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永无乡 30

我我我我现在就想看下章

RIME:

/长篇连载 HE预定


/Alpha安 x Omega雷


/探案·悬疑·复仇·狗血·年下养成


/OOC和黑化少量涉及




-


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4.5(论坛体)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2.5(论坛体)  23~24  25  26  27  28  29


-






进行临时标记时Omega会受到信息素控制,相应的,Alpha也会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在适当信息素上。就在这短短几秒的空白中,尚有保留的雷狮趁着“安迷修”的分神,伸手摸回了掉在一旁的枪。




照理来说,普通的Omega在这种时候连抬手的力气都不会有,但雷狮却不一样,他抓准时机全力一搏,用枪口抵住身上男人的腹部连开了好几枪,直到子弹耗尽才罢休。




“安迷修”来不及躲闪,内脏被伴随着巨响而来的子弹搅碎后,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淋在雷狮的颈侧,整个人瘫软了下来。雷狮一脚踹开他的身体,挣扎着站起了身。




绝地反击的困兽捂住自己被折断的左手粗喘着,冷眼看着“安迷修”跪伏在雪地上,身下漫开一片鲜红的血泊。




雷狮后颈的腺体胀痛难耐,他眼里满是血丝,恨得浑身发抖,仿佛那几枪开在了他心口,而不是“安迷修”身上。他从牙缝里憋出句话来:“你这是咎由自取,安迷修。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




他深紫的发梢上沾满了带血的冰渣,越说越痛,把枪猛地砸在了地上,吼道:“我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但是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欺骗我,背叛我,羞辱我,换成其他人早就被我碎尸万段了。”雷狮从未如此失控,也只有眼前这个人能将他逼到这般田地,“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你怎么敢?”




回应他的只有冬夜的风声,重伤的“安迷修”从始至终没有再说过一个字,回答,解释,忏悔,质问,挑衅的话通通没有。死亡逼近,他用沉默拒绝了雷狮。




如果雷狮愿意,大可对着“安迷修”的心脏开那几枪,但他没有那么做,他承认他是不忍心,也承认安迷修一直都是他的例外,他再怎么冷血无情,永远都会忍不住为安迷修网开一面。




从前如此,现在也不会改变。




但脏器大面积受损的出血量已经足够致死,这只是时间问题,“安迷修”注定大限将至。雷狮不愿亲眼看着眼前的人断气,七神的追兵也随时可能出现,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腹部依旧疼得厉害,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但最痛的却是胸口。他刚割掉了心尖上那块腐坏发黑的肉,深入骨髓的剧痛随即降临了。




一切都结束了,他所剩无几的柔软感情也都被付之一炬。雷狮擦掉了脸上残留的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三个小时后。


闻讯赶来的安迷修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案发现场。赌场一片混乱,警方和七神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事后的搜查居然都被七神的人员包揽了。




安迷修站在屋顶上,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整个人的身形几乎被风雪淹没,悄无声息地观察着现场的情形。




和他身形面貌如出一辙的男人被放进了黑色的尸袋,腹部的致命枪伤一片血肉模糊。安迷修皱起了眉,他的克隆体似乎战力过于弱了些,还需要其他人的火力掩护。




唯一的解释是,克隆体只是拙劣的赝品,并没有完全复制安迷修的所有能力。其余的安迷修还不敢妄加猜测,但克隆体绝对没有和他一样的精神控制力。




这几枪是谁下的手,只要稍微想想就能找到答案。站在高处的正主心情复杂,一时之间百般滋味都在肚子里翻涌。




雷狮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下的手?




无论怎么说,打探完情况后安迷修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按现场的状况来说,雷狮虽然被七神摆了一道,但还是成功脱险了。




七神接下来的行动必定还是针对雷狮的,按照安迷修目前所知的情报,雷狮还拥有安蒙留下的更重要的资料。这些资料也许是可以给七神定罪的有力证据。




但雷狮为什么不直接利用这些东西将七神连根拔起?安蒙所说的恰当的时机又是什么?




