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凹凸世界/瑞金】树影【龙与少年paro系列】

❤️

千和安:

*前篇指路→ 心跳


*首章指路→ 契约






总算是在广州初步安顿下来了……【躺尸


至少到月中之前都会比较忙碌,我会努力见缝插针码字的TwT


谢谢大家不嫌弃我的随缘更新orzzzz






【树影】


 


“要是我会飞就好了。”


 


中途停下休息时,金背靠着一棵粗壮的树,坐在这棵树凸出地面盘根结错的树根上,他贴着树干随意仰起头,在满眼枝叶的斑驳中隐约看到上方的银色影子。


 


“为什么?”


 


随即金就听到了来自格瑞的回应。


 


不知是不是龙族的天性使然,即使是变成了人类的形态,但只要有条件,格瑞总愿意待在更高的地方,例如此时,他就坐在不知哪根树杈上,大概是因为有些距离,他的身影和传来的声音都有些模糊。


 


有些飘忽不定,像是不知是否仍在身边。


 


“也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金回答,似乎是觉得视野中那点显眼的银色有远离的趋势,他不自觉地直起了靠在树干上的脊背,“大概就是因为我不会飞,所以才希望能飞起来吧。”


 


“你是人类,不会飞是天生的。”


 


“…… ……”


 


“没关系,想飞的话,我可以带着你。”


 


微风吹过,摇得一树枝叶相互摩挲,沙沙作响。春末夏初的风不凉不热,有一种令人昏昏欲睡的暖意。


 


金打了个哈欠,被这阵风吹得意识开始缓缓下陷——从清早开始连续赶路,他很累了,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棵合适的树,停下来休息,就忍不住想睡觉。


 


身旁发出很轻的落地声,是硬跟皮靴轻轻踏在了地上。金半睁着眼转过视线,发现是格瑞一言不发地从树上下来,然后一言不发地坐在了他的旁边。


 


“怎么了?”金想打哈欠,生生忍住。


 


格瑞转头看了看他,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毫无波澜,但一只胳膊却抬起来,扶着金的脑袋,让对方顺顺当当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格瑞?”金愣了一下,但这么靠着确实很舒服,于是他也暂时把心底的一丝疑惑抛开,索性就那么闭上了眼睛,“怎么了?”


 


“没怎么,看你靠着不舒服。”


 


这很像是格瑞的理由——直白好懂——但却不太像是格瑞说出来的话,或者说,沉默才更像是格瑞会有的回答。


 


被抛开的那一丝疑惑再次浮现出来,金不由得睁开眼睛,视线向上去看再熟悉不过的龙族少年。随着脑袋转动,他的脸颊也动了一下,蹭着格瑞肩膀上柔软的衣料。


 


“……别乱动。”格瑞别开视线,银色的耳鳍微微颤动。


 


“…… ……”


 


金抿了一下嘴唇,坐直身子,他不再靠着格瑞了,这似乎让对方有点儿不满,因为转过来看着他的那双紫罗兰色眼睛里,明明白白写着“为什么你不靠着我”的抱怨。


 


甚至仔细看的话,格瑞那张相较于人类而言过分白皙的脸庞上,还泛着一点淡淡的红色。


 


金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没有去管格瑞的视线,而是站起了身,绕着他们背靠的这棵大树走了一圈。


 


树很大,树干粗壮,枝叶繁茂,四面都是荒芜的沙漠,但不知什么时候风停了,树叶也停止了摇动,再也没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就连阳光都像凝固在空气中似的,尘埃也静静地浮着。


 


金色的沙组成绵延不绝的海,却和记忆中的沙之森海截然不同。


 


“金?”


 


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金的表情变得凝重,格瑞也站起了身,他向着金走过去伸出手,但出乎意料的,金却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将两只手都背到了身后去。


 


这是金表示戒备的姿势。


 


“格瑞……不对。”金皱起了眉头,在完全静止的世界里,再次向后退了一步,他离得不算远,足够他看清楚对方错愕的神情,“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但这肯定不是现实,我是在做梦?还是什么法术吗?”


 


“…… ……”


 


金压低了声音,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悄悄地凝聚起金色的光芒:“快告诉我,不然我就自己想办法出去……”


 


话音未落,金的神情一紧,条件反射地向旁边跳开,手中的金色光芒汇聚成十字形的盾牌挡在身前——截然相反的黑色雾气化为利剑从沙面下钻出,金但凡躲得稍晚,都会被这些黑色的剑钉死当场。


 


站在他对面的人已经变了模样,不再是银发紫眼的龙族,而是白发血眸、与他如同一体两面的少年。


 


“你怎么知道……”


 


少年开口了,他的话语带着极强的毁灭压迫感,天空开始碎裂,向下坠落成透明的砂砾。


 


“……我不是那条龙?”


 


金几乎要笑出声了:“你问这个有用吗?”


