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凹凸世界/瑞金】果子酒【龙与少年paro系列】

千和安:

*前篇指路→ 记忆


*首章指路→ 契约




*啊——受不了啦——我要写温暖小日常————【满地打滚


*虽然能写出一直以来想写的设定和主线我是很高兴啦


*可是再不写写龙与少年的日常我就憋死啦——————


*【持续满地打滚








【果子酒】


 


那是他们尚未抵达北陨山时,发生的一段小小的插曲。


 


因为连日下雪,道路变得湿滑难行,即使是魔兽也难免在雪中打滑,于是经过交涉,商队在途中一个较大的部落旁临时停下休整,准备等天气放晴,道路的积雪化得差不多再继续赶路。


 


魔兽并不意味着愚钝,相反的,所有的魔兽都比普通的动物拥有更高的智商,它们只是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但并不代表它们听不懂人类的话。


 


换个比方吧,如果以“魔兽”和“动物”来划分的话,龙族也是魔兽的一种,只是因为太过强大和智慧,硬生生脱离了魔兽的范畴。


 


大陆上绝大多数魔兽对待人类的态度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对它们而言,人类既无法造成威胁,也并不好吃;一小部分魔兽喜爱人类的血液和皮肉,会毫不留情地将人类当做猎物捕食;还有另外一小部分魔兽,在漫长的岁月中与人类共同生活并被驯化,相较于其他野生魔兽,对人类具有明显的亲和力。


 


商队用于拉车的四足魔兽就是如此,它们有着宽大的脚掌,粗壮稳健的腿,以及矮而易于维持平衡的身体,与普通马匹相比,身上厚重的鳞片具有更高的防御性,并且能够在遭遇袭击前发出警报——当然,驯养的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负担的。


 


多日的共同行进让金也和拉车的魔兽意外培养出了一些感情,金有着天生的亲和力,动物们几乎都非常喜爱他——格瑞早就知道这一点,却没料到这对魔兽也起作用。


 


车子刚刚停稳,金就跳了下去,绕到车子前端摸了摸魔兽覆满鳞片的背部:“辛苦啦!”


 


魔兽发出惬意的咕噜声,很享受来自人类的抚摸,它的体温偏低,鳞片冰凉,因此人类掌心的热度让它很是高兴。


 


咕噜了没两声,魔兽忽然脊背一凉,对危险的感知让它条件反射地收敛了气息,原地趴下,并把脑袋埋在了两条前腿中间。


 


这并不愚蠢,不如说是最明智的做法——在力量悬殊的敌人面前,逃跑或是挑衅都会激怒对方,不如直接示弱。


 


“格瑞?”


 


而金回过头,看到了站在身后的龙族少年,格瑞的脸大半被兜帽遮住,露在外面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附近不安全。”格瑞淡淡地说,并伸手直接拉了金一把,“走吧。”


 


“哎?”


 


格瑞一边走,一边耐心地和金解释:“你看到那只魔兽忽然趴下去了吧?那是它感觉到危险以求自保,虽然我没什么都没感觉到,但不排除意外的存在,所以最好赶快离开。”


 


“我以为它是累了呢。”金恍然大悟,随即又有点疑惑,“……但是我也没感觉到什么啊,格瑞,会不会其实它就是累了?”


 


“……应该不会,这种魔兽最大的优势就是它们体力和耐力的充沛了。”


 


实际上,格瑞并没把那个虚无缥缈的危险当一回事,之所以带着金离开,不过是顾虑着自己还在扮作人类。而金也没把这个虚无缥缈的危险放在心上,因为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危险是足以威胁到格瑞的。


 


这支商队里可是货真价实有一个龙族存在,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了。


 


感觉到格瑞的气息远去,趴在地上的魔兽松了一口气。


 


就在它享受着友善人类的热情抚摸时,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龙族突然释放出的威压吓得它几乎以为自己就要丢命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似乎龙族本尊对此毫不知情。


 


想想也是,如果是有意识地散发威压,这会儿它早就被拍进地里了,还能趴下去装死?


 


心态很好的魔兽晃了晃脑袋,真的闭上眼睛,就着趴在地上的姿势打起盹来。


 


商队队长和部落首领的交涉很愉快,他们并非初次合作的陌生人,这个部落一直在这条商道的必经之路上,来来往往几次,部落不是第一次给这支商队借宿,商队也不是第一次给这个部落提供货品。


 


按照这个部落的历法,现在仍是冬天,但天色已经不会黑得那么早,巧的是,雪很快停了,堆积在天空中的云层也逐渐散去,此刻的天空呈现出一种绛紫色,隐隐透着稍暗的橘金。


 


商队队长很满意,这意味着第二天就可以继续赶路了。


 


这个部落热情地招待了商队的人们,腾出厚重扎实的帐篷,又端来热气腾腾的食物和水,还分了一些色泽鲜艳的果子酒来。


 


金和格瑞住了一间稍小的帐篷,这是金要求的,这样他们就不必再和其他人挤。在帐篷里,格瑞终于摘下了兜帽,长长呼出一口气,平日张扬的银发被压得七零八落,看起来多了几分狼狈,却也显得不那么难以接近了。


 


“噗嗤!”


