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安雷】永无乡 33

要开始甜了吗?

RIME:

/长篇连载 HE预定


/Alpha安 x Omega雷


/探案·悬疑·复仇·狗血·年下养成


/OOC和黑化少量涉及




-


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4.5(论坛体)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2.5(论坛体)  23~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雷,狮。”27号的舌在唇齿间辗转了几个来回,他又发了一次这两个音节,像个初学语言的儿童一样好奇。




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雷狮看不太清青年的脸,那双隐匿在暗处的眼里沉淀着阴影,没有光,似乎在看雷狮,又像在看无人知晓的别处。他的嘴一张一合,雷狮绷紧了神经在分辨他的行为,突然心头一震,发现他在念自己的名字。




“安迷修”现在表现得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在终于厌倦了这个发音游戏后,27号伸手摸了摸玻璃。他先前和雷狮搏斗的时候手上留着的伤口还没处理,满手的血擦在镜面上,触目惊心。感应装置打开了权限,他踏进了关押着雷狮的那间监狱里,穿过玻璃就像穿过水幕一样轻而易举。




头顶的白炽灯闪了闪,细微的杂音一闪而过。27号已经站在了雷狮身前,雷狮因为劈头盖脸的信息素控制不住自己,连皮下的血管都在颤抖,藏在约束服衣袖下的手抠紧了皮带。




“把安蒙剩下的东西都交出来。”




雷狮笑了声,低下头,不想让27号看到自己焦灼的表情,逞强道:“为什么你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样的废话?安迷修,到底是谁把你教成了个废物。”他的话成功惹怒了27号,话音未落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脸颊。雷狮被迫仰起了脸,与27号对视。




“而你每一次都会负隅顽抗,雷狮。”27号一改先前的刻板僵硬,说出口的语句也越来越像人类。他加重了受伤的力气,却更像是在抚摸雷狮的脸颊,连眼神死死黏在雷狮发红的唇上,如同陷入泥沼。




雷狮当然没有错过他暧昧的举动,当即选择了讥讽:“本性难改啊,连执行命令都不忘见缝插针。”27号长着一张和安迷修别无二致的脸,英俊端正的五官在面无表情时显得格外肃杀骇人。他一言不发,猛地将雷狮掀翻在床上,将他拘束服上的皮带和床上的铁链捆在了一起。




这是一只棘手的猎物,即使被拔去了爪牙,也不代表他将受降于人。他浑身的刺都锋芒毕露,叫嚣着要和猎人同归于尽。




吸收了26号的教训之后,组织的人警惕了不少,在把雷狮囚禁起来前就给他打了足量的肌肉松弛剂。所以事实上,雷狮是无法做出任何具有实质性的反抗行为的。




27号单膝压在他的身上,一手扼住雷狮的咽喉,低声威胁道:“你可以继续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试图激怒我,我也可以用其他手段让你开口。”




他短碎的发凌乱地散在床铺上,明亮到刺眼的灯光照得他发梢泛紫。雷狮的脸被遮了一半,嘴角不可一世的笑还明晃晃地露在外边:“你的废话太多了,不如动用你引以为傲的能力控制我的脑子,这次不需要药物了,你可以享受亲自动手的快感。”




虽然口头上极尽所能地激怒对方,但雷狮其实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冷静。他发现安迷修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他使用过精神力。重逢时安迷修坚持要和他肉搏械斗,可以理解为安迷修做贼心虚,守着那丁点可怜的自尊心,不愿意再用卑鄙的手段重蹈覆辙。




但事到如今,只差最后一步——从雷狮嘴里撬出最后的机密——就能大功告成,消除七神最后的隐患,让一切罪证都石沉大海。安迷修不可能再因为自己幼稚的自尊心而导致这一切功亏一篑。




唯一的解释是安迷修突然失去了精神力。雷狮若有所思地眯起眼,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空气中氯气的味道,一时之间也分不清这是“安迷修”的信息素,还是真的消毒水味。他自嘲地笑了笑:“你可以为所欲为,强【。】Jian我也好,标记我也好,都随你的便。”




