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雷安ABO】天生一对 43

没有名字: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离开一段距离后,安迷修开始向外联络。雷狮坐在副驾闭目养神上,大概还是忌惮他,安迷修一上来就直接卸了他两条胳膊,仍不放心,又将死死他拷在副驾上。


听到维特卡曼的名字时,雷狮连眼都没有睁,心里毫无波动。他到底不是铁打的人,不可能手臂都被卸了还无动于衷,额头隐隐渗出冷汗,俊美凌厉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


安迷修联络完,侧头看他,毫无征兆地开口道:“你似乎完全不惊讶。”


“我要惊讶什么。”雷狮闭着眼睛,侧脸的轮廓简直比大师刀下的雕像还标准,“除了维特卡曼那个傻逼,还能是谁?”


安迷修抽了抽嘴角,真诚地提醒他,“你现在还在我手里。”


“你有本事就弄死我。”雷狮勾唇笑了笑,终于斜睨安迷修一眼。他不知道维特卡曼对安迷修的记忆做了什么手脚,但等安迷修的记忆完完全全回来,这肯定会成为他实打实的黑历史,一想到将来可以拿这个要挟他,雷狮就觉得自己这两条手被卸得还挺值。


面对这么一个身陷囫囵还能继续挑衅敌人的混球,安迷修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干脆闭口不言。


直到重新回到流野壁滩,安迷修才重开金口,“下来。”


雷狮睁眼,看见驾驶舱已经打开,日光昏黄,凄嚎的冷风裹着无数粗糙砂砾在平地上狂卷。果然是流野壁滩,他回来救维特卡曼一行人了。


安迷修跳出驾驶舱,立足眺望,他背对着雷狮,黑色劲装勒出柔韧精干的身体。


“安迷修。”雷狮很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心情调侃,“咱们好歹也是睡过,你就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


安迷修转过身看他。


“维特卡曼和我的关系你应该清楚,你把我送到他的手里,就是要我死。”嘴里讨论着生死,雷狮脸上却不见一丝窘迫和慌张,唇边甚至噙着游刃有余的笑容。


“那你现在这么有恃无恐,是笃定自己在雷王星系的援兵到来之前,一定还有手有脚地活着吗?”安迷修板着脸,不答反问。


“当然不是,”雷狮暧昧地笑了笑,目光放肆地打量着他,“我是在赌,你对我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


对付这种人,绝对不能跟着他的思路走,否则只会把自己绕进去。


安迷修淡淡地问道:“你到底下不下来?”


雷狮稳如泰山。


下一秒,安迷修揪着他的领子给他拽下来了。


雷狮脸上的慵懒差点没挂住,当场风化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安迷修这人面对自己人时春风和煦,面对敌人时那绝对是坚如磐石,下手完全没有轻重。


雷狮没忍住发出一声闷哼,奇异的是,安迷修的力道竟然也为止一松,随即咔咔两声脆响,也许是觉得雷狮已经无路可逃,竟然将他的两条手臂重新接上了。


雷狮心里一动,站稳身体后借势往他身上一靠,跟个大型挂件似的。安迷修肩膀一动,避开了他。


“……你今天还是在我怀里醒来的。”雷狮语气复杂地提醒他。


安迷修终于忍无可忍,皱着眉说:“那是因为我那时还没恢复记忆!”


……你这叫哪门子的恢复记忆。


雷狮神色变了变,最终却只冷哼一声。原因无他,在谈话的期间,维特卡曼已经带人走出了雪狼佣兵团留在这里的废弃基地,来到了他们面前。


他重新戴上了面具,仅露出一只阴沉的左眼。看情况,从风眼出来时他们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人数锐减不说,还个个狼狈。


如果不是安迷修突然出现了问题,凯莉说能将他们活活困死在这个地方,的确不是假话。


“欢迎回来。”维特卡曼嘶哑暗沉的笑声从面具下响起,“安迷修。”


