤白得晃眼,安迷修看得心猿意马,连忙在摄影师拉近距离前不顾雷狮的反抗帮他理完了衣服。


“安迷修你是想热死我!”


“忍一忍,”安迷修被雷狮踩了一脚,疼得五官都变形了,“我看到其他几个人了,正在被黑衣人追着呢,我想钥匙会不会在他们手里,我们需要合作才能得到下一关的提示。”


“……麻烦。”


嘴上抱怨着,但雷狮还是跟着安迷修一起去帮忙了,他只想快点回到室内吹空调乘凉,大夏天在毫无遮掩的空地上被太阳暴晒,对他来说实在是酷刑。


果不其然,这类综艺节目的本质还是有套路可循的,固定嘉宾男歌手拿到了半把钥匙,而Van则拿到了另一半,一群人蹲在小巷里,吵吵嚷嚷地催促着安迷修开箱子,刚才与雷狮呛声的Ellis也在,他来回地瞪着安迷修和雷狮,许是被自家队长训过一顿了,没当着镜头对两人发难。


箱子里只有一张纸条,指引他们前往迷宫,在迷宫中央找到当年王爷写给福晋的情书。


这一期节目的目标就是挽救一段婚姻,穿越者们替王爷挽回福晋的心,在城里寻找他们当年甜蜜时光的蛛丝马迹,雷狮听剧情故事时都止不住地翻白眼,表情夸张地躲在安迷修的背后吐舌头。


迷宫明显是节目组临时搭建的,两米高的塑料板让人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构造,高处挂着倒数计时,差不多给了他们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在几个特邀嘉宾还在发愣时,饱受节目组摧残的固定嘉宾们已经冲了进去,雷狮反应也快,拉着安迷修冲入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迷宫建得很大,并且分叉极多,一个不注意就会走出迷宫,还不能原路折回,只能跑到入口处再次进入迷宫。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找到正确的路线,头顶的计时器的数字停在了鲜红的零上,忽然周围开始响起刺耳的警报,雷狮手脚灵活地爬上了墙,随从摄影目瞪口呆,安迷修怕他摔崴了脚,紧张兮兮地张开手准备接住他。


“发生什么了?”


“抓我们的人来了,”雷狮倒吸一口冷气,迷宫入口处少说涌入了十几个黑衣人,“被他们抓到我们还得做任务才能出狱!等一下……我看到迷宫中央了!”


“正确的路呢?”


“啧,不是我们现在走的这条……快跑,他们看到我了!”


雷狮一跃而下,没等他站稳,他们的背后就传来了整齐的跑步声,两个人再度开始逃窜,右侧的路也传来了黑衣人的脚步声,他们朝左边一拐,恰好撞见了一对有缘人。四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几秒,最终还是屈服于背后逼近的邪恶势力,不情不愿地联手了。


“你们找到路了么?”


“没有,饶了三四圈了,我们已经被抓了两个同伴,”穿着玄色长袍的Van跑得狼狈极了,“你们呢?找到路了?”


“我知道路怎么走,但至少有一个人得牺牲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一直鲜少开口的雷狮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跑在最后头的Ellis打了个寒颤,雷狮话有所指,连他都听出来了,安迷修与同样为难的Van交换了一个眼神,Van放慢了脚步,抢在Ellis前先拦下了这桩苦差事。


“我去吧,我跑得快能溜他们一会儿,Ellis他已经快不行了,就拜托你们多关照一下了。”


“……也可以让安迷修去当诱饵啊!他不是挺能跑的么。”


安迷修的体能很好,跑了一整天了也就出了些汗,并没有像其他三个人那样喘粗气。


“我也一起去,”安迷修拍了拍雷狮的背,笑着说,“等你通关了拿到了赦免令再来救我也不迟。我们四个里只有雷狮知道路怎么走,他绝对不能被留下。”


“安迷修你……”


“雷狮,”安迷修把那支金发簪塞到了雷狮的手中,“说不定我能跑掉呢,你就在终点那儿等我就好。”


“说了这么帅的话结果被灰溜溜地逮到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雷狮哼了一声,默许了安迷修的提议。


“那就这么定了,”Van接过话茬,把还在迟疑的Ellis一把推向前,“你就快点跑吧,跑得这么慢回去我得让教练加强你的体能训练强度。”


Ellis的脸瞬间黑了,雷狮嘲讽地大笑了两声,挑衅地回望了一眼鼓着脸颊的少年,加快了速度,Ellis本想跟上去,但他眼睛一转,忽然改了主意。


“还是我留下吧,”Ellis对上Van困惑的眼神,撒谎撒得有些心虚,“反正我也跑不动了,还是队长你跟着雷狮跑比较好。”


“追上来了!”


安迷修大喊一声,Van还在纠结,但Ellis转头就跑,和安迷修一起冲向反方向,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危机的情况不容他细思,他寻到了已经跑远了的雷狮的衣角,大步流星地追了上去。


雷狮见追上来的人是Van,心里一个咯噔,不知为何他心慌了起来,


迷宫的墙被慌不择路逃窜的嘉宾们撞得东倒西歪,全靠着雷狮脑中的地图,两个人艰难地穿过了地形变化极大的迷宫,成功抵达迷宫中央的高台。雷狮看都不看一眼水晶莲花上的纸卷,大胆地站上平台,他的随从摄影已经见怪不怪了,蹲在地上拍摄着聚精会神的雷狮。


迷宫里乱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些还被撞破了,好多路都汇到了一起。


Van想到了刚才Ellis的反常,生怕是这位小祖宗闹事,咬了咬牙,也爬上了水晶台,在看清迷宫里发生了什么后,他惊得大脑一片空白。


“我靠!”


雷狮更是爆了句粗,他面色铁青濒临爆发,其实雷狮在镜头前一直很克制自己,现在是真真被气得忘记了控制自己脾气。Van瞧着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攥紧了拳头无声地骂着人。


在迷宫的最内圈,安迷修抱着脚踝倒在地上,脸色苍白,膝盖和手肘处都磕破了不少,两个黑衣人毫不留情地把他架起来往迷宫外头拖,而娇小的少年垂着头被押在队伍的最后头,毫发无伤。


光从这幅画面看确实没什么问题,安迷修不当心摔倒了,两个人一起被捕。


但就在几秒前,Van和雷狮都看清了Ellis将安迷修朝后推的动作,安迷修被来不及刹车的一个黑衣人踩中了脚踝,他没发出痛呼,重重地跌在地上,身体滑出去了小半米,手肘和膝盖都是那时候擦破的。


雷狮抬起一只手,阻止了想要说些什么的Van,他面若凝霜地由下而上瞪视着妄图为自家队员辩解的好队长,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这账我会和他算的。”


听清了这句话的只有他们俩和站得极近的雷狮的随从摄影,摄影师露出了愕然的表情,悄悄地后退了一步。


雷狮扯动着嘴角,露出一个看得人毛骨悚然的微笑,他的声音翻滚在喉咙深处,像是阵阵雷鸣。


“如果安迷修的腿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他知道有背景的人,到底可以多无法无天。”






tbc.




广告位:《虚情假意》


点这里参加抽奖

评论

热度(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