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的阴天

【轰出】来自十年后的助攻(4)

假装安全

我跳起坑来我自己都怕:

#应该是原著背景


#大概是刚搬入宿舍那个时间段


#我流十年后


#全程意识流


#其实我本来只打算写五章的然而现在这个状况估计得十章(弃坑吧)(你)








尽管是绿谷先提出借住的,但是先反悔也是绿谷。


天知道他怎么会下意识产生这三天一直躲在轰这里的想法。


不过行动派的轰在答应后立刻翻出了备用的被褥,虽然绿谷很怀疑那个“哦”不过是轰被吓到了而已,轰甚至还贴心地翻出了一套没穿过的睡衣。


看着轰似乎非常兴致勃勃的样子,绿谷最后还是放弃了心中微弱的挣扎。


但是当绿谷洗完澡后,他就后悔了这个决定。


“……”


绿谷无灵魂地甩了甩袖子。


面对明显长出一节的袖子和裤腿,绿谷面无表情地将它们都向上卷了卷。


比自己的恋人大了十岁还是比恋人矮的这个事实令绿谷大受打击。


“绿谷……?”


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绿谷洗完澡后心情突然低落的轰,将刚刚出门热好的牛奶递了过去。


“啊,谢谢。”


绿谷接过牛奶一饮而尽,颇有种泄愤意味。


将空杯子顺手洗干净后,绿谷发现现在才九点多,如果要睡觉的话实在太早了,而且他习惯完成任务后马上写任务报告,尽管现在时间地点可能都不太对,他还是想保持这个习惯。


“轰君?能借我一些纸吗?”


“嗯?好。”


不问绿谷要纸做什么,轰直接翻出了一本没用过笔记本和一支笔。


一支欧尔麦特造型的笔。


“咦……?这个笔……!”


“啊,因为你很喜欢欧尔麦特,所以之前在街上看见了就买了。”


“……是给绿谷买的?”


绿谷指的是这个时间线的他。


“嗯……”轰迟疑了下还是点了点头,“其实,因为体育祭的事情,我一直想——”


“啊!停!STOP!”


绿谷突然一把捂住了轰的嘴巴,看见轰虽然疑惑但是不打算继续后才把手撤走。


“有些话,不应该对着我说哦。”绿谷笑着竖起一根手指抵在自己唇前,“等他回来后,当面说吧。这支笔,也就先留着吧。”


“……”


轰没有说话,绿谷就把那支欧尔麦特的笔放到桌子上看着他。


结果轰盯着绿谷看了会,突然就红了脸,胡乱地点点头,随手从笔盒里掏出支笔塞给绿谷后就冲进了浴室。


“……咦?”


面对突然跑掉的轰,绿谷有些发懵,习惯性的掐上自己的下嘴唇开始碎碎念分析后,绿谷后知后觉地轻声“啊”了一下。


绿谷将一根手指竖起重新抵在唇前,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因为刚刚捂过轰君的嘴吗?


算是间接kiss?


呜哇……这个时间段的轰君还会因为这个脸红的吗?


想到十年后面不改色一次次挑战自己下限的焦冻,绿谷努力抑制着想对这个轰君恶作剧的冲动。


啊……真是太可惜了……


还是谨记着不能做出什么影响未来的事情的绿谷,只能抱着些微的,呃,可能是蛮大的遗憾,将注意力转到写任务报告上。


唔,毕竟机会难得……还真是很遗憾呢……








轰焦冻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进浴室的,回过神来时只是看着手中的换洗衣服松了口气。


如果他忘了拿换洗衣服的话……


……


轰默默发动了右半边的个性。


好吧,他得承认他确实是因为害羞逃走的。


而且还只是因为一个对方并没有意识的间接接吻。


事实上轰还是想为自己辩护一下的,毕竟才刚明白自己似乎对自己的原好友有不一样的心思,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他说真的还是有点被刺激到。


不过错在绿谷。


轰捂着脸叹了口气。


那个十年后的绿谷出久,他本人可能没有意识,但是轰完全能感受到那种,亲近感。


轰不太好形容那种感觉,就是十年后的绿谷出久,对于自己,不对,应该说对于轰焦冻的存在完全不设防,他完全的信任他,甚至无意识地亲近他,他对于“轰焦冻”不存在掌握距离感这一说法。


就是人总有一种安全距离,超过这种安全距离会令人感到不安。但是这个绿谷出久面对“轰焦冻”时安全距离似乎是负的,完全不在意与“轰焦冻”亲近。


或者说,也可能是,习惯了?