安迷修也微微笑了一下,仔细看还带了些歉意和羞赧,“对不起,大人,我想起来的太晚了。”


“没关系。”维特卡曼走过来,拥抱了他,视线越过安迷修的肩膀,充满恶意地看着雷狮,“回来就好,更何况……你还给我带回来这么贵重的一件礼物。”


安迷修低着头,将手上的箱子送上去,“这个……”


“不。”维特卡曼按住他的手,愉快地笑了,“我说的不是这个。”


他从安迷修身边走过,拔出枪,子弹上膛,枪口径直顶在雷狮额心。


“我说的是他。”


如果这一刻他没有这么意得志满,能回下头,就能发现安迷修的脸色微微变了,眼中的恐慌一闪而逝。


雷狮却不为所动,甚至勾唇笑了笑,仿佛对自己所处的危险一无所知,“你对他做了什么手脚?”


维特卡曼面具下的脸瞬间阴沉。


“别忘了,现在被俘虏的是你!”维特卡曼声音阴冷,枪口在雷狮额心留下一道深深的红印。


“这不用你提醒。”雷狮神色冷淡,“我甚至还知道,你将会联络自己的残部,来把你从这个地方营救出来——让我猜猜,你的那艘战舰在暴风流中损毁了?”


维特卡曼不答,雷狮颇具嘲讽意味地笑了笑。


“也是,像你这样狂妄又愚蠢的男人,一定会垂死挣扎,不甘心就这么被困在风眼里。”他用目光环视一圈,“真是少了不少人啊……怎么样,像老鼠一样被困在沼泽地里的滋味还好受吗?”


砰的一下!


这一瞬间,安迷修几乎以为维特卡曼已经在暴怒之下开了枪。


然而冷风拂过,却没有硝烟的气息。只有一道鲜血从雷狮额头蜿蜒而下,滑过他深邃凌厉的眉眼一直流到下颚。


“流血的滋味好受吗?”维特卡曼收起枪,冷笑着问他。


在刚刚,他一枪托砸到了雷狮头上。用力极猛,以至于连雷狮都在晕眩片刻后才逐渐回神,他头被打得偏了一下,闭眼定了定神后缓缓回正。


“还不错。”漫不经心地舔去唇边的血迹,雷狮笑了一下。


明明处于下风,可他却悠闲得如同一只在自己领地里巡视的雄狮,仿佛在维特卡曼面前,他连伪装紧张都不屑于做。


维特卡曼冷笑一声,手又意欲抬起,千钧一发之际,却是安迷修阻止了他。


“大人。”他上前一步道,“雷王星系的军队正在我们离去的道路上集结,他的命会成为最有效的一张通行证。”


维特卡曼回头道:“你舍不得他死?”


安迷修猛地抬头,目光中充满了被误解的伤痛,甚至难以承受似的后退了一步,“我只是……只是担心您无法顺利离开。如果没有雷狮这个人质,强行突破雷王星军队的封锁,我们的损伤一定会非常惨重。”


他低下头,声音中的低落清晰可闻,“我如果舍不得,又怎么会拼死将他挟持到这里?”


维特卡曼神色稍缓,向他伸出一只手道:“……算是我误解了你。”


安迷修却视而不见,摇摇头,朝着反方向走了,双手空空,什么也没带。


“既然您不信任我,那我还是不要再待在这里碍眼了。”


他走的飞快,没看到身后维特卡曼和雷狮两个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雷狮暴怒出声,在被抢指着头时都无动于衷,这时却外难以恢复冷静。


这种莫名其妙的忠诚绝不仅仅是洗脑就能够达到的!雷狮心里一寒,忽然想到一种揣测,可是在帝都检查时,他大脑里明明没有……


“芯片。”维特卡曼盯着暴怒的雷狮,唇边浮起阴冷的笑意,近乎是以一种残酷的语调缓缓道,“我在他的身体里植入了芯片。”


