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胜出】当Deku遇见绿谷出久 06

哦哦哦!打起来啦

棉花糖A:

(๑˃̵ᴗ˂̵)و争取每天早睡早起的更新。







06.




DEKU站在镜子前照了照,那身属于绿谷出久的校服非常贴合地穿在他的身上,DEKU怔了怔,指尖微微抬起触碰到冰冷的镜面,像是被刺到了一般缩回了手。
 
“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你要出去看看吗?”绿谷出久问道。
 
DEKU将袖扣塞进小巧扣眼里,他摇了摇头,他虽然没有没作为一个学生了解过雄英,但雄英内部的结构图他倒是上上下下不知看了几遍,说不定比一些学生还要熟悉这所校园。
 
“不去参加课程,没关系吗?”DEKU看着依旧坐在原处的绿谷出久,出声询问。
 
“相泽老师让我下午陪着你就可以了。”绿谷摸了摸后脑勺,虽然会比其他同学落下一些进度,但是丽日和饭田之前就说过会帮他一起记笔记,还会一字不漏地重复下午的战斗课程。
 
绿谷出久露出个柔软的笑。
 
DEKU看了他半响,眼睛里落了一片好看的光,“你交到了好朋友呢。”
 
“丽日同学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平时也是一副干劲十足,不服输的样子,是非常优秀的人。而饭田同学虽然做人非常的认真,但这其实也是他的优点所在,而且个性也非常的厉害。”绿谷出久掰着手指头数着,虽然平时妈妈也会时不时问起他有没有交到新朋友之类的话,但和妈妈聊天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和另一个自己的话,却少了一些这样的负担。
 
“帮我跟那位女生说声抱歉吧。”DEKU撑着下巴仔细地在听绿谷出久讲话,他们两个都很像,一旦沉迷进了某样事物当中,容易陷入絮絮叨叨的状态中,但是至今为止DEKU还挺喜欢绿谷出久的念叨,因为DEKU的朋友不多,或者说稀少地近乎为零。
 
他能从那些繁碎的话语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绿谷出久真的非常幸运,他拥有了个性,终于交到了好友,甚至连和爆豪胜己那水火不容的关系都有所缓和。
 
这很好,DEKU这样想道。
 
而被命运所抛弃导致的悲剧戏码里只要有他扮演舞台上的主角就够了,这些无意义又繁杂的小事,却能让DEKU感受到一些,他许久未曾触摸过的温情,他甚至有些忘了这种感情的存在。
 
这样就够了,DEKU向来非常容易满足,他也一直觉得,生活在垃圾堆里的人渣是不配得到光明和救赎的。
 
“很抱歉吓到了她。”DEKU主动提起了这个禁区一般的话题,绿谷出久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头注视着DEKU。
 
“为什么......你会劫持丽日同学呢?”绿谷出久原本有些犹豫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和DEKU聊天时绿谷出久感受到了无比的轻松和惬意,但已经存在的问题,不会因为人们下意识地忽略而消失不见。
 
“下意识的举动。”DEKU撑着下巴,一眨不眨地和绿谷出久对视。他没说谎,被传送到了雄英大本营,除了劫持学生这一个对策,DEKU真的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案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DEKU将手轻轻放在绿谷出久头顶上,他轻声道,“再等等,我会都告诉你的。”
 
绿谷出久满腔的话语全被DEKU给塞了回去,后者歪着头对他露出个笑,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仿佛在照镜子,嘴角也下意识地往上翘了翘。
 
“不要逗我玩。”DEKU差点没绷住自己的脸,忍了半响,还是笑了出来。
 
刚刚紧绷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变得重新轻松了起来。
 
绿谷出久很无辜。
 
DEKU伸手掐住了绿谷柔软的两颊,绿谷其实并不喜欢揉脸这个行为,因为在还小的时候,绿谷引子喜欢揉他就不提了,而和绿谷引子要好的光己阿姨也十分喜爱浑身还散发着奶气,短手短脚的小绿谷,时不时就喜欢像搓面团一样揉脸,导致爆豪胜己有样学样地欺负幼驯染,时常将绿谷的脸往里挤成一个小鸡嘴。
 