最可怕的是这个绿谷出久没有这种自觉。


而直面迎接这种感受的轰则是完全承受不了。


真的太糟糕了……


就是因为绿谷是无意识的,更让轰感受到他们在十年后的关系真的是非常的好。


……或许不仅仅是关系好。


“啊……”


轰揉着头发痛苦地轻声低喊了下。


这简直就是种折磨。


不是什么俗套的甜蜜的折磨,轰是真的感到苦恼。因为绿谷出久会亲近他是因为十年后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无关,这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嫉妒。


怎么说呢,要解释下这种嫉妒的原因,恐怕能解释为“你喜欢我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喜欢十年后的我在我身上找十年后的我的影子”这样。


如果绿谷出久知道轰是怎么想的估计会更头疼,然后感叹焦冻这种瞎吃醋瞎纠结的毛病原来十年前就有了,可以理直气壮地和丽日说真不是他惯出来的。


不过此时此刻的轰焦冻可没有人能安抚。


想见绿谷,想见自己所认识的绿谷。


越是感受到未来自己和绿谷的亲近,轰就越是焦躁。


这个人是绿谷又不是绿谷,他想要拥抱的并不是现在这个绿谷。


“绿谷……”


想见绿谷的欲望出乎意料的强烈,浴室里渐渐聚集的冷气令轰回过了神。


使用个性将些许结起的冰霜融化掉,轰决定还是洗个偏冷的澡冷静一下。








等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绿谷已经解决掉了他的任务报告,毕竟现在时间点不对,他不敢写的太详细,万一遗失了或者带不回去,总归不会有什么好的后果。


正伸着懒腰休息时,绿谷刚想着轰君好像很久没出来了不要紧吗,背后就传来了开门声,回头一看就见轰湿着头发肩膀上挂了条毛巾出来了。


绿谷出久,一向是个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先动起来的人。


所以在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习惯性地拉着轰按到床铺上,自己则拿着毛巾跪在轰的身后擦着那头不论干燥还是湿漉都手感非常好的短发。


“……”


习惯真可怕。


如果是大点的轰估计会转身抱着他的腰撒娇,然而现在这个小点的轰则是安安静静的背对着绿谷坐着。


虽然不知道轰是出于什么心理乖乖的任由绿谷动作,但是现在突然停下不擦头发怕是会比继续擦更尴尬。


而其实轰在被绿谷拉住手按到床上的时候就已经大脑当机了。


回过神来时,感受着头皮上适宜的擦拭按压力度,像只猫一样舒服地眯起了眼。


“绿谷……经常这么做吗?”


“哎?嗯……也不算经常吧,我和焦冻都已经是职业英雄了嘛,时间经常会错开,不过看到了还是会动手吧。”


“哦……”


“……轰君?”


绿谷总觉得这声“哦”哪里怪怪的。


“嗯?什么?”


“……不,没什么。”


大概是错觉吧。


而此时轰·有时候脑子真的转的很快·焦冻则是在想:哦,我和绿谷未来同居了。


想着绝对不能输给未来的自己的轰,已经开始策划起婚礼了,决定十年之内至少要和绿谷结婚。


醒醒,你俩还没交往呢。


而且十年后的轰焦冻已经和绿谷出久结婚两年了。


当然这些现在的轰焦冻都没有意识到也不会知道。


完全不知道轰在想些什么的绿谷,擦完头发后顺手揉了揉轰的头,感叹了句:“果然还是现在的轰君好。”


