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命中注定 30(娱乐圈ABO/R15)

梵瑛🌻: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娱乐圈ABO


Alpha安X Omega雷


破镜重圆,狗血,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短小的car的保险杠【。】……下一章还有继续的!写不完了ORZ






30.


两个少年组合的人气蒸蒸日上。


武侠剧的篇章预告已经发布了,安迷修和雷狮两个娱乐圈新生势力引起了不小轰动。


柳条轻点在湖面上,翠绿色的叶浪峦峦叠叠,满园春色被风吹碎了,旋转摇曳的花瓣色彩各异,擦着锦衣华服的小少爷的脸颊,悠悠荡荡地坠在了涟漪四起的蓝绿色湖面上。


不言不语的侍卫单膝跪地,安安静静地听小少爷吹奏玉笛,他低着头凝视一片卡在地砖缝隙里的粉色花瓣,它的脉络像是血管,呈现着艳丽的红色,从残留着浅绿的根部朝着半透明的娇嫩花膜尖端生长。


“你说,江湖有多大。”


小少爷垂下了手,笛子尾端系着的红色流苏缠绕着少年纤长的小指,侍卫望着那双手,觉得自己更喜欢它握着利剑时的模样。


“江湖在人心里,无边无际。”


“哦?”小少爷眯着眼回过头,白色的玉笛在指间打转,“也容得下我么?”


“那是自然。”


侍卫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他一手按着剑鞘,恭恭敬敬地低着头,束得整整齐齐的发髻上粘了几片与他气质不符的亮色花瓣,小少爷轻笑一声,一甩袖子并拢两指,夹起薄如蝉翼的花膜,用力碾了碾,它们便化作深色的汁液,沿着指腹的螺纹一圈圈蔓了出去。


“你是几岁跟了我?”


“七岁。”


“细数也有快十年了,”小少爷边说边后退,侍卫不用抬头,便能嗅到对方身上不似兰麝的香气慢慢远去,那味道不甜不腻,好闻极了,“有一件事我从未问过你,抬起头来。”


安迷修睁开眼,平静地抬起头,他的眼睛是比春更浓的翠色,雷狮背着光背着风,像是提着一把剑一般,葱葱玉手握着雕刻着浮纹的白色笛子,直指着面无表情地少年的鼻尖。紫罗兰玉的表面覆盖着一层透亮的、璀璨的亮光,不可一世的小少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的心腹,自信满满地笑了起来。


“一辈子跟随我,有异议否。”


安迷修的表情紧了紧,他深吸一口气,直起了腰板,他能看到被万紫千红染上了颜色的春风,能看到蜿蜿蜒蜒爬入湖中亭台的枝条,那上头有一个孤零零的花托,视线急转而下,落在了正逢盛开时的花朵上。


雷狮见他走了神,不由得轻哼一声,狠狠地朝前踏了一步,花朵破碎时发出的声响好似初雪消融,又好似刀剑归鞘。


不苟言笑的侍卫终于柔下了面部线条,他注视着意气风发的主人,弯着眼睛分开了薄薄的唇。


 


雷狮惊恐地发现安迷修X雷狮这个CP的热度一天翻了三翻,他埋在横七竖八的沙发垫子里,黑着脸一条条刷热门微博。


不管是组合的粉丝数,还是他们俩的个人微博,都以疯了似的劲头往上飙窜。雷狮的粉丝数已经超了五十万,看这个趋势在下周前再增长十万绝对不是难事。


雷狮不得不承认,成品出来的效果很惊艳,但也确实有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里头,


说实话雷狮在拍摄的时候压根没多想,剧本怎么写他就怎么演,而现在他看着手机屏幕里陌生的自己与安迷修,很难说服自己这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只是纯洁的兄弟情谊。


后来雷狮抽空去搜了搜原著小说,才知道这个篇章对这对主仆的描写很是暧昧,没捅破那层纸,却也没差多少了,作者的私心大家心知肚明,况且现在这世道别说同性了,即使是同性AA恋都不算稀奇。作者不点破,反倒增加了这一篇章的魅力,读者被文文莫莫的青涩情感萌得肝颤,如今又见到了还原至极的安迷修与雷狮的演出,一个个在微博上炸成了灿烂的烟花。


开了窍的雷狮看着屏幕中安迷修的背影,少年的体格顶得衣服布料饱满紧实,窄腰宽肩一览无遗,他口干舌燥地啧了一声,关掉了视频,伸长了手去够放在茶几沿上的可乐罐。


这一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没有练习项目,没有通告,也不需要去开那些又长又臭的回忆,安迷修去健身房锻炼了,雷狮一个人窝在空调房里,拿出了买了好久却一直没时间好好品味的游戏光盘,塞入了已经有些蒙灰的机器中。


今天很热,照理来说已经来到了十月初,不该炎热至此,但即使坐在凉风习习的空调下,他还是热得面色泛红头昏脑涨,空空如也的可乐罐里插着两根冰棒棍,他嘴里叼着第三根,透白的冰棒半融化了,雷狮被冻得牙齿酸胀,但也腾不出手去拿下它,手柄上的手指将按钮敲得啪啪作响,他趁着转场动画,捏住湿淋淋的木棍将冰棒从嘴里抽了出来,伸出舌头胡乱舔了一遍,舌苔在冰酥表层留下一道道刮痕。


三两口将冰棒嚼碎了咽下,雷狮嫌弃地瞅着被糖水濡得亮晶晶的掌心,他瞧了一眼还在说个没完的主角,踹开绕成一团的电线,赤着脚朝洗手间走去。


掬起一捧水泼在热得发烫的脸,雷狮烦躁地撸起刘海,眯着眼睛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他的状况确实不妙,脸红得像是在发高烧,眼睛也不是清明的样子,混得像是盛夏被暴雨侵袭的大海。


雷狮摸着滚烫的脖子,不敢置信地嘀咕着我难道又感冒了,他回忆着安迷修放感冒药的地方,慢吞吞地走进卧室。


高热冲撞着雷狮的皮囊,他甚至听到了水分蒸发的滋滋声,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成了一桩酷刑,他蜷缩着脚趾,揪着胸口的布料,疲倦且颤抖的吐出一口带着酒气的吐息。


在雷狮惊觉体内的热度不同寻常的前一秒,一股浓郁甜辣的香气喷涌而出,浓得使他失去了思考能力,威士忌的信息素味被自动合拢的房门关在了房内,门板掩住了栽倒的雷狮的身影,在轰的一声后回归寻常。




点我看first time前半段


石墨不知道为什么要登陆,点不开的点这里




tbc.




广告位:《虚情假意》


点这里参加抽奖



评论

热度(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