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十三)

真尴尬

红烧兔、:

·CP雷安,瑞金


·上一章→(十二)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格瑞站在教学楼的后面,看着立在他眼前的人。


那人一边的嘴角微微挑起,表情称不上愉悦也称不上愤怒。从远处拂过来的风将他的头巾悄悄扬起,不着痕迹地吸引了格瑞的注意力。


……长头巾。


格瑞立马想到了他室友说的那个曾经来找过他的人。


下一刻“金在第一校区有个男朋友”这件事立马从他的脑子里跳了出来,格瑞在心里自己愣了一秒,又立马把这个莫名其妙的联想给塞回了角落。


格瑞看着雷狮的时候,雷狮也在打量着格瑞,他挑了挑眉,问了一句废话:“你是格瑞?”


不是你来找我干什么。


格瑞显然也觉得这是句废话。作为一个不爱说话更不爱说废话的人,格瑞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并没有吭声,而是沉默地收回了目光,决定无视他。


雷狮见格瑞毫无反应地准备走人,挑起的嘴角又慢慢地落了下去,再开口时,语气中便没了刚才的随意。


“我之前听说学校排行第二的人是个beta,现在看来好像也并不是这样嘛。”


……


也对,第一校区的alpha找他除了这件事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格瑞叹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不耐。


他以为在自己用排名把他们甩开时就已经很能说明他们之间的差距了,何必非要揪着他beta的身份不放来自讨没趣。


格瑞这么想着,面色淡然地看着雷狮:“所以?你想说什么?”


格瑞并不介意有人对他的性别产生质疑,他知道自己对身份伪装并不是特别走心。


反正只要对方没有办法证明这一点,他就可以一直以beta的身份自居下去。


雷狮:“你既然是beta,那就没必要和omega走得太近吧?”


……


格瑞怔了一下,万万没想到雷狮吐了这么句话。


Omega?


格瑞不得不试图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他听见omega时第一反应居然是金。


格瑞心中波动了一下,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痕迹,他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视线将看似漫不经心的雷狮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我不记得我和哪个omega有过什么接触。”


“哦,抱歉,说错了。”雷狮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没必要和‘alpha’走得太近吧?”


他念到“alpha”这个词时,语气变重了一些。


 


雷狮毕竟是个谨慎的人,当然不会把安迷修的名字就这么直接暴露出来。


如果格瑞不认识安迷修,那么他也不会想到安迷修身上去,雷狮警告一番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而如果格瑞认识安迷修,那这些话在他的耳朵里就会是另一个意思了。


雷狮眯着眼睛盯着格瑞,试图从他的回答中判断出这人是否真的是安迷修的绑定对象。


 


格瑞当然不认识安迷修。


但这句话在他耳朵里依旧变成了别的意思。


没必要和alpha走得太近?


——他最近除了和金的交集有点多外好像也没和谁“走得太近”了。


格瑞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他看着雷狮,慢吞吞地说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雷狮靠近了一步,身边浮动的信息素霸道无比地往格瑞身上招呼过去。


“——不要肖想你不该想的人。”


 


其实雷狮好像并没有什么立场说这句话。


不过雷狮本人显然不会考虑这种问题,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表情越来越差的格瑞,视线慢慢地沉了下来。


 


……


这人不会真的是金的那个男朋友吧。


格瑞的心情有点扭曲,再看向雷狮的视线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他抿了抿嘴角,声音逐渐冰冷下来:“这不是由你来决定的。”


诚然格瑞没有去扮演第三者的兴趣,但这也是要分人的。


老实说,他不太能想象出金和雷狮在一起时的场景。


两个alpha。


格瑞自动忽略了他自己也是个alpha的事实。


如果换作金本人明确来拒绝他还差不多,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男朋友就想把他打发走未免太寒酸了。


——而且还不一定就是人男朋友。


 


被这么怼了一下的雷狮心情自然是更差了,他看着被自己信息素包裹着却丝毫没有动摇的格瑞,冷笑了一下。


“你倒是有种。”


格瑞的回答也看不出他究竟和安迷修有没有一腿,雷狮果断放弃了语言攻击,把口袋里的那管信息素给拿了出来。


然后他看向格瑞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无比微妙。


“不愧是排在第二名的beta,连alpha信息素对你都没有用。”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就是不知道omega信息素对你来说会不会有用了?”


