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雷安ABO】天生一对 41

突然害怕😨

没有名字: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安迷修带着巴特莱等三人上了战舰。


这相当于孤身进了人家的大本营,凯莉在他身后给他招手,堪称是身残志坚,“一路小心,早点回来!”


安迷修脚下一顿,差点一头栽进去。明明他要做的事惊险万分,怎么让凯莉说出来,就跟要出门郊游一样呢?


他回头看,黑发的魔女半身绷带血迹斑斑,半身肢体莹白纤细,正挥手对他微笑——毕竟是能靠一台终端就入侵了火力系统,狠心故意将自己炸成这样的人物。只从心狠手辣这一点上说,恐怕整个佣兵团都没人比得上她。


也许还有一个人,雷狮。


这个男人好像与生俱来就有一种不管不顾的疯狂,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在得知事态有变后,雷狮立刻更改了计划,在来到流野壁滩前和他商量。


“把他们带入暴风流里,战舰损毁,他们只能转乘。在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把主脑带到身边,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安迷修愕然,“你打算硬抢?”


“如果有第二个选择,我也不想硬抢。”雷狮笑了笑。


“就凭着这十几个人?”


“不,”雷狮缓缓摇头,“只有我。”


在安迷修反驳之前,他抢先开口道:“你对域内星河比我熟悉,主脑抢到之后,你要代替我,带着人把它安全地送回焱风星,丹尼尔会和你联系。”


安迷修微皱着眉,拉住他的衣角不放,“那你呢?”


雷狮轻佻地笑了,像个恶作剧的孩子一样捏了捏安迷修的脸颊,“不用担心我,等你们带着主脑离开后,我会找个机会逃跑——可能会有点狼狈,你最好不要回头看。”


他啧了一声,好像对自己可以预见的狼狈形象有点不满。


安迷修固执地摇头,“你可以带上你的亲卫,我不需要那么多人。”


他顿了顿,忽然流露出一丝恼怒,“偶尔也相信一下我的能力,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雷狮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语气别提有多沧桑了,“你长大了……”


说的好像他是一个辛苦将孩子拉扯大的老父亲,尽管他们只是半年没见,而安迷修也仅仅是从十八岁长到十九岁。


安迷修无奈了,“能不能正经点?!”


“能!”雷狮捉住他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我正是因为信任你,才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他五官深刻,眉骨突出,敛眸不语时眉目显得格外深邃,有种令人心惊的威势。漫不经心地目光斜挑时,又异乎寻常的邪性。他真的很像他的母亲,都是咄咄逼人的出众长相。


有时候安迷修扪心自问,总怀疑自己其实是个隐性颜控,不然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看上雷狮,连失忆后都没能逃出魔掌。


“我筹划了大半年,不想事到临头却功亏一篑,所以我把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你,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的心思白费。”雷狮勾唇笑了笑,将话原封不动地还给安迷修,“而且,偶尔也相信一下我的能力。”


“……好吧。”安迷修扶了下额头,觉得自己有点心累,算他嘴笨,说不过雷狮。


“但是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会随机应变。”他想了想,又强调道。


“你可别和我提这个四个字了。”雷狮表情古怪地嘟囔一句,随即伸手拉住安迷修,“等等,先别走,送你一样东西。”


安迷修茫然地回视。


当那对迟来的双剑出现在眼前时,他立刻爱不释手地拿起来,再也不愿意放下了。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象过,世界上居然会出现这么趁手的武器,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


“是专门为我制作的吗?”他满怀激动地问。


“不是。”不想雷狮却摇摇头,戏谑笑道,“废品站里捡回来的。”


安迷修差点一剑劈到他头上。


 


“小心。”Alpha伸手拉住他的手臂,淡淡地道。


安迷修一怔,发现自己竟然在出神,以至于上战舰时差点一头栽地上。幸好凯莉不在,不然她能嘲笑他整整一年。


“谢谢。”虽然一会儿就要撕破脸皮,但安迷修还是道了谢,一码归一码的事。


在这个瞬间,背后一道凌厉的视线猛地刺来,安迷修没有回头,知道雷狮已经藏身在战舰里。他现在只希望这个活体醋缸能控制好自己,不然被易感期影响太过,冲动容易令人丧失理智。


“你似乎有些心神不宁。”Alpha状若随意地问。


安迷修本就心里有鬼,闻言不由得一凛,冷着脸把凯莉搬出来当借口,“你把我们团花误伤成这样,我当然心神不宁。”


“团花……?”Alpha的声音中略带了些迟疑,待舱门合上后,忽然若有所思地问,“那你是团草?”