特别乖巧,都不会瞎闹脾气瞎吃醋。


没有理解绿谷深层含义的轰,却因为这句话突然打起了精神。


绿谷觉得现在的我更好→绿谷更喜欢现在的我→我赢了。


这样在脑内翻译完一圈后,轰特别利索地丢掉了刚才在浴室时纠结的苦恼心情。


接着心情超好的轰,在谢过为他擦头发的绿谷后,留下一脸懵逼的对方,心情超好地出门去楼下转了一圈带回来两盒草莓牛奶,并不忘给绿谷一盒。


“……谢谢。”


刚喝完一杯牛奶的绿谷心情复杂。


尽管不明白轰为什么突然就心情变好了,而且是好到要草莓牛奶庆祝的那种,不想扫兴的绿谷还是拆开吸管喝了起来。


唔……希望晚上不会起来上厕所。


解决完牛奶的两个人,轰表示还要再复习一下课业,绿谷则觉得有些困了,难得有早点休息的机会他并不想放弃。


在为了保险起见跑了一次厕所后,绿谷躺在被褥里打了个哈欠。


“晚安,轰君。”


“晚安,绿谷。”


轰把台灯的亮度又调低了一点。


没有五分钟,绿谷的呼吸就渐渐平稳了,而听着绿谷呼吸声的轰也根本静不下心来复习,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么低效率的学习,关了台灯走到绿谷身边。


“……”


有一瞬间,轰是在犹豫要不要钻进绿谷的被子里抱着他睡,最后还是撇撇嘴放弃了。


因为很明白自己在绿谷这个存在上的小气程度,轰决定还是不给未来的自己添堵了。


悄悄钻进自己被子里后,轰听着绿谷一直都相当平稳的呼吸,忍不住笑着轻揉了下绿谷的头发。


结果绿谷还是没醒。


“……职业英雄吗。”


维持着难以抑制的笑意,轰嘟囔了一句也闭上了眼。


作为职业英雄却能放任“轰焦冻”在睡梦时接近他,绿谷出久对“轰焦冻”的信任可能比他意识到的更多。


而这一点,令轰无法不开心。








这边一大一小安稳地睡着时,突然被扔到十年后的小绿谷出久才刚刚醒了过来。


意识慢慢复苏时,绿谷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在了怀里,他记得他是遇到了敌人,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却突然昏迷了过去,并且现在身体似乎并没有那里有酸痛感。


自己是被人救了吗……?


那,其他人呢?敌人那么强,其他人也没事吗?


特别是……


“……轰君。”


“嗯?”


“……哎?”


没有想到脱口而出的呼唤会被回应,慢慢睁开眼的绿谷突然就接受了来自同班同学的美颜暴击。


“轰轰轰轰轰轰——轰君?!!!”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


面对轰焦冻几乎是贴在自己脸前的距离,绿谷下意识想要抬起手臂遮住脸。


也是直到这时候,绿谷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是被轰焦冻抱在怀里。


还躺在床上。


“……~~~~!!!!!”


不过轰君好像有那里不一样……?


没等绿谷混乱的大脑处理好信息,抱着他的轰焦冻就轻轻笑了下。


“还没清醒吗?出久?”


“……”


出出出出出出久???!!!


谁?谁是出久?我吗?对哦?我是叫绿谷出久哦?


脸红的一塌糊涂的绿谷已经完全没办法思考了。


看着眼里似乎有蚊香在旋转的绿谷,轰焦冻心情很好将人更加搂紧了些。


“出久真可爱。”


附带一个落在额头上的轻吻。


“————————”


啊,我果然还没醒吧。


以上是绿谷出久刚醒来不久又再次昏过去前脑海里的最后一句话。












TBC








小轰:mmp你放开我的绿谷!


大绿谷:……不是应该为了未来不改变保持距离的吗???


小绿谷:我是谁?我在哪?


大轰:保持距离?不存在的。反正出久一定会是我的。



评论

热度(102)

  1. 滂沱大雨☔的阴天我跳起坑来我自己都怕 转载了此文字
    假装安全