雷狮瞳孔骤缩,仿佛不能理解。


维特卡曼愉快地笑了,“我从则炎手中偷到了主脑的核心技术,只可惜技术不全,无论是威力还是安全性都远远不如,能够传达命令的范围只有100公里。”


“为了防止他直接变成一个白痴,我没有将芯片放在他的大脑里。”维特卡曼点点自己的太阳穴,似乎从雷狮的反应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声音中透着掩不住的得意,“——我猜你为以防万一,检查过他的大脑,只可惜……你找错了地方。”


雷狮牙关紧咬,许久都发不出一丝声音,鲜血渐渐在他脸上凝固,衬着他阴翳的神情,给人近乎于心悸的的压迫感。


维特卡曼却在他冰冷暴怒的眼神中笑了,“感谢我吧,如果不是我下了命令,迫使他回忆起过去,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


“——虽然他记起的,是当初日以继夜,在不断的折磨和痛苦中被灌输的记忆。”


雷狮闭了闭眼,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可那种无所遁形的痛苦却从他脸上的每一处细微之处流露出来。


“洗脑,再加上芯片,”他冷冷地道,“你也算是大费苦心了。”


维特卡曼嘶声大笑,“不煞费苦心,哪有现在的绝地反击?”


雷狮却反常地恢复了平静,看着维特卡曼的眼神如同看待一个将死之人,眼神冰冷得连怒火都冻结其中。


半晌,他缓缓笑了,笑容中充满嘲讽。


“人最得意的时候,往往也是死到临头的时候——我会亲手将你送进地狱。”


维特卡曼冷嘲道:“只可惜事实恰好相反,是你落在我的手里。”


随即吩咐属下,“把他关起来,小心点,别让他跑了。”


 


雷狮在暗中天日的地牢中被关了两天,期间维特卡曼来过一次,大概是为了看他是否还活着。托他的福,雷狮不仅活着,还活得非常不错,也许是怕他这个人质在发挥作用时突然掉链子,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刑罚,只是呈大字型被捆在了刑架上。


两天来缺少食水,中间只来过一次人,为他注射了一剂营养液。一句话也没说,将试剂注入静脉后,就逃也似的走了,多半是事前就被嘱托过。


至于安迷修,这个雷狮真正想见的人,他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直到第三天,维特卡曼的残部顺利来到了流野壁滩,并且来数不少,武器精良。雷狮被带出地牢,像是押解犯人一般重兵押进一艘大型战舰,这才终于见到安迷修本人。


三天不见,却如隔三年,雷狮目光一错不错,生怕稍一眨眼,他就又不见了。


正中央是一把被焊死在地上的座椅,模样看起来是把椅子,实则却是不折不扣的刑具,通了上万伏特的电流,足以在几秒内就将人烧成一具焦尸。


看见这把电椅,雷狮几乎想笑,看来对于将他一脚踢进火海这件事,维特卡曼死死记在了心里,说不准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都恨不得一口一口将他身上的肉咬下来。不过要是再往前追溯,他脸上的伤疤一样是雷狮亲手赠送的。


但这三天他落在维特卡曼的手上,却没有受到拷打……


雷狮不自觉将目光落在安迷修身上,他被移动到电椅上,金属镣铐缓缓下压,将他一动也不能动地牢牢固定住,他却仿佛察觉不到危险,眼睛还盯在那个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的背影上。安迷修站在操作台上,操纵着战舰缓缓起飞,一眼都没有回头看,仿佛不知道身后的动静。


“见到老情人,也不打个招呼?”雷狮盯着他缓缓开口,三天没有说话,声音不复从前的低沉磁性,变得沙哑暗沉,乍一听竟然和维特卡曼有些像。


安迷修动作一顿,终于回头。目光平静无波,如同在看一个死物,对雷狮的凄惨现状视而不见。


雷狮却不在意,他的伤口没有被处理过,血几乎糊了半张脸颊,让他俊美桀骜的面孔显得有些狠厉,但听他轻佻的语气,就知道他没有大碍。


“你看起来不错。”他真诚地夸赞道,安迷修今天换了一身衣服,军装洁白整齐,没有一丝皱褶,更显得修长匀称,腿长腰窄。这是则炎的军装,雷狮熟的不能再熟,但直到现在才发现它的好看之处。


“你也不错。”安迷修淡淡地道,目光中没有一丝感情,“还有闲心调侃。”


“那怎么办?”雷狮挑挑眉,却不慎扯动了头上已经凝固的伤口,轻声倒抽了一口冷气,顿了顿才继续说,“哭着求你们放了我?”