倏地,27号伸出手插进了他的嘴里,抵在雷狮的舌与齿之间,漠然道:“我干过那种事?”他像个记性不太好的人在自问自答。一阵刺痛突然袭来,他微微蹙眉,看到雷狮咬破了他的手指,殷红的血染在雷狮的薄唇上,衍变成了一抹迷惑人心的色泽。




27号的眼神发直,缓缓低下头,嘴里轻声重复了一次:“我干过这种事。”这次却是个肯定句。他身上雨水的气味倾落下去,将雷狮周身淋得湿透,然后变成了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Alpha的信息素压制是无法抗拒的,雷狮的呼吸变得粗重,他转过头去,被27号掰开的嘴角滴滴答答地往外流着唾液。那双漂亮的紫瞳开始散焦,他在心里迅速地思考着,佩利和帕洛斯赶来救援需要多长时间,有多少胜算,帕洛斯临时跳反的几率又有多大,卡米尔在安迷修手下生还的机会有多少。


所有的计算结果都指向同一个必然的答案——无论他会不会得救,都没有人能阻止他再次被侵犯。




有一只冰凉的手掌从他拘束服的缝隙中伸了进去,顺着他腹部还隐隐作痛的肌肉抚摸上去。雷狮本能地轻颤,他的身体感到恐惧,正在排斥身上的男人。“安迷修”捏得雷狮下颚发疼,强迫他转回头去,正视那双蓝得发冷的眼。




那张脸越来越近,雷狮想象过千百次自己会如何面对安迷修,他的脸上有过青涩的倔强,强装的淡漠,破绽百出的少年老成,愤怒,诘责,悲伤,绝望,冷漠。但雷狮万万没想到自己终究会面对这张脸上讳莫如深的爱欲。安迷修的棕发荡在雷狮额前,笼罩下的是遍布他一生的阴翳。




“还不如我早就杀了你,或者你杀了我。”雷狮用气声说。




那个吻终究还是混着血,不知是雷狮的还是“安迷修”的血,落了下来。




雷狮身上的皮带和锁链都绑得结结实实,拘束服的布料却被扯得乱七八糟。27号的意图太明显了,首先撕破的就是雷狮下身的长裤,他被送进来之前就被扒光了其他的衣服,身上的内衣内裤都在消毒前被脱掉了。




因为信息素的影响,雷狮的下身不但半【。】勃了,甚至早就开始分泌粘【。】液了。27号的手已经掐住了雷狮的大腿,但却没来得及使力掰开它们就脱了劲。




冰凉的液体滴在雷狮脸颊上,他睁开眼,看到27号伸手捂住了一边的眼睛,面上的表情痛苦不堪,七窍渗出汩汩鲜血。27号似乎也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有人正在使用念力破坏他的身体,从雷狮身上翻了下去。




猛地,伴着一声巨响,牢房的玻璃碎成了无数片散落在地,头顶惨白的灯光也开始忽明忽暗地晃动,电源的动力耗尽,灯光还是熄灭了。逃过一劫的雷狮心如鼓擂,嗓子里都是恶心的腥味,他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到了站在牢房外的人。




远处的应急灯还亮着,勉强勾勒出了来人的轮廓。他的身形和面前的27号如出一辙,连发型都一模一样。那黑影伸手擦了擦嘴角,似乎抹下了一把血,甩在了地面上。




他伸出手,地面上的玻璃碎片又受到感召般,开始剧烈震动:“鸠占鹊巢是要付出代价的。”27号双腿一软,单膝跪了下去。




雷狮怔住了,这竟然也是安迷修的声音。






Tbc.


正主来惹!下章肉


顺便我回来了!i'm ok就是最近要花不少时间跑医院了大兄弟们评论更新的话还是内容为主吧不用关心我的病情了







评论

热度(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