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瑞嘉]歇斯底里和寂静无声12

致兩千年後的你:

    


12   






他是大爆炸的幸存者,是RJ-13的潜在携带人,是克死父母的丧门星。他哭是赚取同情,笑是没心没肺。


他满身灰尘背负着硝烟和血从火光中逃离,却穷其一生无法逃脱他人对受害者的偏见与苛责。


 


格瑞从午睡中醒来,额头出了细细一层汗,头顶的时钟还在滴滴答答的响着。鼓噪的心跳随着意识的清醒缓缓平复,颦起的眉头刚要舒展,忽然大开的窗外传来一声巨响,格瑞惊弓之鸟似得攥紧了身下的沙发套,粗布麻料硬邦邦的硌着手心。绛紫色的瞳孔收缩,汗水扑索索的往下落。


这时又是几声轰响传来,格瑞回过神来,意识到这应该是哪家店铺开业庆祝的礼炮,几声轰天雷之后,又是噼里啪啦两千响的鞭炮。他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精疲力尽的仰靠在沙发背上。


 


嘉德罗斯一脸不耐的走在街头,早知道免试入学有这么多麻烦事,他还不如直接考进来。嘉德罗斯单手拎着书包,走的急躁,包里的文件哗啦哗啦直响。


下午两点正是太阳最盛的时候,气温高的不像话,水泥地被炙烤的冒烟。嘉德罗斯无意瞥了一眼老旧街道的转角镜,差点被自己的金发晃了眼。鬼天气。


 


才踏进楼道他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惦记空调,雪糕,汽水还有格瑞常年冰凉的体温。左手雪糕右手汽水,怀里躺个冰美人,电视里放冰雪奇缘。想象促使他加快脚步,长腿迈的利落,踏在台阶上,震荡起细小的灰尘。


 


嘉德罗斯推开门,扑面而来的冷气冻的他一个机灵。少年人咂了咂嘴,想格瑞这个州官,总是以防止感冒为由限制他空调的最低度数,结果自个儿倒是随心所欲的可以。


嘉德罗斯弯下腰换鞋,想着待会儿得就这个问题跟格瑞好好谈一下,争取晚上多加一份香辣脆鸡块。


脱到一半,身后忽然笼上来一个黑影,凉冰冰的皮肤贴上来,嘉德罗斯冷的缩了下脖子。偏头看见肩膀上一绺柔顺的银发,问:


 


“怎么弄得这么冷?”


 


身后人没有说话,抓住嘉德罗斯的肩膀一把将他按在了门板上。天气太热,嘉德罗斯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短袖,肩胛骨脆生生的磕在门板上,疼的他呲了下牙。嘉德罗斯正热的烦躁,一脚就踹了过去,骂道:


 


“有病?”


 


格瑞被他踹了一脚,人好像老实了点,在原地愣了几秒钟。过了一会儿才又缠了上来,这次倒是温柔多了,小心翼翼的靠过来亲了下嘉德罗斯的脸颊。


嘉德罗斯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眉毛还皱着,嗓音却没那么硬了,他探手揉了把格瑞的头发问:


 


“出什么事了?”






ofo共享单车






TBC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