安迷修微不可查地挑了挑唇角,眼中飞快闪过一丝笑意,快到几乎令人以为那只是一个错觉,“如果你做得到的话,我说不定还真会考虑考虑。”


雷狮喉中一哽,突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脚步声自身后响起,几乎是同时,他敏锐地发现安迷修的目光为之一暖,他曾经无数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但这一次,却越过他的肩膀,直直投射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雷狮心里瞬间无名火起,果然如果只是一刀捅死,太便宜维特卡曼了,他才应该被绑在这里,被电成一块焦炭。


“大人,”安迷修主动汇报道,“我们已经离开流野壁滩了。”


“好。”维特卡曼赞赏道,“辛苦你了。”


安迷修立刻摇头,急忙道:“为大人效力是我的使命所在。”


雷狮简直不忍直视,等记忆完全恢复,估计安迷修会自己先弄死自己。


维特卡曼走过去,伸手拥抱了他一下,甚至奖励一般地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从雷狮的角度,只能看到安迷修的背影,他伸出手臂,仿佛非常胆怯又控制不住喜悦地抱住了维特卡曼的腰,顿了顿又即刻收紧。雷狮额角青筋直跳,心里五味杂陈,他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但从维特卡曼的表情来看,大概不怎么好看,起码令维特卡曼非常满意。


因此这个拥抱的时间有点久,久到不像是上级和下属,倍加暧昧。


“好了,我知道你的忠诚。”维特卡曼终于松开怀抱,双手搭着安迷修的肩膀,低头道,“现在已经快到雷王星系军队的封锁区了。”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雷狮身上,他戴着面具,但只听声音他现在应该在笑,“我们的人质,也该派上用场了。”


安迷修也跟着看向雷狮,表情已经平静,仿佛雷狮无论是死是活,他都无动于衷。


“真是不胜荣幸。”雷狮冷冷一笑,讽刺道。


大概是觉得胜券在握,维特卡曼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又行驶一段时间后,在雷狮面前放了一个摄像机,镜头直直对准雷狮。


安迷修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刀身呈流线型,刀尖反射出一点冷光,刺得人眼睛生疼。只一眼,雷狮就知道这是一把能吹毛短发的宝刀。只要速度够快,切进肉里都不会沾上血。


维特卡曼也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雷狮跟前,双手抱胸微笑着说:“知道一会儿要做什么吗?”


“不知道,也不感兴趣。”雷狮淡淡瞥他一眼后,便接着看安迷修,在心里估计日后要不要弄几套则炎的军装来玩情趣play。


维特卡曼像是没听到他的回答,自顾自地道:“再过几分钟,这台摄像机就会将此后发生的一切都传递到雷王星系的军队中,然后你会成为一把人肉钥匙,为我打开一扇顺利离开的安全之门。”


雷狮唇边浮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不要肖想了,我训练出来的军队,我心里清楚。就算是你直接宰了我,你的计划也不会得逞。”


维特卡曼鼓掌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


“如果我不杀你,只是折磨你,又会怎么样?”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期待,仅剩的一只眼睛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鬣狗般,贪婪地看着雷狮,“然后你就能亲身领会到,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离开,直到变成一副会呼吸的白骨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雷狮神情冷凝,并未产生任何动摇,侧脸如同刀锋一样冷硬,讽笑仍旧没有卸下唇角,“你大可以试试。”


维特卡曼今天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没有因为他的言辞神情而动怒,反而非常愉快地笑了笑,将接下来出口的那句话中的每一个字,都咬得清清楚楚。


“而整个过程,会由安迷修亲自操刀。”


雷狮额角一跳,脸色猛地变了,眉目间的阴霾令人不寒而栗,如同要破牢而出的野兽般,紧紧地盯着维特卡曼。


安迷修却在他面前微微俯身,雪亮的刀锋贴住雷狮的下颚,看着他问:“害怕吗?”


