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十二)

hhh

红烧兔、:

·CP雷安,瑞金


·上一章→(十一)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写手×小偷的那个同居PA预售地址→淘宝地址 、本宣


 


 


金今天面对的是来自老师的狂轰滥炸。


两天前班里组织了次笔试部分的模拟考,成绩出来后金的终端就被各科老师发送的信息给挤爆了,由此可以大概推测他考出了个什么样的成绩。


不过其实他自己会考出什么样的成绩金也很有逼数,因为直到紫堂幻告诉他“今天成绩出来了”之后金才一脸震惊地反应过来:“我们什么时候考了试?!”


紫堂幻没有点亮嘲讽人的技能,因此老老实实地告诉他是两天前。


两天前金在干什么?


他什么也没在干。


要说信息素事件之前金的生活堪称无忧无虑的话,那么自他的绑定对象出现后,他的生活就变成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金这几天都跟活在梦里似的,虽然人还在课堂上,心却早已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去了。


另外终端中还有夹杂在各科老师中的丹尼尔发来的几条信息,虽然发了没多久就被其他老师的消息给淹没了,不过鉴于金给丹尼尔设置的是特别关注,所以它最终还是被金单独翻了出来。


丹尼尔在消息上是说要找他再抽一次信息素。


金看了后顿时就炸了:“不是已经抽过一次了吗?怎么还要抽啊?我都快被抽成筛子了!”


“上次那是补录之前你没记入系统的信息素信息,这次是你和你对象绑定前的固定流程,不一样的。”丹尼尔回,“要强制绑定的人都要经历两次检验,只不过你这两次离得比较近而已。谁让你当初统检的时候没有上交自己的信息素呢?”


……


金顿时安静如鸡。


紫堂幻从书堆中抬起头,见金从抽屉里拿出几管抑制剂后就飞快地窜进了卫生间,五分钟后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从椅背上拿起外套就准备出门,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你要去哪啊?”


金使劲把脚往鞋子里塞,答道:“第二校区。”


现在已经不是想东想西的时候了。金看着终端上各科目老师发过来的成绩单,心如死灰:“我要去想办法拯救我的成绩去了,要是丹尼尔来找我你就说我终端没电自习去了,不到晚上不回来!”


然后金没看见紫堂幻听了他的回答后那副纠结的表情,飞快地溜出了门。


 


 


安迷修这几天面对的也是来自老师的狂轰滥炸。


他在学校里有个绑定对象的事情和他走得比较近的那些老师自然都已经知道了,尤其是他的班主任。他们本来不想在考核前的这种要紧关头让自己带的优等生分心,然而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安迷修的绑定对象的生日就在考核完的两天后,那时候他们两人就都已成年,到了能进行自动绑定的时候了。考虑到各种因素,老师们决定还是让那个omega在生日时就能接收到这份成人礼物,故而想要催他俩尽快把该走的程序给走了。


他们都想的很好,omega都是需要alpha好好爱护的,能早点给人定下名分就尽量早点,横竖也不占用多少时间。


——这时候安迷修就无比感激负责校内学生绑定事宜的是上头派下来的独立于校内其他老师的专门人员了,他的老师们到现在还以为他的绑定对象是第四校区的某人。


不完善的制度总会给人钻空子的机会的。


……


……他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青少年居然也要学会钻空子了。


安迷修有些庆幸又有些心酸地想着。


他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书桌,突然发现他这几天满脑子想的不是雷狮就是自己的信息素的事情,都没有把心思放在课本上了。


完全不像是个即将面对考核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安迷修吓得立马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了脑外,提起书包就往外跑。


——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他学习。


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安迷修感受到了学习时间的珍贵性,这种难得没有其他事要干的时候他决定还是抓紧机会多看几行字来得实在。


毕竟他还需要拿笔奖学金呢。


 


 


“雷狮。”


雷狮在经过教学楼的时候,身后的一名老师叫了他一声。


雷狮脚步没停,装作没听见似的加快了脚步。


“雷狮!”那女老师也是一名alpha,见他这态度立马踩着高跟鞋快步地追上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信息素收一收,尊重一下同学不行吗?”


“……”雷狮有些不耐烦地扭过头,和那老师对上视线后脚步顿了顿。


下一刻,他周围那肆意作乱的信息素果真被他压了下来。


那女老师本来也没指望他会那么听话,见状反而愣了愣。


“我可以走了吗?”


雷狮懒洋洋地说着,往旁边挪开了一步,将肩膀从对方手下移开。


身为雷狮的任课老师,女老师被他这难得“温顺”的态度给震了一下,缓了一会儿后问道:“你现在有没有空?”