安迷修瞬间扭头,惊恐地看他。


同时背后的那道视线更加灼热,好像要在他身上烧个洞出来。


Alpha耸耸肩,“别这么看着我,我是在夸你。”


“……受宠若惊。”安迷修表情复杂,“不过团草是我们团长,格瑞。”


“虽然他自己一直不承认。”巴特莱跟着说,语气颇为遗憾,也不知道在遗憾个什么。


安迷修很有同感地点点头。


“不过我觉得你再过两年就可以向他发出挑战了。”巴特莱认真地说,看来还没有完全粉转黑。


“……谢谢你这么看好我。”安迷修抽抽嘴角,连忙转移话题,“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将——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他说完,也不等Alpha的反应,就径自往操作台前走。走到跟前才发现自己没有权限启动,又立刻回头,眼神无辜。


Alpha缓步至前,声音沙哑地道:“我没有名字。”


安迷修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疑惑地看他,“啊?”


“我没有名字。”Alpha又说,右手按上屏幕启动了战舰,这只手筋骨分明,宽大有力,手背上一道深深的疤痕,几乎贯穿了整只手掌。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安迷修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荒谬,他操纵着战舰起飞,不祥的感觉愈发强烈。


Alpha许久没有说话,直到战舰升上半空向外飞去,才缓缓开口。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恶意,仿佛深夜中恶鬼的低语。


“你可以叫我……维特卡曼。”


阴影中,雷狮双拳猛地握紧,手背上青筋蜿蜒,因为太过用力,十指关节甚至发出了可怕的咔咔声。


如果不是理智正在对他大声嘶吼,他很可能已经冲出去一拳打掉了这个人脸上的面具。但他没有,正相反,他非常镇定,冰冷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幸好安迷修失忆了,他冷静地想,否则在震惊之下,一定会露出异样。


操作台前,安迷修手指微微一顿,随即道:“你这不是有名字吗?”


他看起来完全无动于衷,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战舰在他手下稳得没有一丝抖动。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他一定认识这个男人,否则不会仅仅听到这个名字,浑身的皮肤就刺痛起来。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不仅仅是心悸,还有恐惧、厌恶、以及一丝说不明的……亲近。


是在他失去的那些记忆里吗?


即使已经忘记了,但只要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就会做出应激反应。


——他到底是谁?


维特卡曼面具下的眉微微皱起了,他以为听到这个名字,安迷修会大惊失色,却不想他竟然这样平静。


“这是我曾经的名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听到了。”他试探道,观察着安迷修脸上的表情。


没有破绽,他似乎真的不认识他。


“哦……”安迷修敷衍地点了点头,“真是太荣幸了。”


维特卡曼心里疑窦纵生,在看到安迷修的第一眼,他就确定这是那个已经失踪了半年的人。毕竟他是在他的注视下,一步步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甚至有自信,就算是雷狮,都不会比他更早认出蜕变后的安迷修。


可为什么他看到自己这个有着深仇大恨的人,竟然这么无动于衷?他心念一动,问道:“你叫什么?”


安迷修奇怪地看他一眼,“我把你们送走就离开了,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维特卡曼瞬间沉默。


好像还挺有道理。


他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看着安迷修,Omega全神贯注地操纵着战舰,再没有看他一眼,偶尔和旁边的团员说几句话,也是在讨论暴风流目前的位置和最佳路线。他看起来温和、从容,还有点爱玩爱笑的年轻人特有的幽默感。


但他们都没有见过他另一副面孔——倔强、冷漠、不屑一顾,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和苦楚,都亦不动摇的坚定。


他在失踪后,究竟都遭遇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雪狼佣兵团,又为什么好像遗忘了一切?