 


他脚下生出一簇金色的箭矢,托着他向上跃起,堪堪躲过两股黑色绳索的绞杀,作为代价,披风却被彻底撕成了碎片:“反正我也不会告诉你!”


 


他的蓝色眼睛闪着光,像晶石溶在海浪里,又像星辰缀满白昼。


 


因为那不是格瑞,所以不是啊。


 


虽然很像,非常像,甚至可以说,模仿差一点点就完美无缺了——但毕竟还是差一点啊。


 


如果真的是格瑞的话,绝不会说出“想飞的话我带着你”这种话。


 


格瑞没有那种随意施舍他人愿望的习惯,也从不会因为他自己是龙族,就轻看身为人类的金一丝一毫。


 


[可以试试看,人类总是有很多办法。]


 


——这才是格瑞会说的话,也是这样的回答,才能让金发自内心流露出笑容。


 


被压制的记忆脱离桎梏,如潮水般涌来,金终于想起了自己记忆中断的节点——那是他在彻底陷入幻境之前,用最后一点清明的神志,将格瑞推下了北陨山的山崖。


 


他和格瑞都把祭坛遗址想得太简单了,所谓的祭坛,不是北陨山上的某一处,而是整座山。


 


从他们踏上这座山开始,就已经落入了诅咒的圈套,而只要将格瑞推落下去,离开诅咒的力量,格瑞就一定会有办法。


 


那是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而他相信格瑞能明白。


 


——因为那时候,格瑞对他仍然是毫无防备,坠落下去之前的眼神里,只有惊讶和困惑,但没有丝毫受伤或是怀疑。


 


相似却截然相反的两柄大剑狠狠碰撞在一起,金色和黑色,任何一方都不愿退让,一个要离开,一个要将对方杀死在这里。


 


“看见了吗……我可是很强的。”金咬着牙,汗水从他的脸颊侧面滑落下去,“明白的话就快点让我出去,别逼我真的下手……杀死你啊!”


 


“…… ……”


 


被爆炸的气浪直接推到树上,金咬了咬牙,把涌进嘴里的血腥味强咽下去,他直接砸在了树干上,而这么大的爆炸之下,这棵树依然纹丝不动,甚至连一片树叶都没有掉落。


 


额头上的血向下流进了眼里,一阵刺痛,金却顾不得那么多,他仰着头,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看呆了——有一瞬间,他几乎想笑。


 


金发少年忽然转了方向,攀着树干开始飞快地向上爬。


 


黑色的箭矢划过他的脸颊,划破他的衣袖,甚至划破他的腰腹,还有一支直接刺穿了他的小腿——化为雾气溶解在血液里。


 


金只是紧紧地攀住树干,因为过于用力,他的手心紧贴着粗糙坚硬的树皮,渗出血来。


 


但他还是努力地往上爬。


 


在静止的叶片间隙,之前看到过的银色影子仍然忽隐忽现,从未消失。


 


终于,金爬到了树的顶端,他拨开密密麻麻的枝叶,伸出去的手触到了柔软薄膜一样的东西——他知道他赌对了。


 


但当他透过被强行扯开的边界看过去时,他一瞬间几乎停止了呼吸。


 


“格瑞——住手!!!”


 


“快住手!停下来!不许念了!!!”


 


声音像是越过了呼吸一样,从他的胸腔里直接撕裂出去。


 


格瑞似乎是笑了一下,虽然离得很远,但金觉得自己没有看错。


 


金扬起右手,用力一挥,数千条流星般的金色光芒倾泻而下,格瑞把几乎变成白骨的左手掐得更紧了——他的手上,皮肉在飞速地生长愈合,诅咒的雾气在金色的流星中,几乎维持不住。


 


被他牢牢掐住的幻影疯狂地挣扎,直到一支金色的箭将幻影狠狠钉在了山崖上。


 


“格瑞!”


 


格瑞下意识地松开手,想向着金飞过去,可惜他的一侧翅膀还没重新长全,于是他在空中打了个趔趄,摇摇晃晃得像个刚出生的婴儿。


 


然后他就被金抱住了。


 


他们都受了伤,还没愈合,被正面这么猛地一撞,各自的伤口都是钻心地疼,裂开的伤口、皮肉、血液……黏黏糊糊地蹭在一起,刺痛难忍。


 


但是金不想松手,格瑞也不想。


 


“这也是幻境。”格瑞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他的视线越过金的头顶,看向正沿着半空中的裂口爬出来的白发少年。


 


“那就还得想办法出去……”金的语气听起来却很轻松,他仰起头,无比笃定地看向格瑞,“你得帮我一下,我有了个想法!”


 


格瑞却盯着金的双眼愣住了。


 


“好。”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回答了。


 


金的眼睛不知何时变了颜色,现在那是一双金色的眸子。


 


希望解决了之后,眼睛还能变回蓝色——格瑞甚至分心这么想了一下。


 


他还是比较喜欢蓝色的眼睛。






——tbc——

评论

热度(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