绿谷出久不太喜欢这个举动,所以难得非常不英雄地报复了回去,他的双手同样掐上了DEKU的脸颊,入手的柔软触感让绿谷忍不住多捏了几下。
 
现在他总算明白妈妈和光己阿姨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DEKU愣了愣,掐在绿谷脸颊上的手没能反应过来,直到被捏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他忍不住将绿谷出久的脸往里挤了挤,得出来的鬼脸效果几乎让他笑脱力,少年还带着一丝婴儿肥的脸颊被圆鼓鼓地挤在一起,被捏成了一个小鸡嘴3,少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DEKU几乎忍笑到浑身都在颤抖,双手发软,从绿谷的脸颊上离开。这种幼稚的行为放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让他感到十分新奇又好玩。
 
被捏完脸的绿谷出久的反射弧比DEKU还长,直到对方放开自己,才回过神来。
 
绿谷出久在体能方面比DEKU强了不少,相较于DEKU整个人都显得苍白瘦弱,绿谷出久看上去显得比较要有活力,身体也比DEKU要强壮一些,全身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线条有力却不夸张,隐藏着无限的潜力和爆发力。
 
所以,如果在比拼力量这方面,绿谷出久以决定性的优势占了上风。他腰部灵活,双腿有力,稍稍一用力就把已经全身脱力的DEKU困在腿间,DEKU觉得浑身不自在,躺在印在欧鲁麦特的被子上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他觉得自己的后背已经碰到了欧鲁麦特那张非常有标志性的脸上。
 
绿谷出久是个非常较真的人,这个特质在他身上并不明显,但是无一例外的,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能体会到这一特质。
 
他跪坐在DEKU的腰侧,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朝DEKU连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脸伸出了手,然后伸手掐弄那肉不多,但弹性良好的脸颊。
 
DEKU没就此坐以待毙,他非常清楚自己身上最软的那块肉在哪,垂在身旁的两只手毫不犹豫地朝绿谷的腰边摸去,隔着外层衣物准确无误地摸到了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谷双手脱力从DEKU身上离开,他非常怕痒,小时候绿谷引子有时姿势不正确地抱他,他都会不由自主地乐出来。绿谷刚刚还紧绷发力的双腿骤然软了下来,倒向一边,被DEKU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绿谷在床上滚了好几圈,下巴都有些笑酸了,可是他腰上的手还是没离开,连笑都变得有些勉强,喘着气的时候,DEKU终于满意地收回了手。
 
“真有意思。”DEKU意犹未尽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和‘自己’做这种游戏,出乎意料的好玩。
 
绿谷出久微喘着气,头发凌乱,眼睛也因为笑得太猛烈的原因而染上一层水光,原本还好好穿着的运动服也顺势撩起了一些,露出了白皙结实的小腹。
 
绿谷出久离DEKU远了一些,即使再相似,在一些细微的地方还是有着明显的差别,至少刚刚DEKU翘起的嘴角,让他有股后背发凉的感觉。
 
早上绿谷叠好的被子已经变得凌乱不堪,DEKU躺了一小会,觉得身下欧鲁麦特的冲击感没有那么强了之后,才侧过身看向另一旁的绿谷出久。
 
“我小时候有跟妈妈说过,想要一个弟弟。”DEKU想了想,用食指抵着唇翻了下内心深处极为遥远的记忆。
 
绿谷睁大了眼睛,满脸兴奋,连脸颊两侧都浮上一层红色,“我也是!......但是最后被妈妈拒绝了,还让我吃了一个星期的胡萝卜。”
 
绿谷头顶仿佛有一双立起来的耳朵受到了打击,重新软塔塔的垂下。
 
“我也不喜欢胡萝卜。”DEKU难得地连眉毛都皱到了一起,“但是每次做猪排饭,妈妈都会把胡萝卜切成丝当配菜。”
 
“如果挑掉的话,妈妈会说,挑食的人是成不了英雄的。”还小小的绿谷出久和DEKU都没能怀疑绿谷引子的话,即使不乐意还是皱着一张小脸硬吃了下去。
 
但是.....绿谷抿了抿唇,DEKU舔了舔嘴角。
 
“不管怎么样,果然还是很难吃。”
 
异常默契地异口同声了,但却是在因为挑食这件小事上。
 
沉默了大约有那么一会。
 
“但是猪排饭很好吃——”
 
他们又再一次地同步了对方的脑回路。
 
DEKU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感叹道,“直到现在,我才有一种你果然是另一个我的真实感。”
 
绿谷出久拥有的东西太多了,多到他连想象都觉得是奢望的地步。
 
绿谷出久显然想说点什么,但DEKU不动声色地引开了话题,“你和小胜现在的关系还好吗?”
 