“……”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雷狮手里那管信息素,眉毛都不带动一下。


果然,第一校区的alpha找上他来无论是为了干什么,最后都要来质疑一下他的性别。


对此格瑞已经习惯了。


他看着仿佛胜券在握的雷狮,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


一般的omega信息素对他来说根本没有用,这一点嘉德罗斯已经用无数omega信息素试验过了。


他之所以能“完美地”保持着自己的beta的身份正是靠着这一点,要是随便提一个omega过来就能拆穿他那还了得。


格瑞想到之前室友说过第三校区有一对AO在第一次见面就把对方刺激得进入了发情期的事。


要是是那种匹配度的信息素来还差不多。格瑞看着雷狮噙着笑,将手里的信息素往地上砸去,淡然地想。


但那些个契合度高到足以和他进行自动绑定的信息素主人还不知道正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易地就——


……


……


?!


格瑞还没能把这句话在心里吐槽完便倏然睁大了眼睛。


他清晰地感觉到了那个被他压制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信息素在这股浓郁而香甜的omega信息素的刺激下结束了自己的蛰伏期,冷漠又焦躁地在房内转了一阵,然后一声招呼也不打地直接冲出了家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禁欲了太久,格瑞的信息素爆发得太过轻易又来势汹涌,连雷狮都因为意外而懵逼了一会儿,在下意识地跳出了那股凛冽强势的信息素的包围圈后才反应过来。


就是这个味道。


就是这个味道!


雷狮盯着正捂着自己的腺体,连耳根都红透了的格瑞,怒火在同类的信息素的“挑衅”下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他的整个思绪。


——安迷修身上的信息素就是这个味道!


雷狮被这个事实气得理性全无,哪还管他之前的计划是什么,冲过去对着显然已经进入了发情期的格瑞就是一拳。


发情期的alpha不比发情期的omega,身娇体软柔弱无力,相反,正因为omega是这个样子,所以发情期的alpha会变得比平时更富有攻击性。


被莫名其妙——好吧,不能说莫名其妙——地揍了一拳的格瑞从发情期的漩涡中清醒了一瞬,看着眼前攻击性十足的alpha气势汹汹地正准备揍第二拳,身为alpha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地抢在对方下手前便揍了回去。


然后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


 


 


金摸上校车到了第二校区后,没有犹豫地就往图书馆那边赶去了。


在他看来格瑞在没事的时候自然是要往图书馆跑的,万一有事,那自己也用不着去麻烦他,直接打道回府也就得了。


金信心满满地跑进了图书馆,然后扑了个空。


……格瑞居然不在图书馆!


金被这个事实震惊了一下,愣了三秒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先在终端上打一声招呼才对。


他走出图书馆,一边漫无目的地在第二校区的领地里瞎晃悠,一边低头等着格瑞给他的回信。


晃了大概五分钟后,消息依旧是“未读”状态。


金被这个事实震惊了第二下,作为一个消息从来没被格瑞冷落过两分钟的人,金有些慌。


难道最近他躲格瑞躲得太明显了让他不高兴了!


金加快了步伐,往四周看了一圈后,随意地抓了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焦急地问道:“请问,你认识一个叫格瑞的人吗?他是第……”


那路人没听他说完,只听见格瑞的名字便一把拉住了他把他往一个方向拖着跑,边跑边道:“你们可算来了!怎么就你一个人?你这么点管不管用啊?学生会那边很忙吗?……”


金云里雾里地被他拉着跑,不过好歹知道了这人正打算把他往格瑞那边带,也就不反驳了。


等两人冲到一栋教学楼下面时,那人才松开金,面色难看地后退了几步,捂着鼻子道:“喏,人就在后面,你快去阻止一下吧,人教学楼里还有学生在上课呢!”