雷狮的按兵不动让七神也放缓了手脚。在完成安迷修的实验后,七神才开始将重心转移到追杀雷狮的方向。




无论如何,安迷修现在必须洞悉七神下一步的动作。可脱离了研究室的仪器设备后,安迷修的精神力大打折扣,无法再远距离和其他人进行意识连接。




但他还是想试试。安迷修在漫天大雪里闭上了眼,动用精神力开始搜索七神相关的人,但脑中始终只有一片深色的混沌。




一无所获的安迷修睁开了眼,咳嗽了两声,伸手抹去了鼻下的鲜血。自从五年前能力觉醒后,他的体质每况愈下,虽然体能和战力与日俱增,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加速流逝。




安迷修转身消失在暴雪之中。今夜又恢复了与往日一样的寂静。地上的血渍和足印都被大雪盖住,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一周后。




市中心最繁华的街区上高楼林立,其中好几栋都是用真金白银垒起来的天价公寓。顶楼更俯瞰夜景的最佳地点,称得上是皇冠上的明珠。




一个破水而出的动作打破了如镜的水面,水花四溅。清澈的水溢出无边泳池的边界,淌进下方的花坛里。




双臂放在池边的男人甩了甩湿透的紫发,他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滴落下来便顺着他轮廓分明的唇鼻一路下滑,舔过结实精瘦的胸膛。一身全黑的紧身泳衣把他包裹得密不透风,却也将他极具爆发力的性感身材勾勒到淋漓尽致。




他抬起头看向坐在泳池另一边的客人。凯莉今天穿了身藕粉色的天鹅绒长裙,坐在沙滩椅上悠闲地喝着饮料,还不忘嘱咐他两句:“你下水前我就提醒过你了,你伤得不轻,现在下水会有感染的风险。现在我再提醒你一遍,至于听不听就是你的事啦。”




雷狮嗤笑了一声,他人高自然手长腿长,单手撑着泳池边就翻上了岸。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作为你临时请来的私人医生,拿钱办事是我的职责。”凯莉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




“Creator项目已经完成了,你就不怕七神把你灭口了?”雷狮走到酒柜前抽了瓶黑朗姆出来。




凯莉嚼碎了嘴里的冰块,满不在乎道:“就算Creator结束了,他们多的是项目需要我出力。”她顿了顿,“不过说起来,他们这段时间还真没来烦我了,不会是发现我和你的交情了吧?”




雷狮嫌弃地摆摆手:“我和你有什么交情?”




“还有一件事,安迷修就这么死了……我觉得还是太蹊跷了。”




“枪是我亲自开的,出血量必死无疑。”雷狮转过头去,湿漉漉的刘海挡住了眼,他语气越是克制就越容易让人察觉出端倪。




陷入沉默的凯莉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道,“说起来七神追杀你是为了安蒙当年留下的资料,你到底把东西藏哪儿了?”




“我说过了,安蒙留给我的资料就是当年被安迷修从地下室拿走的那份。”雷狮抬头灌了自己半瓶酒,“那份是残缺的,没什么用。七神的情报网都是一群什么垃圾在管。对了,你有安莉洁的消息吗?”




凯莉翻了个白眼:“不要把我和他混为一谈,我和她根本就没什么关系,也没必要联系。”




雷狮先前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甩了甩手上的水,接了电话,一个熟悉的童声传来:“雷狮…”




一听到雷娜的声音带着些不寻常的哭腔,雷狮立马严肃了起来:“怎么了?”




“有人闯进来了,就在大门口……卡米尔他们下去十分钟了还没有回来,你什么时候来?”雷娜强忍住惊恐,但语调仍然在发颤。




“你把视频打开,给我看监控的画面。”雷狮丢掉了手里的毛巾,眼里怒意渐盛。雷娜抱着手里的佩奇玩偶,踩在板凳上,将手表的摄像头对准了监控界面。




大门边都是东倒西歪的保镖,卡米尔不见了踪影,有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走上了台阶。门前的壁灯照亮了他的面孔,他抬起头看向监控,棕色的刘海下是雷狮再熟悉不过的俊朗五官。




极度震惊的雷狮一松手,手机砸落在地上,屏幕碎成了蛛网般的纹路。




安迷修死而复生了,成了索命的亡灵,阴魂不散,不死不休地纠缠他,甚至连他们的女儿都不放过。




Tbc.




坚持住,下章就是安痛哭流涕“我对不起你们娘俩”了






❤安雷NC-17文漫合志《传说终焉》


信息→点我看圣骑士在线降魔



评论

热度(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