雷狮不答,无声地和他对视。


没有得到答案,安迷修随即起身,与此同时,摄像头滴的一声亮了。在漆黑的镜头上,雷狮甚至看到了自己扭曲的倒影。他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于是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对安迷修轻声道:“来吧。”


安迷修却没有立刻动作,只看向维特卡曼,得到首肯后,指腹轻轻刮过锋利无比的刀刃。


想必维特卡曼已经提前发出了警告,因此摄像机开启后,里面只剩下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而这也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血腥示威。


“那我就开始了。”安迷修淡淡地道,刀锋的寒光映入他的眼底,使那双眼睛不复清澈,沉如寒潭。


雷狮凝视他的双眼,稍顷,竟忽然笑了。


“你随时都可以开始。”


安迷修闻言,手腕一转,刀锋指向雷狮的胸膛。


一切变故都发生在这一瞬——


两侧守卫林立,荷枪实弹,足有十几人。维特卡曼上身不自觉前倾,眼睛兴奋到因为充血而遍布血丝。安迷修微微侧身,刀锋直指雷狮胸膛,指尖用力,顿时一道血痕。雷狮仰头看他碧色双眼,勾唇轻笑。


下一秒!


安迷修手中刀刃急转,竟没有继续下手,反而一刀刺入自己锁骨下方,一挑一转,血淋淋地挑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芯片来。与此同时,他左手探入衣兜中,狠狠捏碎了刚才从维特卡曼身上偷来的电椅控制器,金属镣铐瞬间打开,囚牢中的野兽终于重获自由!


“计划继续!开火!”雷狮冲着摄像机吼道,随即一跃而起,闪电般出手,在所有人都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拳打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守卫的头颅。


那名守卫在他凶狠的力道下后脑狠狠撞上墙壁,顿时一声闷响,头骨崩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每个人耳中,冲锋枪瞬间脱手而出,被雷狮一把抄进手里,单手持枪开始疯狂扫射!


“雷狮!不要恋战!”安迷修的军装已经有一大片被染成血色,他右边锁骨受伤,手上不便发力,便左手持枪,幸好他惯用双手,左手一样灵便。


他边战边退,在混乱中拽了雷狮一把,低喝道:“我们走!”


战舰突然剧烈颠簸,似乎是受到了炮火袭击。只听啪嚓一声,灯瞬间炸裂,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在黑暗中,雷狮瞬间俯身,将安迷修死死压在身下,用手护住他的头,直到颠簸停止,才一晃脑袋抖落满头玻璃碎片,警惕地起身。


“糟了!”满地的尸体和残骸中,安迷修恨声道,“维特卡曼跑了!”


雷狮循着他的视线看去,果然原先维特卡曼所在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雷狮隐约记得维特卡曼在混战中被流弹射伤了肩膀,不想竟然又让他跑了。


但此时此刻,他第一个想法却是,“你怎么这么关注他?”


安迷修一顿,从地上捡起两把枪,一把自己拿着,一把径直往雷狮怀里一塞,“有时间吃飞醋,不如早点帮我宰了他。”


雷狮沉沉笑了一声,深邃的眉眼在黑暗中显得异常凌厉,“放心,这艘战舰,就是我为他准备的坟墓。”










——————


还有一章就完结了……最后这两章都比较长,有6000多,但是不太想拆成三章,所以下一章是4月5日。大结局,我们不见不散(自己给自己挽尊)


PS:居然有这么多人不知道卸胳膊是怎么回事?OAO 那么大家就自己去百度吧hhhhhhhhh

评论

热度(5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