遗忘了一切……


维特卡曼心里徒然生出一股喜悦,这正说明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随即又倍加愤怒,他竟敢忘记他带给他的痛苦。


维特卡曼心神剧变,面具下的脸表情狰狞,如恶鬼一般。自然也就未能注意到,安迷修和巴特莱对视一眼,将战舰带到无形的凶猛的暴风流中。


战舰忽然颠簸!


“怎么回事?!”维特卡曼厉声道。


“有意外。”安迷修淡淡地看他一眼,唇角抿得死紧,“我们陷入暴风流了。”


“为什么会这样?”复杂的情绪一起涌来,让维特卡曼有些失控,他猛地抓住安迷修的手腕,将他带到身前,“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声,却想不通哪里露出了异样。他定了定神,甩开维特卡曼的手,冷冰冰地道:“我以为我会拿自己的命来和你开玩笑?”


维特卡曼一怔,被推得后退几步。


“大人!”身后的属下们纷纷拔枪,指向了安迷修几人。


“如果我死在这里。”安迷修冷然道,“你们会全部成为我的陪葬品。”


维特卡曼没有制止属下的行为,只狐疑地看着他,揣测他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行了,巴特莱。”安迷修按下巴特莱拿枪的右手,线条深刻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与其和这群蠢货对峙,不如想想办法,怎么脱身。”


在他说话的期间,战舰更加颠簸,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在狂风之中无助地飘摇。


维特卡曼将信将疑地示意下属们稍安勿躁,重新走回去,“抱歉。”


安迷修没有说话,只表情凝重地盯着前方。


“是我误会你了。”维特卡曼试探地说。


安迷修没有看他一眼,连通了跟在身后的另一艘星舰——那本是准备在他将维特卡曼等人送离流野壁滩后,接他回去的星舰。


“凯莉,我这里遇到一点小麻烦。”


“我看见了。”凯莉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你们陷在暴风流里了。我早就说过,不要太信任自己的经验,要学会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总是不听。”


“我以后会学着听的。”安迷修叹了口气,“我现在该怎么办?”


作为专业的领航员,凯莉虽然性格恶劣,但无疑是非常靠谱的。她沉吟片刻,说道:“一旦陷入暴风流就很难再次脱出,你尽量转移到风眼里,不要在里面越陷越深。”


“风眼里?”安迷修难以置信地重复。


“没错。”凯莉笃定地说,“然后弃掉战舰,所有人坐机甲硬冲出暴风流,我会接应你们。机甲虽然不如战舰防御力强,但机动性更好,不容易被缠进去——但最好等级在B级以上,否则还没等离开就直接被暴风搅成废铁了。”


安迷修还没说话,维特卡曼已经抢先反驳,“不行!”


凯莉不屑地道:“只是一艘战舰而已,看把你小气的,我现在这艘可以暂时先借给你。”


“不行。”维特卡曼声音更冷,“所有人,包括这艘战舰,必须安全从这里离开。”


“那你就自己离开吧,我可不打算死在这里。”安迷修看他一眼,扭头就带人要走。


维特卡曼从背后抓住他的手腕,冰冷地道:“我可没说要放你走。”


安迷修表情微冷,“你要和我动手?”


维特卡曼眼底聚集着风暴,半晌,却缓缓松开了手,“我同意。”


“嗯?”安迷修微微挑眉。


“我同意你们的做法,”维特卡曼表情肃杀,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安迷修却觉得这男人在冷笑,“但走的时候,我要你和我一起走。”


“安哥。”巴特莱从身后抓住他的肩膀,不赞同地摇摇头。


安迷修却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没问题。”


他走回到操作台前,将颠簸不停的战舰缓缓带到风眼中,“反正我也不信任你。”


 


战舰颠簸得好像下一秒就要散架,人走在里面,几乎是要费尽全力才能不狼狈跌倒。安迷修操纵着战舰,维特卡曼率人离开,几分钟后,提着一个银色的密码箱重新走回来。


他心下了然,知道这大概就是真的主脑,却只淡淡地瞥了一眼,没有发出任何疑问。


维特卡曼反倒主动问他,“不好奇?”