“现在的话虽然不算好......但也没有之前那么差劲,也算是进步呢。”绿谷出久没打算接着出声询问,反而顺着DEKU的意思移开了话题。有那么一瞬间,他看见DEKU的眼睛里充满失落和死寂,让他......不想在问下去了。
 
他非常想知道DEKU究竟遭遇了什么,但是绿谷出久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一个美好的故事,他想取读对方身上每一条伤痕背后的故事,但绝对不会采取用刀子刨开那些已经结疤的伤口,让它们露出旧伤,疤痕绽裂,鲜血淋漓的暴露在日光之下的这种方法。
 
时钟偷偷带走了一下午的空闲,天幕染上橙色,该到了每周放学生回家的日子,绿谷出久已经被相泽安排好了,这个周末会暂时的住在学生宿舍里,相泽在这个周末里也会暂时地待在学生宿舍,陪绿谷出久渡过这一个周末。
 
觉得有些消受不起的绿谷出久,僵硬着笑容受宠若惊地答应了下来。
 
原本绿谷出久还担心DEKU和他到底有些不同,妈妈不知道会不会看出破绽,但经过一下午的了解和谈天,绿谷出久不仅放下了心,还是安心的不行。
 
他们根本没太大的区别,喜欢和讨厌的食物一样,对妈妈的每个小动作都了解颇深,就连五岁那年喜欢的看的动画都是同一个。
 
DEKU背上绿谷出久的书包,他仔细地打理好了自己,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和平常的绿谷出久一致。
 
“谢谢你。”他珍重地朝绿谷出久道谢。
 
谢谢你让我能再见一次妈妈。
 
后者连忙摆手,连声说没有什么。
 
“快走吧,如果拖久了,你们的妈妈会非常容易的胡思乱想。”靠着墙的相泽抱着手,一脸萎靡状态,他虽然和绿谷引子接触的不多,但那位柔软又心思细腻的母亲非常的好懂,她的儿子百分百遗传到了她有什么话都写在脸上的特质。
 
相泽送DEKU出了校门,懒散地如同一只刚午睡结束的猫,“你应该知道回去的路线吧?”
 
“知道。”DEKU点点头,准备离开,却被相泽扯住了后领。
 
睡醒的猫,露出了锋利的爪勾。
 
“不要妄图伤害她和惹事生非。”相泽告诫道,眼神锐利,无论是话语和眼神都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意味。
 
DEKU像是完全失去了害怕这跟神经,他拨开了相泽拽着自己后领的手,他轻声道,“我说过了,我只是想再见见妈妈而已。”
 
相泽松开手,放DEKU离开,夕阳将少年的影子勾的很长,洒落在阴影里的死寂和期盼像一撮新生的火苗,脆弱得一阵风刮来,就能扑灭。
 
相泽抱着手望着DEKU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鲁麦特从校门走出,在他身边站定。
 
“相泽君。”
 
“嗯?”
 
“虽然DEKU少年走了一些弯路,但他仍旧是个好孩子啊......”
 
“哼。”
 
相泽消太不予置评,他们这种经历无数风浪和危机的职业英雄,怎么可能感受不到DEKU身上那股厌世的气息。
 
他们见到这种人的几率很大,一般......都是在那些反社会的疯子敌人身上看见过。
 
相泽消太不觉得DEKU是个如同绿谷出久一样的好孩子,他没有理会一旁的欧鲁麦特,径自准备回学生宿舍照看一个周末的小崽子。
 
他对欧鲁麦特的评价不支持,却也没反对。
 
但是相泽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和欧鲁麦特真的处不来。
 
……
……
 
假日里的商业街人来人往,被光己打发来跑腿的爆豪胜己脸色难看,他手里还提着一个装满食材的购物袋。
 
前方的人流突然发生暴动,满脸惊恐的人群从前方涌来,带动了其他群众的恐慌。
 
人群中声音嘈杂,爆豪胜己却清晰听见了一句话。
 
那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恐慌,使他的声音都有些嘶哑变调。
 
“快跑啊!!人偶!人偶的爆炸恶作剧又开始了——”
 