 


而金端着一大盘的食物,不厚道地直接笑出了声。


 


格瑞无言地看了金一眼,微微蹙眉,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头发:“很好笑吗?”


 


“没有没有,挺可爱的!”


 


金一边这么说,一边脸上挂着褪不去的笑意——格瑞从没有这么长时间连续戴着兜帽,所以,也是第一次,格瑞的头发几乎全都被压塌了,这么一看,那头银发的长度几乎垂肩,意外地比想象中还要长一些。


 


“那不应该是拿来形容我的词语吧。”


 


“那要怎么形容?”


 


博览群书的龙族少年微仰起头,认真想了想,目光转向自己的契约者:“这个词语用来形容你比较合适。”


 


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格瑞在说他可爱,这让他直接被嘴里的一大块麦包噎住了,他憋红了脸,猛烈地呛咳起来。


 


格瑞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出来递到金的嘴边,金的两只手都抓着食物,何况他确实噎得厉害,因此想也没想就凑过去,嘴唇叼着杯子边,就着格瑞端着水杯的姿势喝了几大口,终于把食物咽下去才长出一口气。


 


杯子边沾了一点儿水渍,格瑞下意识地抬手用拇指蹭掉了,然后给自己也拿了一份食物吃——他不挑食,至今对人类的食物也都没有特别的喜好,什么都不觉得难吃,但也什么都不觉得好吃。


 


被烘烤得硬邦邦的麦包充满了浓郁的麦子味,为了便于保存,几乎没有任何水分,因此嚼着嚼着,就要喝几口水免得噎住。格瑞一边嚼着麦包,一边顺手拎起另一个水壶,往杯子里倒了一些水,端起来一饮而尽。


 


“…… ……”


 


感觉味道和平常的水不太一样,龙族少年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他也没在意,就那么继续吃了下去。


 


水壶里的水好像带着魔力一样,有着清冽的甜味,还有一点点热,喝多了几杯之后,居然就生出了继续喝下去的欲望——格瑞没多想,诚实地遵从了内心的想法,他放下麦包,一杯接一杯地继续给自己倒水喝。


 


很快,那一壶水就见底了,格瑞晃了晃水壶,有点遗憾地叹了口气。


 


“怎么没了啊?”


 


“什么没了?”


 


格瑞愣了一下,听到金的话,他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他刚才似乎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了。


 


金凑过来看格瑞,发现对方比常人要白的脸颊竟然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紫罗兰色的眸子有点儿茫然,目光却比平时柔软许多,一只手里拎着个壶,哗啦哗啦摇晃着——显然已经空了。


 


金的视线落到了那个壶、以及放在地上的杯子上,他把那只杯子拿起来看了看,见底部残留着一点儿琥珀色的液体,凑近闻了闻,一股混合着水果香的酒味。


 


“格瑞……”搞清楚怎么回事的金发少年哭笑不得,“你不会刚才把这些全喝了吧?”


 


银发少年呆呆地点了一下头:“嗯,挺好喝的。”


 


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笑出声。


 


仔细想想,格瑞确实是第一次喝到酒。


 


之前从来没遇到能喝酒的时候,金也不是喜欢喝酒的人,自然没有主动买过,格瑞更不会主动要求,于是出乎意料的,第一次喝到了酒的格瑞,居然就这么直接喝醉了。


 


或许离“喝醉”还有距离,但确实变得比平常迷糊起来了。


 


“还有吗?”格瑞问,目光定定地盯着金手里的酒壶。


 


“没有了,就这么多。”金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放下酒壶,有点担心地摸了摸格瑞的额头,“格瑞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有不舒服吧?”


 


龙族少年孩子气地撇了撇嘴,显然有些不满,可很快,他又沮丧起来了——这可真是太新鲜了,格瑞脸上的表情如此鲜明多变。


 


“忘记给你留了,抱歉,不是故意的。”格瑞低声说。


 


金愣了一下,摇摇头笑了:“没事啦,我也不喜欢喝酒的。”


 


“那你喜欢喝什么?”格瑞仰起头,忽然直白地问了一句。


 


虽然格瑞本来就是非常直白的性格,但和现在这种状况又有点不同——现在的格瑞,更像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毫无章法。


 


“我喜欢喝……蜂蜜水就挺好的,还有蒲绒草芯熬的甜汤!”


 


“哦,你喜欢甜的东西。”


 


“是啊。”


 


确认喝了酒的格瑞没什么耍酒疯的危险,金也就放下了心,挨着格瑞在地毯上坐下,一边继续吃晚饭,一边和格瑞闲聊。


 


“你有不喜欢吃的东西吗?”