安迷修没有看他,“我想活得久一点。”


有很长时间,维特卡曼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以前不是这样。”


安迷修将战舰稳稳带到风眼中心,颠簸终于停止,他也转过身,表情不善地看着他道:“你认识我?”


维特卡曼没有回答,只摇了摇头,“只是猜测。”


安迷修不再看他,率先向舱门走去,“走吧。”


好像他不愿再多提及这个话题。事实也正是如此,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他对这个男人就产生了深深的厌恶,尽管记忆全无,身体却代替他记住了这种深刻的感情,正如……想到雷狮,他弯唇一笑,但很快又敛起笑意。


他打开舱门,对巴特莱说:“你们先走。”


维特卡曼拦住他,“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我知道。”安迷修退后一步,不愿和他有肢体接触,“但我不信任你。”


维特卡曼冷冷地和他对视,半晌才终于有所松动,“你要留到最后一刻。”


安迷修讽刺的一笑,“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


待巴特莱三人坐着机甲成功离开,消失在无数狂躁的暴风中时,安迷修才长舒一口气。现在,就只剩下他和雷狮了。明明是这么紧张而危险的时刻,他的心跳却平稳如常。


通体漆黑的S级机甲双眼一亮,进入待机模式。维特卡曼一手拿着银色的密码箱,一手握住安迷修的手腕,“该我们了。”


“不……”安迷修终于侧头看他,缓缓一笑,“不是我们。”


异变就在这时发生!


几发子弹自无人的黑暗处接连打出,每一发都爆开一团血花,几乎是同时,安迷修反手抽出一剑,一剑削向维特卡曼拿着保险箱的右手。


这是相当混乱的一幕——


维特卡曼抓紧保险箱,下意识矮身往出逃,子弹打在墙壁上,砰地跳开。他身边的五名下属却没这么好运气,被一枪爆头,血箭自头上的弹孔噗的一下蹿出。在漫天血雨中,安迷修长剑一错,狠狠撞上保险箱,金属交错间发出耀眼的火花,一剑将它击飞出去!


他想也不想,瞬间跟着保险箱一起向舱外扑去,转头怒吼:“雷狮——!”


一头黑豹从黑暗中猛然奔出,一头扎进了黑色机甲的胸口处,强行夺取了机甲的控制权。黑色机甲双目大亮,自狂风中完全启动,驾驶舱缓缓打开。


“走!”雷狮紧跟着出现,扔掉打空了弹夹的手枪,纵身向舱外跳去。维特卡曼从地上爬起,一刀截断雷狮后路,面具随之掉落,露出隐藏其下的那张面目狰狞的脸,“雷、狮!”


雷狮没有多和他缠斗,一脚踢在他腕骨上,在尖刀落地的轻响中纵身跃出,在半空中将紧紧抱着保险箱不撒手的安迷修拥入怀中,带着他一起跳进打开的驾驶舱中。


幸好这是在风眼中,一切都是静止的,不然还未到驾驶舱,他们就会被狂风撕成碎片!


雷狮用自己做了缓冲,狠狠摔进驾驶舱的刹那,喉中发出一丝嘶哑的痛哼。安迷修被他密不透风地抱在怀里,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扶着舱门对他们冷眼相看的维特卡曼。


奇异的是,维特卡曼竟然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了。


他面具下的脸被烧毁了大半,其中一只眼睛因为没有眼球而深深地凹陷,仅存的另一只完好的眼睛冰冷森然地凝视着他们,身体全然隐没于黑暗中。


在驾驶舱关闭的刹那,安迷修看见了他的微笑。


那是一个饱含恶意的微笑,寒意瞬间就爬满了安迷修的背脊,在维特卡曼的脸彻底消失前,他看见这男人无声地对他说:


“你会回来的。”



评论

热度(4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