爆豪胜己脑子里名为理智的弦骤然绷断,每一次只要一遇上有关那个DEKU的事,他总会非常容易的失去理智。
 
第一次DEKU给他埋下了陷阱,他因为失去理智而暴怒的情况下进行战斗,结果就是就算是治愈女郎给他治疗,也分了好几次进行,而爆豪胜己还要在病床上休养了半个月。
 
第二次爆豪胜己死死地克制住了自己,他想将那个从小跟在他身后的废物从那群变态的手中拽回来,他没有失去理智,DEKU更没有,那个废物冷淡地仿佛从来不曾认识过他。
 
爆豪胜己讨厌,恨憎着DEKU,他曾经向DEKU伸出过手,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打开了。
 
就像是小时候那个夏天发生的事。
 
DEKU朝他伸出了手,仿佛怜悯,又仿佛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
 
理智绷断,眼里散发着凶光,爆豪胜己随手将手中的购物袋扔在路边,双手朝后,即将散发出的爆炸产生了极大的推力,让他能够飞速地在这拥挤的人流中前进。
 
他已经完全忘记在日常中不能使用个性这个规定。
 
DEKU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挑断他的理智。
 
等他赶到事发现场,那片地只留下了一地废墟,和几个正在处理后续的警察。
 
爆豪胜己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死死地咬着牙关。
 
“那个,不好意思。”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却被他极力忍耐风怒的脸吓了一跳。
 
“哈?”爆豪胜己口气并不怎么好,每次一遇上DEKU的事,他心情最多要恶劣一个星期,才会慢慢转好。
 
那一个星期里的爆豪就像是一点就炸的火药桶,谁碰谁死。
 
“能拜托你照顾下这个孩子吗?”警官指了指呆呆站立在一旁的小孩,又道,“但是不要离他太近,他好像刚刚才觉醒了个性。”
 
“他的个性很危险,刚刚已经有一名少年消失在他的个性之下,后面我们警方还要尽快查清他的个性,最大程度地能让那名少年平安归来。”
 
爆豪胜己不喜欢别人啰啰嗦嗦,干脆点头应了。
 
离那个孩子大概有两米远之后,爆豪胜己打量起四周被破坏的场地。
 
的确都是DEKU的手笔。
 
而警察要求他看顾的小鬼正抽噎地用手上的废布擦着眼泪,爆豪胜己嗤笑了一声,完全没有前去安慰的意思。
 
而当他看清了那块废布上的字时,在他脑子还没反映过前,身体已经主动出手抢过了那小孩手上的废布。
 
那根本不是废布,而是一截绷带,绷带的另一面写着歪歪斜斜的【DEKU】,这个字迹爆豪胜己不能再他妈的熟悉了,那个废物从小到大就这样,无论哪里受了伤,贴了创可贴也好,绑着绷带也好,都会傻乎乎地握着笔在上面涂涂画画。
 
那孩子被他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大哭出声。
 
正在处理现场的警察急忙赶来,连忙询问出了什么事。
 
爆豪胜己拿着那一节绷带的手僵硬地握成拳,他回过头,嘶声问道,“那个少年长什么样?”
 
“那位少年好像才15、6岁的样子,头发有点卷起来,颜色是深绿色的,有些瘦弱,脸上还有些小雀斑。”警察想了想,仔细描述道,过后接着询问,“你...认识他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光确定受害人身份这个工作就可以减去了。
全他妈的都对上了。
 
不是DEKU那个废物还会是谁?
 
爆豪胜己第一次认识到那个从小到大跟在他身后,即使现在又投进了敌联合的那个小废物,在这个世上消失不见了。
 
DEKU...废久......消失了?!
 
握着那一段绷带的爆豪胜己难得地有些迷茫。
 
他甚至有想过自己也许会杀死DEKU的这个可能。
 
但始终没有想过,DEKU会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爆豪胜己不喜欢这样的半吊子的结果,也莫名不喜欢DEKU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
 
怎么能让那个废物这么轻松地就消失了,他们之间的孽缘和债早就纠缠到了连当事人都无力分开的地步。
 
爆豪胜己转过头,看着仍旧哭嚎不休的小鬼。
 
“喂,小鬼——,把你的个性再重新使出来。”
 
他这样说道。
 
……
……
 
——我不喜欢小胜。
(有被用力划掉和爆炸后的痕迹。)
——摘自《敌人:人偶的随身笔记》
 
TBC
非常想看两个咔酱打架(不
昨天睡觉前脑了一个非常糟糕的脑洞,假如两对胜出处于同一个空间,一方看不见另一方,另一方与之相反,在这种情况下开车的话,想想都非常刺激(。)
一不小心,就变得污污了。

评论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