“做什么?没空。”雷狮立在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我不跟老师约的。”


“少贫。”那女老师从包里掏出来了一个文件夹,“有空的话帮我送一下东西,给第二校区B304的那个男老师。”


“哦,你对象啊。”雷狮挑了挑眉,没有接,“事实上我刚从第二校区回来没多久。”


“那就再去一次。”


雷狮在第一校区恶名在外,这让第一校区的其他学生都只想绕开他离他远点再远点,但同时也让第一校区的老师特别喜欢找上他,似乎这样就能劝他改邪归正似的。


虽然对自己被指使跑腿的任务非常不满,不过雷狮一向不会明目张胆地反抗老师的命令。


他接过那个文件夹,将它往肩上敲了敲:“B304是吧。”


这个老师是教哪个科目的来着。


雷狮在脑子里费劲地搜索着。


他决定这次考核把这科考得烂一点。


 


 


格瑞身为一个综合素质能和alpha正面硬怼的beta,每到考核前都是老师们的重点关照对象。


哪怕他能取得这种成绩和教课老师其实没有多大关系,那也不能否认格瑞是他们教出来的事实啊!


格瑞也习惯了每次考核前都要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作开导的流程,反正他们也不是光跟他废话,聊了一堆有的没的之后也会给他开开小灶,格瑞看在这个的份上觉得在这里浪费一点时间也没什么所谓。


今天把他喊来的是个beta男老师,他先是温和地和格瑞聊了几句他最近的学习情况,在看出格瑞似乎没什么和他扯谈的兴趣后也不生气,将抽屉里的一摞资料拿了出来。


格瑞的目光立马投了过去。


“这次的笔试部分还是第一校区的老师出的,有一小部分第一校区才会当做重点部分讲解的知识点,你可以先看看。”那名男老师笑着说,“出卷的老师和我比较熟,所以我们班的重点内容会比其他班详细一点。”


……


大人的世界真是黑暗啊。


格瑞这么想着,心安理得地将那叠纸拿了起来。资料被移开后,玻璃桌面下的照片露了出来。


格瑞随意地瞥了一眼。


照片上是这个男老师和一个女人的合照,那个女人的身高和男老师差不多高,看上去气势十足,只不过那双绿眼睛弯弯地看着镜头,透着那么些许温柔的味道。


他不感兴趣地收回了目光,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抬头问道:“我可以把它拿走吗?”


“当然。”老师眨了眨眼,“希望你能回去好好看看,有不懂的地方放随时可以来问我,只要我在的话。”


格瑞道了声谢,转身出了门。


 


对了,这几天他们校区就要模拟考了。


格瑞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在这种关键时期还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资料,没注意迎面走过来的人。


在与对方擦肩而过时,格瑞闻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有点熟悉。不过像这种强度的、让格瑞觉得有点熟悉的信息素在第二校区就算不多,那也有十个以上,因此格瑞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


他的余光扫到了一条长长的头巾,不过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尽头。


格瑞将视线放回资料上。


身后他刚从里头出来的那扇门被人打开,然后那个脚步声走了进去。


格瑞走到走廊尽头,准备下楼。


他才下了一楼的楼梯,身后又传来了门被推开的声音,然后是一阵“蹬蹬蹬”的朝楼梯这边赶来的脚步声。


格瑞走出大楼,慢悠悠地往宿舍走,伸手把资料翻了一遍。


上面的知识点的确没有在课上被老师重点强调,不过有一大半已经在他复习时给自学完了。


……其实按照他前几个学期的效率,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全部都复习完了才对。


只不过这些天他总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分心,所以复习进度就这么停了下来。


……


格瑞翻资料的手突然顿了一下。


随着他身后的脚步身越来越近,之前那股淡淡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也变得越发浓烈而具有攻击性。


这显然不是因为距离缩紧造成的。


格瑞将资料放了下来,转身回过了头。


——这个信息素他不久前才接触过。


 


 


安迷修被人从图书馆里扒出来时他正学习学得如饥似渴,看见部门里的人朝他走过来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


当然,对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那个女alpha在瞅见安迷修后立马一个箭步跨了过来,抓住安迷修的胳膊就把他往外拖。


“等、等等。”安迷修苦着脸试图挣扎,“安莉洁……安莉洁,你今天放我一天假好不好?我的工作你帮我做一下行不行?之后我会帮你做双倍的,你让我安静学一天习行不行?”


“……”安莉洁慢吞吞地扭过头来看着他,脚下倒是一点也不慢,“不行,我一个人做不来。”


安迷修挣扎无果,干脆不反抗了,认命地被安莉洁拖出了图书馆:“怎么了?”


“……”安莉洁低头看了看终端,慢吞吞地答着,“有人校内斗殴,让我们过去阻止。我在看地点。”


安迷修把头伸过去看了一眼:“这不是在第二校区吗?这不是第二校区的干部该管的事儿吗……有我们校区的人参与?”


“嗯,他们只把周围的人清走了,不敢去拦。”


安莉洁不紧不慢地说着。


“打起来的好像是积分榜第四的那个雷狮和积分榜第二的那个人。”


 


——TBC——



评论

热度(3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