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凹凸重案组

Kiliny麒堰君:

案件归档


【五尸案】


【校园惊魂】


————————————————


【生死存亡(5)】


 


重案组剩余留守现场四人依旧顶着酷热包裹一身防护服进行搜索取证,他们可不想再现一次安迷修和雷狮联手造成的“尸液芭蕾”盛况。佩利拎着箱子偷偷摸摸向帕洛斯那头蹭,用肩膀轻轻碰了碰对方,带着些调笑意味问:


 


“你觉得老大他们还不回来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觉得你在找死。”帕洛斯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往不良方向想,就是他们抛弃还在现场工作的我们,兴高采烈的在家来了一炮;往好的方面说,他们可能在回来的路上给我们买香菜所以耽搁了。”


 


佩利一听香菜这两字脸色都发苦,尸臭味道重是不假,以毒攻毒是痕检科和法医的惯用手段,香菜搓手祛除臭味也是常事,但佩利这种嗅觉感官极度发达的人就是受不了这个,香菜除臭还不如让他剁手。


 


“不用香菜就别跟我睡一张床。”


 


防毒面具下帕洛斯双眸眯起,镊子平抬指向佩利面门,在手电筒光照映衬中硬是把那把镊子照出一股寒光烁烁的震慑感。


 


“我宁愿被香菜抱着睡,也不愿意被尸臭笼罩着睡。”


 


“安队去买香菜了?”


 


金耳朵尖,听见要用香菜苦着脸凑过来和佩利一起露出委屈的神情,试图取消这个恐怖刑罚。


 


“对,香菜就在后备箱里。”


 


隔壁713门口传来男人分外轻快的声音,四人听见声音纷纷扭头去看,一身黑色警用防护服的两人通过墙壁被凿出的裂口跨进712,格瑞敏锐地发现安迷修与平日沉稳的步伐不同,今日的脚步显得十分……欢快?


 


实在是看不惯堂堂重案组队长这幅状态,格瑞忍不住开口泼他冷水:“你吃错药了?”


 


“格瑞。”安迷修挨着712肮脏的水管子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我发现坦白真好。”


 


格瑞眼底划过一丝冷光,指节在墙壁残破砖面轻声敲打出摩斯电码。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相信他。】


 


【你在拿我们的任务当儿戏。】


 


“格瑞格瑞,你看这里。”


 


防毒面罩都阻隔不断的欢快声音冲散了两个男人间的剑拔弩张,金举起污浊不堪的物件献宝一般捧到格瑞面前,“是这个学校医科系的身份名牌!刚刚我伸手在尸体身下掏到的!虽然能够识别身份的名片纸已经被尸绿完全污染腐烂,但是医科系三个字在名牌卡上刻得很清晰!局长可以申请彻查指令了!”


 


“不错啊金。”连帕洛斯都难得的转过头夸了一句,“幸运值看起来比狗鼻子好用多了。”


 


“这几个案子哪有我用武之地……我现在连防毒面具都不敢摘。”佩利并拢五指在脖颈前划过,“我要是拆掉这东西,下一秒闻着味道就能去见上帝。”


 


“我提醒你,国内提倡无神论。”


 


“帕洛斯你故意拆我台是不是。”


 


“岂敢,我这是实话。”


 


“别闹了你们两个,痕检都做完了?”


 


雷狮活像个幼儿园保父,一手提一个的后领子把他两强制转了个方向。


 


“我现在去让丹尼尔向上申请明确搜查令,金你尽快把证物拍照上传到警局加密邮箱,我要把整个AT……翻过来。”














——————————————


格瑞的真实身份差不多也能猜到些了


香菜搓手是真实的,以毒攻毒


明天会发一下新坑设定,准备爆肝

评论

热度(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