金九脸茫然地看着教学楼后面,隐约能听见有些动静从那边传来。


不过比起迎面扑来的信息素,这点动静根本不值一提。


把金带来的学生见他还愣在原地,立马推了他一把:“快去啊!还愣在这干嘛!你不是来救场的吗?”


金被推的顺势向前冲了几步,顶着茫然的表情跑向了教学楼后面。


他的茫然不止是因为不明状况。


金的鼻子动了动,嗅着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信息素,立马又给自己打了针抑制剂,然后继续茫然。


这味道……


这味道里面怎么好像有他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金艰难地绕过了墙壁,看着那片空荡的场地中纠缠在一起的几个人。


他一眼就看见了格瑞,此刻他的神情十分古怪,衣衫有些凌乱,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晕,活像是一副刚发完情的样子。


再仔细一看,他脖子那还插着一根针筒。


……更像是刚发完情的样子了。


金看见他后便懒得管别人了,立马朝他跑了过去:“格瑞!你怎么了?!”


刚才给格瑞打抑制剂的人抽出针筒后便立马绕到了之前正扯着格瑞领子的另一个人旁边,那人看上去也比较凌乱,一条长长的围巾(?)挂在他脖子上,身后一个女生和另外一个男生正费劲地压着他的动作,另一人趁机将另一管抑制剂扎进了那人的身体里。


“好了,我要去跟老师报告一下了。”安莉洁喘着气,将雷狮从手中丢开,“第二校区的老师怎么都没点动静啊。”


“第二校区的老师基本上都是beta,除非他俩在他们面前打起来,否则是感觉不到的。”安迷修的样子也不太好,扔开手中的抑制剂后摘下了口罩,呼吸急促地跟安莉洁摆了摆手,“你们快去叫人……尽量快点。”


他不是很想跟这个状态下的雷狮待在一起。


待安莉洁和那个男生跑远后,安迷修礼节性地将雷狮给扶了起来,结果下一秒就被他给抓住了领子。雷狮死死地盯着他道:“你赶来得够及时啊,怕你对象被我揍吗?”


“大哥,哪里及时了!这都叫及时那什么时候才不叫及时,等你们把对方揍死吗?”安迷修扯开自己的领子,没好气地说道,“你是不是走哪都非要惹出点什么事你才高……什么对象?”


雷狮伸出手,捏着安迷修的下巴让他看向对面,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装什么装,对面那人是谁你不认识?”


安迷修顺着他的力道看向对面便是一愣:“金?”


 


金此时也正扶着格瑞,看着格瑞的样子有些慌乱地问道:“格瑞,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被打的吗?还有,你不是beta吗??”


“……”格瑞觉得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紧抿着嘴唇站了起来,望着金沉声道:“你有男朋友?”


“啊?”金被这个话题的跳跃性给震了一秒,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对面那两人,此时才注意到对面的安迷修,“咦,安……学长。”


“金,你怎么在这?”


安迷修好久没见着他了,此时突然见面心情有点复杂。雷狮见他和对面那个矮子聊起了天,不耐烦地把话题扯了回来:“你管他干嘛,你知道我问的谁,别转移话题!”


安迷修:“……”


他并不知道自己该知道什么。


金看着拉拉扯扯的安迷修和雷狮,不知道他俩在说啥,把视线放回格瑞身上后,发现对方扔在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不待金开口询问,格瑞便率先出声道:“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金一愣:“谁?”


格瑞指着雷狮:“他。”


“我不认识他啊。”金仔细瞅了瞅这位不知名的围巾男子,又看向了目前为止只有两面之缘的安迷修,“另一个我倒是认识的。”


安迷修配合地扯出了一个笑。


格瑞:“……”



那他来找自己打架是想干什么??


雷狮接收到了格瑞莫名其妙的目光,觉得一阵烦躁,面色不善地看向金:“你认识他?”


“啊……”金茫然地看了看安迷修,诚实地说道,“他是我的绑定对象。”


 


——TBC——



评论

热度(4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