 


“你喜欢看什么书?……不对,你不喜欢看书。那你喜欢做什么?”


 


“金,为什么你的名字叫金?人类的名字是怎么起的?”


 


“为什么你的头发像太阳,眼睛像天空?”


 


——然而,喝了酒的格瑞,充分发挥了龙族所固有的好奇心,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往金身上砸,弄得金措手不及,偏偏格瑞的表情和语气都淡淡的,好像他根本没喝醉,就是稀松平常的聊天而已。


 


“呃,格瑞……”金终于抓到了插话的机会,“你怎么突然这么多问题……一个一个问,行不行?”


 


“不是突然的问题。”格瑞甚至逻辑清晰地反驳金,“这些问题我一直在思考。”


 


“这有什么好思考的?”金哭笑不得。


 


“因为和你有关。”格瑞回答得很直接,紫罗兰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紧了金,“金,关于你的事情我都想知道。”


 


“…… ……”


 


虽然明知道格瑞是喝了果子酒之后,毫无章法地想到什么说什么。


 


而且也明知道,格瑞说话从来没有任何弦外之音。


 


但还是又不争气又高兴地,因为格瑞这么说而感到心口灼热。


 


然而,格瑞还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金也还没平复这份灼热的时候,帐篷外忽然传来了人们惊慌失措的叫声,金神色一凛,一把拉开垂挂的毯门向外看去——少年眯起眼睛,在暮色中,隐约看到远方腾起的滚滚尘烟。


 


“是魔兽。”


 


格瑞出现在金的身后,只看了一眼,就颇为冷静地下了定论:“春天要到了,它们在迁徙,寻找新的居所。”


 


“那……”


 


“可能是觉得这里有食物还很暖和。”


 


太过有理有据,金几乎要分不出格瑞是不是酒醒了:“总不能就这么看着它们冲过来吧,我去阻……”


 


“不用。”


 


格瑞连披风都没穿,自然也没戴兜帽,就那么一脸淡然地走出了帐篷:“我来吧。”


 


金确定了——格瑞的酒没醒。


 


天快黑了,格瑞的头发又披散下去,不仔细盯着看,还真看不出那对银色的耳鳍。但金不敢放现在的格瑞独自行动,于是也急忙跟了上去。


 


这群魔兽来得突然且气势汹汹,整个部落的人都很惊慌,推挤着向后逃窜,在那之后,面无表情反而迎着魔兽而去的格瑞和金显得分外醒目。


 


在部落边缘,格瑞停下了脚步,金站在他身边,手里已经凝聚起一支金色的箭矢,张弓搭弦,拉得那把巨大的弓弯如圆月。


 


金屏住了呼吸,注视着越来越近的魔兽大队——现在他能看清楚了,是一种四蹄魔兽,有着和巨大体形不相符的灵活。


 


近了,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动手。”


 


几乎是在格瑞话音响起的同时,金松开了拉着弓弦的手,金色的箭矢如流星般射向魔兽群,恰好在领头的魔兽脚下炸开,绽出无数火星般的光芒,魔兽群受到了惊吓,有几头魔兽离得太近,直接被金色火星贯穿了身体,倒地不起。


 


趁着魔兽群变得混乱的一刹那,龙语魔法施展开来,自然元素沿着冬夜的风一路疾驰,渗入地表,土地裂开狭长的缝隙,土壤纷纷崩塌——就在魔兽群的脚下,大地塌陷,所有的魔兽同时陷了进去,摔得头晕眼花。


 


这种魔兽并不擅长攀爬,一瞬间,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族群死寂一片,几乎要踏平部落的危机就这么解除了。


 


夜风中,格瑞垂肩的银发被向后吹动,露出月光下如同雕塑的脸庞。


 


金看得有点发怔——他总是在这些毫无防备的时刻,忽然感受到格瑞的外表具有多么大的吸引力,那无关性别,也无关种族。


 


“你很厉害。”格瑞忽然说。


 


“啊?什、什么?”金根本没听见格瑞的话。


 


“时机很完美。”格瑞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即使没有我,你也有把握对付它们。”


 


“呃,我……”忽然被格瑞这么夸,金有点不好意思。


 


可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应格瑞喝多了的直白赞美,喝多了的龙族就忽然眼睛一闭,身子直往下倒,金吓了一跳,慌忙接住,才发现格瑞是直接睡着了。


 


……喝多了酒的龙族都是这样吗?


 


当然这是不可能有答案的,根本没有第二个参照。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格瑞重新恢复了平时的样子,金尝试着问了几句,发现格瑞似乎睡了一觉之后,就把前一天晚上的事情都忘干净了。


 


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的忘干净了——


 


启程之前,格瑞略感遗憾地看了好几眼酒壶。


 


——就只有格瑞自己知道了。






——tbc——

评论

热度(1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